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见张文定一脸无辜,黄欣黛心里终于满意了,才笑着转移了话题:“这次过来,就直接要建厂了,相关的手续,省工商局那边会搞定。不过这个优惠力度,还是要你们市里和县里协调。”

  “我会和市里协调的。”张文定点点头,“税收减免方面,我们县里的权限不大,最多五年,超出五年了,这个要到市里争取。不过,退税方面,县里有一定的自主权,这个是市里早就给我们下放了的。”

  “你们县里能够自主退税?”黄欣黛倒是没想到还有这个好事。“我们这儿穷啊。”张文定笑了起来,“当初市里为了鼓励我们招商引资,还是给了我们几个产业园区的指示的,到时候给你们划个产业园区嘛,正好退税的范围是科技创新创业,你们搞手机,可不就是科技

  公司嘛。”

  “那这个就太好了。”黄欣黛点点头,“我们其实也不仅仅只是建一个厂,总体的规划,还是建成一个产业园区。分几期工程建设吧。主要还是看销量,然后逐步提升产能。”

  张文定点点头,又道:“云丫头说她要做养生这一块?今后手机这方面,就是你来负责?”

  “差不多吧。”黄欣黛叹了口气,“其实手机主要是我要做的,她是为了我才做,当然她自己也愿意做。不过她最想做养生,就是把道家的养生文化做好,建一个类似山庄的形式,也当作她自己的道场。”

  “她是个有恒心的人。”张文定对于武云还是蛮佩服的,“有她忙着,我对师父的愧疚也轻一点。师父一直是有着宏道的愿望的,但我却没做好。”

  “你现在人在仕途,造福一方百姓,这也是一种宏道啊。”黄欣黛接过话,“你师父的那样的高人,他要宏的道,只会是天地大道,你入世修行,也是一种道啊!”

  “话是这么说,但……”张文定摇摇头,笑了起来,“你说得对,万事万物,都是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嘛。不纠结了,做好自己的事,就是宏道。”

  黄欣黛笑道:“你这么想就对了!你的工作,其实就是在宏道了,你这次帮我,也可以当作一种宏道。”

  帮你生孩子也是一种宏道?

  这个理由,我竟然无法反驳!

  张文定呆呆地看着黄欣黛,苦笑道:“照你这么说,我们那什么,我就不用有什么心理压力了?”

  “总是需要一个说得过去的借口嘛。”黄欣黛意味深长地看着他,“有了个光明正大的借口,你才好做事嘛。其实有时候想一想,我都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

  张文定看着她,情不自禁地想着,她不会是想反悔了吧?

  当然,张文定也知道,今天喝着酒聊着这些,别看黄欣黛似乎没有一点压力,但心里肯定并不轻松。

  要不然的话,她怎么会刚才一直不停地在说话?

  在这种时候,如果黄欣黛真的后悔了,不想和他生孩子了,张文定虽然会很遗憾,但也会尊重她的选择。

  对于和黄欣黛生孩子这个事情,张文定当然是愿意的,但也有自己的担忧。

  所以说,如果黄欣黛主动一点,那他就会顺水推舟,可如果黄欣黛退缩了,那他也不会去主动。

  说到底,就是他心里并没有特别坚定地想要拥有她,他还有犹豫,他还在考虑这件事情一旦做了之后,会有什么可能出现的后果。

  这种后果,是他不希望出现的,或者说是他不愿意面对的。

  所以,与其说是尊重黄欣黛的选择,不如说是他内心还在纠结,他还不愿意真正面对一个可怕的后果,尽管这个后果出现的可能性并不高——他相信不管是武云还是黄欣黛都会保守住这个秘密的。

  见张文定不说话,黄欣黛就笑了笑,然后看了张文定足足有五秒钟,道:“其实在随江的时候,如果你真的用心追我的话,说不定那时候我就答应你了。”

  张文定脸上的神色就复杂了:“啊?这个……不会吧?你这……我怎么感觉,你那时候对我动过心?”“不知道算不算动心,但那时候确实愿意和你说话,只不过……”黄欣黛摇摇头,“只不过你那时候只顾着追你老婆,而云丫头又比你用心,所以我就和云丫头了。难道你没有发现,在随江的时候,我特别愿

  意和你一起吗?”

  张文定回想了一下,似乎真如她所说。

  有时候,黄欣黛去随江,并不是先和武云联系,而是和他先聊系,然后两人先见面吃饭啥的,等到武云知道后,就和他吵架。

  那时候,他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现在回想一下,似乎……真的有那么一点点特别?

  “我……我到底是错过了什么啊!”张文定想到这些过往,心中就特别不是滋味了。

  想当初,他和武玲的爱情,那是以假装谈恋爱开始的,谁都没想到过,会弄假成真。

  在假装恋爱的时候,错过了一场有可能的真爱。

  但错过有可能的真爱的同时,却又收获了一份实实在在的真爱。

  这其中的因果,真不是一句两句说得清了。

  错过与收获,都在同一时刻发生。

  黄欣黛看着张文定的脸,笑着说话:“后悔了吗?”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

  回答说后悔了,会让人觉得他虚伪,觉得他并不喜欢武玲;回答说不后悔,谁知道黄欣黛心里会不会突然之间就特别不爽呢?

  在这种时候,这个问题,不管怎么回答,都是个错误。

  张文定想了想,笑了起来:“感谢上苍,让我没有第二次错过你。”

  这个话,直接就回避了刚才那个问题。

  这种规避正面回答的手段,真的是一点都难不住张文定——避重就轻转移话题这是必修课啊!

  黄欣黛笑得更开心了:“你真是越来越滑头了,唉……当初你多单纯啊,问我拉投资都那么直接,现在,到底还是成熟了啊!”张文定就道:“成熟了才好,成熟了才懂得心疼你。要不然的话,怎么照顾你?”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