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及此,张文定几乎瞬间就想明白了黄志的套路。

  黄志在木湾电站经营了多年,怎么可能愿意这么白白地将电站拱手让人呢?

  房地产虽然赚钱,但是风险也是很大的——不少房地产开发商的资金链一出问题,就只能跑路。

  而电站不同。

  这个世界,就目前来看,电力资源,是一种不可或缺的资源,而且以后用电会越来越厉害。

  各类电子产品都需要电,各类工厂也需要电,甚至随着电动汽车的研发推广,电力更加变得重要。

  在这样一种形式下,有一座电站在手,那真是子孙不愁了。

  如果水利厅和林业厅没有动黄志位子的想法,那黄志肯定会徐徐图之。但现在嘛,眼看着这个老总当不了了,那就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刚好,燃翼县里要电,那黄志就趁火打劫,以用电为诱饵,问县里要地皮,既落得了实惠,又不引人注意。

  看上去,他似乎是被逼无奈才这样做的,并且还在电站的职工中拥有了一大批支持者——房地产公司的收益,肯定会给职工分一点红利的。

  哪怕这红利不多,但有总比没有强啊!

  第一次搞住宅,和县里交换愉快,第二次准备搞商业地产,黄志更是签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让县里占了大便宜。

  现在看来,县里占这个便宜,也不能白占啊,而是要帮着黄志硬抗水利厅和林业厅的怒火。

  那样的用电协议签下来,不管是林业厅和水利厅自己继续经营电站,还是把电站卖给几大电企,后续几十年,至少有一半的工作,是相当于在给燃翼县里做服务。

  这种事情,水利厅和林业厅能肯定不会答应,而县里有了协议在手,也不可能会轻易松口不要电了。

  如此一来,在电站改制这个事情上,燃翼县里就算是入局了——入了黄志布的局。

  把燃翼县扯进来之后,到时候几方围绕电站扯皮,黄志身后的人就可以从中浑水摸鱼——有黄志这个在电站干了多年的老总支招,方方面面的切入口都会特别好找。

  想明白这些,张文定对黄志就很不爽了,但也没有特别恨。

  毕竟,说起来,虽然县里被黄志拉下水了,但县里得到的好处,那是实实在在的。

  有电就能够发展,没电的话,招商引资的工作根本就开展不来!

  当然了,黄志既然把县里阴了一手,那不付出代价的话,他的商业用地,想要顺利拿到手,那就做梦去吧。

  沉吟了一下,张文定摆摆手,道:“农贸市场那一块,确实是脏乱差,搞一个改造,也是好事。”

  听到这个话,吕万勋就愣了一下,难不成黄志给张文定送了什么好处?

  不应该啊,张文定来了燃翼县之后,还没听说接受谁的好处呢。

  毕竟,张文定的老婆是百亿富婆这种传闻,在县里的领导干部中还是传开了的。

  人家不缺钱!但是,不管具体是怎么回事,既然张文定这个班长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吕万勋纵然心里再不爽,也只能点头顺着话道:“这个确实,那地方我老婆也去过几次,就算是天晴天,走进去都是一脚泥,更不要

  说落雨天了。确实应该改造一下。”“这样。”张文定打断吕万勋的话,“你先看看,这个农贸市场这一块,要搞成一个什么形式的商业区。这块地,位置好,价格可不能低了,招拍挂要请几家有实力的公司一起来参与。当然了,咱们也不是唯

  价格论,开发商的开发设计,也要占一定的比分,既然黄志能够引入资金,那就证明不差钱嘛,既然不差钱,那就多拿几个,这块地周边的环境改造,也由中标公司解决。”

  吕万勋这才知道,张文定憋着大招呢。

  周边的环境改造,那是市政工程,由中标公司解决,那除了拿地的钱之外,至少又要投入个几百万了。

  这么一来,对县里的好处虽然大,可是,会不会把那些公司给吓倒了,然后那些公司会临时协调利益,到时候举牌价不理想,就难看了。

  想了想,吕万勋还是提醒了一句:“班长,这个……会不人有点吓人了?”

  “没事。”张文定摇摇头,“你要相信一点,咱们县里第一个现代化的商业广场,价值很高的,那些开发商,会觉得物有所值的。”

  吕万勋还是不觉得自己县里对于那些地产开发商会有什么吸引力——穷县啊!

  张文定道:“不要多想了,就按我说的做。另外,过段时间,有个投资商要过来,你到时候接待一下,是个大项目。”

  “行,只要班长你吩咐,我指哪打哪。”吕万勋精神大震,笑着问道,“多大的项目?”

  “不会比乐泉的投资小,是个手机项目。”张文定道,“等他们过来之后,我就跟他们吃个饭,后续的事情,你和他们谈。”吕万勋就很感动了:“班长,你说你这样……乐泉公司的项目,你给了世文同志,这个手机项目,你又交给我。我老吕不会说话,也不怎么佩服别人的,但对你,我是真的服气了!没说的,在你手下做事,

  干得痛快!”

  张文定摆摆手,笑着道:“都是为了县里的工作,只要把工作干好了,成绩也跑不了我一份,而且我还乐得轻闲了。”

  吕万勋心里还真有点感动,大声表态道:“你放心,农贸市场的工作,我一定办得妥妥的,手机项目的事情,我也一定全力做好服务!”

  他没说什么一定把手机项目留下来的话,这种项目,能不能留下来,主要还是看张文定的——这种穷地方都能够拉来手机项目,用脚趾头想也可以想得到,铁定是班长的关系过硬啊!

  因此,做好服务工作就行了。吕万勋想着手机项目到手之后的大成绩,张文定却在思考着,既然电站的事情,已经被黄志拖下了水,那么,干脆就把水搅得更浑一些吧!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