文化输出!

  这个词,让张文定听得都是神情一震。

  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以来,国内经济迅速发展的同时,一些国外的文化,也跟着传播了进来。

  这些文化,有好的一方面,也有坏的一方面,影响着国人的种种思想观念。

  我们的经济与世界接轨了,甚至是开始站在世界的前列,要引领世界的经济走向了。但是在文化方面,影响力还需要提高。

  在这方面,国家层面是相当重视的。

  文化输出的意义之重大,体制内的人都相当了解,体制外的人也会感到自豪。

  但这个任务相当艰巨,到目前为止,武术都没能列入奥运会的比赛项目。

  好在,功夫一词,在西方已经很火热了。

  只是,这种火热显得有些杂,不像跆拳道和空手道那样有一个一目了然的系统。

  当然了,国内的武术派别众多,各派之念的武术理念也不一样,功夫到达什么层次,那都是内部的人才看得出来。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然而,光内行看门道,就少了热闹,这世界上,太多的行业,都是外行比内行多。

  引起外行的注意了,内行们才能够有更好的发展。

  想要搞一个东西,成为奥运会的比赛项目,这个难度太大,但如果不去想这一点,单单只是推广文化,那门路就会宽广很多。

  “想不到,你的心这么大啊。”张文定想着这些,情不自禁地感叹道,“谁说女儿不如男,果然巾帼不让须眉!”

  “少给我戴高帽子。”武云冷哼一声,然后又摇摇头,轻声道,“宏道的事,我也只是尽一份力,至于最终做成什么样子,人力有时穷,总要看机缘。”

  想到师父对宏道很有愿意,张文定又感觉到有些惭愧。

  “怎么宏道,你自己想办法。”张文定想了想,说道,“在县里,我会尽可能给你创造条件,给予你方便。”

  武云深深地看了张文定一眼,道:“等你修为突破之后,你也会想办法宏道的。”

  这个眼神,让张文定感觉有些怪异。

  “你在这儿立道场,不会又是起了什么愿心了吧?”张文定皱皱眉,“你的愿心不是已经达成了吗?”

  “愿心的发端,有各种机缘。”武云摇摇头,“你没到这个境界,跟你说也说不明白。一重境界一重山,山山似相识,山山各不同。”

  这境界貌似真的很高了啊!

  张文定颇有些羡慕,笑着道:“你这个道场立起来,把道家的文化输出成功之后,会不会立地成圣?”

  “立地成圣,那是要有自己的思想理论。”武云笑了起来,“王阳明立地成圣,那是他在宋明两朝理学的氛围之下,独立了心学。我这个只是把道家文化传播一下,没那么夸张!”

  “道家文化中有积极的因素,但是世人多偏颇,看到的多是消极的方面,传播起来不容易啊。”张文定叹息一声,“别说出世的道家文化,就算是道教的传播,也不如别的宗教。”“凡事都有两面性吧。”武云笑着道,“道家文化中,万物各行其是,每个人尊重别人,不干涉别人的态度,不就跟西方的普世价值观差不多吗?西方从宗教社会到现在的政教分离,然后形成这种各人自扫门

  前雪的文化,那是咱们老祖宗几千年前就玩剩下了的!甚至儒家里也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说法,不过在从汉朝开始被玩坏了。”

  张文定倒是没想到,武云居然会这么去理解。

  不过仔细一想,倒也了然。

  武云的出身,决定了她从小就会接触非常多的知识,有这样的见解,也不足为奇。“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对道家文化往外传播,很有些信心了。”张文定点点头,想着以后如果武云真的搞出一个道家文化的输出,然后在西方引起关注,让西方的普罗大众知道,咱们几千年前,就已经有

  了比他们还要系统的普世价值观,不知道会是啥表情。“这是自然的。”武云显得比较有信心,“全世界被翻译成外国文学最多的著作,第一是《圣经》,那是被传教士带着到各国去的,第二就是《道德经》,这不是主动传播,而是很多外国人被这里面的思想所

  震撼,自己着手翻译的。这正符合道家思想中不动而动,不为而为的精髓。”“好!”张文定点点头,“这个我会全力支持。包括你的手机项目,不管是公司名还是手机品牌名,都是在做道家文化的传播,这是老祖宗的东西,应该要流传开。如果资金不够,我那份钱,你可以随时拿去

  用。”“按传承论,你是师兄,按辈分论,你是我姑父。”武云摇摇头,“只要你心里支持我就行了,钱的事,不用你操心。你投一部分进来,只是让你以后不要为钱担心,有一份收益在这里,而不是说我们没钱了

  才叫你投进来。”

  张文定只能一个劲的点头了。

  这丫头,格局比他大了许多啊!

  境界提高了,这人的眼界也不同了。

  ……

  第二天一早,武云便离开了燃翼。

  张文定也没管申巨华怎么在县里考察,他还有自己的工作呢,不可能天天陪着这些个还没什么底的投资商游山玩水。

  县委县政府加起来的工作,足够他忙得连吃饭都要快一点才行。

  最近的工作重点,自然是在县政府那边。

  张文定只是要县委呆了两个小时,便去了县政府。余世文几乎是在张文定一到办公室,便找上门来了:“班长,开发区那边现在有几个企业,有意向过来我们这边,但不是在开发区考察的,而是……已经在开发区落地多年了的。这个,可以邀请他们过来吗

  ?”

  这个是挖墙角,比起抢投资的性质恶劣多了,那是要和开发区结仇的,余世文拿不定主意,只能请示张文定了。这样挖的投资,对于县里来讲,是有了投资,对于投资商来讲,开发区的优惠政策已经过期了,现在到县里来,又可以享受一遍优惠政策,而且同在一个市里,业务也不会丢,划得来。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