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来,各区县抢项目,这是很常见的事情。

  各地方到兄弟区县去挖墙角,这也可以偶尔为之,但都不能明目张胆的。

  要不然的话,市里会有很大的意见——都这么干,各区县还不得乱套啊!

  而且,余世文刚刚在市里寻求了助力,给开发区烧了一把火,现在如果再这么针对开发区的话,那就有点讨人恨了——大家都会觉得他做事太绝。

  所以,这事儿,余世文拿不定主意,要张文定拍板了。

  张文定一听这么个情况,也有点牙疼。

  拒绝吧,这到嘴的肥肉,不吃对不起自己。

  真要干的话,到时候肯定会有很多麻烦事儿,跟开发区就算是彻底交恶了。想了想,张文定最终还是拍板了:“有投资商能够看中我们县里,我们也不能往外推嘛。啊,县里穷了这么多年,发展的契机不容错过!我们做事,要时刻想到全县的人民群众,要为他们提供发展的机遇和

  就业的机会。”

  “那……”余世文吞吞吐吐地说道,“我是以县政府的名义,还是以私人名义邀请他们过来?”“不管什么名义,可以先过来看看嘛。”张文定无所谓地说道,“同在望柏市,我相信他们几区几县也是都跑过来了的,难不成在县里就没朋友了?世文啊,放开手脚!干工作,只要是为县里好,就要有一股

  冲劲往前冲,县委县政府是你坚强的后盾!”

  这个话就算是兜底了!

  别怕开发区,真要搞起来,我张文定出头,不用你冲锋陷阵,你只要把事情做好就行了!

  听着这个话,余世文心里还是有几分感动的。

  跟着这样的班长干事,那真是很痛快。

  对于从开发区挖墙角,余世文除了怕引起的后果严重之外,是没有一点惭愧之情的。

  谁叫开发区先出手勾搭乐泉公司呢?

  乐泉公司那么大个品牌,那么大的投资,只要能够在燃翼落地,虽然主要功劳是在张文定身上,但余世文作为具体的经手人,那也是沉甸甸的成绩啊!

  有这份成绩在这儿,不说一步到位当县长,以后只要有机会,县委副书记或者常务副县长的位置,那是很有竞争力的。

  这样的成绩,开发区居然想抢过去,那真是摸了余世文的老虎尾巴了。

  现在,能够有机会给开发区添堵,又有张文定支持,余世文真的没有一点心理负担。

  “我知道,班长你放心,我一定想办法多拉几个投资。”余世文心情激动之余,说话都不怎么含蓄了,“乐泉那边,跟开发区应该没什么好谈的了,我们县里的希望很大。”

  “嗯。”张文定点点头,“多费心,这个项目一定要拿下来。”

  余世文走了之后,吕万勋又跑了过来,大倒苦水:“班长,黄志胃口太大了,整个农贸市场,他都想拿下来!”

  “农贸市场?”张文定略一沉吟,就想起了农贸市场是指什么地方了。

  那里是县里一个很繁华的地方,说是农贸,其实也是个大型的菜市场,同时还是全县最大的菜市场。

  这样的地方,虽然目前边上都是些十几个平米的卖衣服的门面,里面也全是些摊位卖各种菜鱼肉,但架不住人流量大,地盘够大啊!

  现在显得低档,但只要那里搞成一个大型的购物广场,必须会变成全县最高档的购物场所之一。

  极有可能,比劳动路旅游街的人气还要高。

  这个黄志,倒是会选地方。

  不过,他有那个资本吗?

  先是搞住宅地产,现在又要搞商业地产,就不怕资金链玩崩,然后被债主们逼得跑路?

  真不知道黄志和电站里的那些人,是从哪儿搞来那么多启动资金的。

  “对,就是农贸市场。”吕万勋有点不爽地说道,“那块地虽然不是特别大,但也不算小了,最重要的是位置啊!那么好的位置,凭什么给他?”

  就凭他给了电啊!

  张文定也很是无奈,县里很缺电,没电就啥都没有。

  有了那些和电站的合同,县里的电力有了保障,以后的发展才快得起来。

  再说了,那地也不是白给黄志,而是要拿钱买的。

  真不知道吕万勋激动个什么。

  “他就只看中农贸市场?”张文定皱了皱眉头,“我记得他说有几个地方都不错,农贸市场的话,征拆工作不好做吧?”

  农贸市场那边,有很多摊位都是买了的,里面还有几幢房子,这可不像住房,而是日进斗金的经营场所,到时候补偿费用,真的不是那么容易谈拢的。

  以黄志现在刚刚进入房地产市场的资历来看,怎么看都不像是有啃这种硬骨头的能力啊!

  农贸市场这块骨头如果那么好啃的话,别的地产公司早就下手了。

  “有,他还有几个地方。”吕万勋道,“但是,他最想拿下的,还是农贸市场。”

  张文定道:“这不会是他虚晃一枪,好跟我们谈价吧?”毕竟,现在这地价,农贸市场那一块,肯定是要以出让用地的方式来卖的,但如果黄志先咬着农贸市场,但意图却在另一个相对比较差但实际上还是繁华的地方,然后以放弃农贸市场为条件,让县里用划

  拨的方式把另一块地给他,那地价就会便宜许多了。

  现在的生意人,做事都是玩套路,可不能让他给套路了。

  吕万勋摇摇头:“这个我不清楚,但我看不像。其实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我连他的资金状况都问过,但他说,会引入投资,而且是大投资……”

  “这么说,他背后还有人?”张文定嘀咕了一句,心想这才合理,要不然的话,以他黄志这么一个电站的总经理,怎么就有胆子跟县里签那样的用电合同,把水利厅和林业厅都坑了呢?

  慢着,不对!

  黄志以用电为条件,向县里拿地,坑了水利厅和林业厅……这,这里面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在县里拿地赚钱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恐怕黄志和他背后的人,目标还是在电站!他们想吃下电站!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