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珊你别这样,不值得。”张文定只觉得头疼,这事儿眼看着就要不受控制了。

  “值得不值得,我心里清楚。”白珊珊突然松开手,不再抓着张文定了,而是后退一步,笑吟吟地说道,“放心吧,我不会逼你。现在,抱一下好不好?”

  张文定有点为难,感觉这个要求,实在是不太好拒绝。

  白珊珊不再说话,扑上去,紧紧地抱住了张文定。

  张文定在心里叹息了一声,也抱住了白珊珊。

  在这种时候,他不能不抱,更不可能直接把白珊珊推开。

  正在张文定想着要说点什么好的时候,白珊珊却开口说话了:“好了,我去做菜,你到客厅坐会儿。”

  这话一出口,白珊珊就松开了手,并且推了张文定一下,扭头出了房间,往厨房而去。

  张文定看着她离开的背景,只能苦笑了一下,也没急着去客厅,而是认真打量了一下这间主卧。

  主卧的装修风格和整个房子是一致的,走的简约风。

  看来,白珊珊还是很注重自身的形象的,房子装修不往豪华的方向走,家具方面,看着挺不错,但张文定对这方面实在不内行,看不出来贵不贵。

  老是呆在一个女人的卧室也不好,如果白珊珊再出来,看到他还没走,说不定会认为他有什么别的想法呢。

  想到这里,张文定就不再看了,走出了房间,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茶几上没有烟灰缸,这房子确实不像有男人住的。

  甚至,张文定还注意到,自己脚上的拖鞋,其实都是偏女性化的,只是没有特别明显而已。

  唉,以前看白珊珊,就是个啥都不懂的小丫头,没想到,十年不到,这就上副处了。

  等到了省纪检之后,估计只要机会合适,很快就能上正处了吧?

  在开发区招商局的时候,二人没产生感情,后来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

  怎么这丫头就动心了呢?

  张文定想了想,不确定是不是自己帮她解决了她前男友的问题,所以她主倾心了。

  想到她的前男友,张文定也有点怀念在旅游局工作的那段岁月了。

  唉,往事如烟啊!

  只是,还没等他怀念到细节,电话就响了。

  一个电话接完,另一个电话又进来了——县里的事情实在太多,他没在县里坐镇,各种请示电话就打了过来。

  这接二连三的电话,直到白珊珊开始从厨房往餐厅端菜,都还没讲完。

  等到菜完全上齐,张文定就只能把电话设置成了静音。

  不管多急的事儿,也不缺一顿饭的时间。

  县里的事,终究不是他一个人能够干得完的。他觉得,现在还是要开始更多的放权给副手们了,要不然,就算他体力再好,精力再旺盛,也得累死。

  当然了,跟别的区县一把手比起来,他现在在燃翼的做法,就已经算是对副手们放权放得比较多的了。

  不过,随着燃翼越来越热闹,他还是要更加放松才行。一方面,是自己没精力,另一方面,也是他感觉到,他的县委书记任命应该很快就要下来了,到时候,不可能再兼任县长,那肯定会来一个新县长。

  而他在正式当上县委书记的时候,想必武贤齐离开石盘省的日子也就不远了。到时候,如果新县长后台够硬,为人够强势,那免不了还需要一番争斗。

  带着一群副手们硬压自己的副班长,这不是张文定的风格。所以,到时候,由那些副手们自己和新来的县长比力气吧——现在把权力放出去,到时候县长想要收回来,就没那么容易了。

  张文定非常清楚,等到武贤齐调离石盘,望柏市领导也会有变动,自己在燃翼,肯定就没现在这样的好日子了。

  所以,必须要未雨绸缪。

  这不是自私,这是要保证县里稳定高速的发展。

  “发什么呆呀,你要喝什么?”白珊珊碰了碰张文定,“我这儿有黑啤,茅台,还有红酒……红酒我完全不懂,上次办公室分了一瓶赤霞珠,你要喝什么?”

  跟一个女人喝黑啤,似乎不太对劲,喝茅台的话,张文定瞬间就能够想到武云。

  看着白珊珊眼里的期待,想到她对自己的情谊,再看看她刚刚在厨房里弄出来的五菜一汤,张文定的心有点软化,道:“那就红酒吧。”

  白珊珊听到这个答案,脸上就露出了开心的微笑,起身先取了酒杯,然后再取酒,还顺手拿着开瓶器。

  看着她熟练地把取出塞子,张文定不由得心想,她晚上会不会没事就喝点红酒啊?

  白珊珊没理会张文定在才能,倒好酒,笑着道:“很难得跟你单独吃个饭,听说红酒要醒酒,我也不懂,咱们就这么直接喝吧。我敬你,我喜欢你。”

  说着,白珊珊举起了酒杯。

  这样的敬酒词,张文定还是第一次听说,只能微笑着举起杯,跟她轻轻碰了一下:“谢谢。”

  二人不停的碰杯喝酒,一瓶红酒不知不觉中便喝完了,张文定没有什么醉意,白珊珊也是酒精考验,同样没醉。

  不过,虽然没醉,但喝了这些酒之后,说话自然更放得开了。

  “其实,我跟老板提过一句,想去望柏……”白珊珊喝了口酒,叹息一声,“老板听了之后,就建议我去省纪检……”

  “于是你就答应了?”张文定颇有点怀疑,直接就把心里的想法问了出来,“不会是你自己找到老板,说想去省纪检吧?你呀……你是想着,在省里可以关照我?”

  白珊珊摇头道:“你想多了,一直都是你关照我,我可关照不到你。”

  张文定道:“你觉得你骗得了我吗?我要问老板,老板不会帮你瞒的。”白珊珊道:“好吧,我知道瞒不住你,我就是想着,你一个人在那边,人生地不熟的,听说武省长又要调走。以前你还在燃翼被人打过黑枪,我不能让你被别人给阴了,所以我要去省纪检,我要尽我一份力……”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