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用电问题,指的肯定不是正常的市电用电,绝对是指木湾电站供给燃翼县的电。

  这个电,是张文定必须要争取的。

  “用电……”张文定揣着明白装糊涂,“用电问题,不归你们水利厅管吧?”

  汪家富皱了皱眉,这个张文定态度有点不友好。

  不过,汪家富毕竟是混办公室的,忍耐力还是相当强的,很快就把眉头舒展开了,笑着道:“市电确实跟我们没关系,不过木湾电站有些电,听说是供给了燃翼的……”

  既然汪家富这么直奔主题了,张文定自然也不再装糊涂,很直接地说道:“嗯,是有这么回事,我们和电站签了合同的。”

  “这个合同呢,我们也听黄志同志说起过。”汪家富先是点点头肯定了这个合同的存在。

  然而,大家都知道的,说话的重点,并不在于前面,而是在后但是的后面。

  汪家富的但是马上就来了:“但是呢,这个合同,我们厅法制处的同志们经过认真研究,发现有些条款,是不符合相关法律规定的。所以呢,厅里就叫我们来县里看一看,和你们沟通一下。”张文定早就知道那个用电合同,肯定不会被林业厅和水利厅承认,这会儿听到这个话,一点也不意外,但表面上却是脸色一冷,淡淡然道:“我不太明白你指的什么。不过,我们县里对于合同是很认真的,

  相关的合同,不仅仅法制办会认真研究,司法局也是一起研究了的。”

  这话就是在露肌肉了,你想认定合同无效,得经过我们县里——合同的答订地点是在燃翼,官司要在燃翼县法院打。

  直接说法院显得太不讲理了,说个司法局,让你们明白一下到底是谁的主场。

  汪家富听懂了这个话的意思,顿时一阵牙疼。

  卧草!张文定你怎么说也是一县之长,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蛮横?

  大家都是文明人,都是有身份的人,做事要不要这么绝啊?

  我都代表省厅来和你沟通了,够给你面子了,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啊!

  心里带着点火气,汪家富脸色也正了起来:“我今天来,是很诚心和你们沟通的。”

  “我们也是很诚意和你们沟通的。”吕万勋插了一句话,“最近县里的工作非常蛮忙,好几个大项目在等着张县长去谈。今天本来还有个八亿的项目要谈,张县长都推了,现在专门来接待你们……”

  这话听得汪家富心里特别不舒服。

  怎么着,八个亿的项目就比我们厅里重要?

  再说了,就你们燃翼这破样,要什么没什么,会有八亿的大项目看得上你们?

  八亿越南盾还差不多!

  “感谢张县长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汪家富毫无诚意地敷衍了一句,然后点点头,道,“对于燃翼的困难,我们也是知道的。但是这个用电标准,咱们还是要符合规定一点。”

  对这种废话,张文定都不想回答。吕万勋继续道:“现在就很符合规定啊。现在吧,我们县里各种大项目都要落地,目前的电以后可能都不够用了。本来还想和木湾电站再沟通一下,看能不能多分一些电。不过既然你们厅里直接下来视察工

  作了,那咱们县里就代表全县广大干部群众,请厅里重视一下我们县里的实际困难,每年再把用电量给我们上浮个百分之三十……”

  汪家富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

  老子到你们县里来,是想让你们把用电量削减一下的,然后我们在电站的改制工作上,就可以多占一些主动权,你倒好,居然还想上浮百分之三十。

  看来,林业厅那边的传闻是真的啊,你们县里,真的有点狂,对于省厅没有足够的尊重啊!

  汪家富还不知道张文定在民政厅里搞出来的事情,要不然的话,估计这一趟,都会有点不太敢来了。

  “这个不可能。”汪家富摇摇头,似笑非笑道,“你们要用电,可以直接问电力部门,跟我们说不着这个。就你们现在这个用电量,都已经超出了范围了,你们这是违规操作。”

  “你一下来就指责我们是违规操作?”张文定冷哼一声,“像你这样带着有色眼镜看人的,我告诉你,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

  说完这个话,张文定站起身就要走。

  这一出,出乎了所有的人的预料,别说汪家富没想到,就连吕万勋也没料到。

  汪家富今天过来是谈事情的,确切地说是谈判的,如果张文定走了,那这还怎么谈?

  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让张文定走啊!

  他的本意,只是用占据一个主动权,所以才说县里的操作是违规的,只要这一点站住脚,那在谈判的时候,就会占据主动了,会让县里一步一步地往后退让。

  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听到违规两个字,张文定直接就暴走了,不准备谈了!

  这是同志们之间谈工作啊,不是小混混们讲数,哪有一言不合就掀桌子的道理?

  张文定你怎么是这样的人啊!

  汪家富心里真是很生气,但这气却是丝毫不能发出来,还得要哄着张文定。

  毕竟,说到底,还是他刚才那句话说错了。

  不管燃翼的操作方式有没有违规,但在市里没有表态之前,他都不能把违规二字说出口啊!

  遇到不敢跟省厅叫板的人,他说了也就说了,但遇到张文定,他这么说,那就是他倒霉了。

  “张县长留步!”汪家富到底是干办公室工作的,关键时刻还是很拉得下脸的,立马上换上了一副笑脸,伸手去拉张文定,“口误,口误!”“放手!”张文定本来就没准备走,只是要争一下主动权,眼见汪家富这时候怕了,便顺势站定了,一脸怒气地说道,“我告诉你,你可以对我个人有意见,但你不能对我们县里存在偏见!你这个态度,我很

  怀疑你是过来谈工作的,还是要找事儿的!”卧草!张文定你要不要这么狂?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