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定叫吕万勋补充手机方面的相关知识,是因为黄欣黛要过来了。

  对于黄欣黛要过来这件事,张文定心里的情绪是有点复杂的。既很期待,也有点担心。

  毕竟,那是自己大学时候纯纯的暗恋啊!

  就在张文定这种复杂的情绪中,黄欣黛到了燃翼县。

  来的并不仅仅只是她一个人,还有她带来的足足三十七个人的考察团队。

  初来的那天,二人当然是没时间单独相处的,县委县政府对于这个考察团队给予了足够的重视。

  张文定带着几个县领导参加了接待宴会,在会上就指定由吕万勋专门负责这个投资考察。

  至于相关的优惠政策,这个肯定是要张文定才能够最终拍板,前期的相关谈判,就需要吕万勋和相关部门的人员和考察团慢慢谈了。

  第二天晚上,张文定才有机会和黄欣黛单独吃饭。

  吃饭的地方不是在外面酒店里,还是在张文定家里。“乐泉那边,还没有最终决定,你能不能施加点影响力?”喝了口红酒,张文定对黄欣黛道,“虽然目前来讲,他们差不多已经算是倾向于我们县里了,对于开发区完全不选择了,但我还是有点担心,怕万一

  出个什么情况……”

  黄欣黛笑着道:“你以前干招商的时候,可没这么患得患失过。”

  “今日不同往日。”张文定摇摇头,叹息一声,道,“以后怎么我不清楚,但目前,我只能尽最大的努力,为燃翼多拉一个项目算一个项目。以后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调走了。”

  黄欣黛道:“你考虑得真长远。”“不考虑长远不行啊。”张文定苦笑了一声,“我下过两次区县,在安青的时候,基本上没什么成绩,但那时候是副职,责任没有那么大。现在不同了,我现在是燃翼的一把手,对全县的所有工作,都是有责

  任的。我来了燃翼,有责任为燃翼做出应有的贡献。”

  “要都像你这么想,工作就好干了。”黄欣黛举起杯。

  张文定跟她碰了一下,道:“其实大部分干部,都是想干出成绩的。谁不希望得到群众的表扬呢?只是有时候吧,干工作也没那么容易。”

  说到这儿,张文定顿了顿,然后看着黄欣黛的眼睛,道:“云丫头她爸就要调了,县里可能也马上要调整了。我现在只能抓紧啊!”

  黄欣黛明白了,在武贤齐的工作调整之前,肯定会让张文定当上县委一把手,但正式当了一把手之后,县长的位置,肯定是要空出来。

  到时候,另配一个县长,张文定在燃翼的工作环境,跟现在肯定是不一样的了。

  如果仅仅只是工作环境的话,倒也无所谓。

  重点是,新来一个县长的话,到时候,招商引资的成绩肯定要分一部分出去。

  最让张文定担心的是,新来了县长,总不能县里这些大项目,一个都不给他吧?

  可真要给了他,万一他对情况不了解,胡乱指挥一通,那损失算谁的?

  所以,张文定要趁着岗位没调整之前,把项目尽快落实,做好相关的规划工作!

  只要项目落实了,规划作好了,调子定下来,有了具体的分管负责人,到时候要干什么事情,阻力就会小许多。

  想着这些,黄欣黛就点点头,道:“听说是快了,估计省里和市里近期应该会找你谈话。”

  张文定点点头,没说话。

  黄欣黛就继续道:“乐泉那边,我施加不了多少影响力了,但可以跟他们去聊一聊。放心吧,问题不大的。反正我这次过来,要呆很长时间,又不是马上就走,是吧?”

  这个话说完,黄欣黛就直直地看着张文定。

  张文定迎着黄欣黛的目光,心跳瞬间加速,下意识地说道:“真希望你一直就在燃翼不走了。”

  黄欣黛就笑着道:“真的呀?”

  张文定点头:“真的。”

  “那我在外面那些生意没人管,如果亏了怎么办?”黄欣黛眨着眼睛道,“你是不是给我补?”

  张文定很肯定地说道:“必须补啊!”

  “补也没用。”黄欣黛笑了起来,“就算我想在燃翼长住不走了,你也不可能一直在燃翼啊!”

  “这倒是……”张文定叹息一声,“如果读大学的时候,胆子大一点,去追你就好了。”

  “你胆子够大的了。”黄欣黛摇摇头,然后看着张文定,很认真地说道,“文定,我是不是给你出难题了?”

  呃……这要怎么回答呢?

  张文定有点迟疑,有确定她这个话是什么意思。

  “你怎么这么说?”张文定只能这么问了。

  “云丫头都跟我说了。”黄欣黛脸上的表情还是那么认真,继续道,“其实……唉,说到底,还是我魔障了。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

  终于说到这个问题了。

  张文定开始还以为谈到这个的时候,会尴尬,可现在看黄欣黛的表情,却又觉得,不应该尴尬。

  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

  “你有这个权利。”张文定想了想,在心里组织了一下语言,“云丫头跟我说这个事情的时候,我其实劝过她,让你们收养一个孩子。但说实话,我嘴里是在劝她,心里其实……你明白的。”

  “明白。”黄欣黛笑着点头,“送上门的好事,心里还是不想拒绝对吧。”

  这一下,张文定是真的尴尬了,赶紧摆摆手道:“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感觉太突然了,然后,你知道我一直暗恋嘛……”

  “不用解释了。”黄欣黛笑得更欢,“解释就是掩饰。另外,我发现你其实没有考虑到一个情况……”

  张文定一愣:“什么情况?”

  黄欣黛道:“现在怀孕可以做试管婴儿,人工授孕啊!”

  张文定傻眼了,是啊,医学这么发达,不用同床共枕,也可以怀孕啊!

  卧草,白高兴一场了?黄欣黛对张文定这个反应还算满意,又来了一句:“不过,我又觉得,试管婴儿,对孩子有点不负责任了,还是自然的好……”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