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的合同还要不要讨论?

  这个问题,张文定心里肯定是有点数的——不可能不讨论。

  毕竟,县里也不可能真正硬扛得住林业厅和水利厅。只不过,他不能让人把燃翼看扁了,也不能让燃翼的利益损失太大,所以,只能先表现得强硬一点,好在后面的谈判中占据主动。

  如果一开始就软了,那肯定为县里争取不到多少利益了。

  现在,见到汪家富先软了,张文定心里就松了一口气,道:“合同签都签了,我不觉得还有什么好讨论的。难道汪主任觉得,合同签了就是用来撕毁的吗?”

  这尼玛,你说你堂堂一县之长,怪话怎么那么多呢?

  汪家富真的想吐血了,苦笑一声:“合同虽然签了,但有时候,情况有些不一样,合同也是可以重新洽谈的嘛。就光从商业角度来讲,修改合同条款也是很正常的吧?”

  这个倒也是一种道理。

  张文定原本就有谈判的心理准备,因为谈判还能够保住县里的一些利益,如果真的完全不谈的话,到时候,省里市里直接往下压,县里也抗不住啊。

  毕竟,当初这个用电合同,真是签得太夸张,当初签的时候,就是为了现在的谈判埋下伏笔。

  想了想,张文定皱起眉头:“汪主任想怎么修改呢?”

  “不是我想怎么修改,是厅里的意思,而且也要和你们县里进行沟通。”汪家富先纠正了一句,然后才说出自己这边的要求,“厅里的意思,电站每年的电量,百分之二十供给县里,期限嘛……”

  “这个肯定不行。”张文定没等他说完,就直接否决了,“如果只肯百分之二十,那这个就没得,也不用再说期限了。”

  汪家富嘴角扯了扯。

  尼玛,我说百分之二十,你可以往上加嘛,这一言不合就摆出一副不谈的架子,你也太没风度了吧?

  这不是在谈判吗?

  你怎么随时就准备着掀桌子呢?

  没有这么谈判的吧?没有这么干工作的吧?大家都是为了工作,都是为了集体,你也不太讲情面了!

  这一瞬间,汪家富真心体会到了当初林业厅那些人下来,是有多么无奈了。

  还从来没有面对过这种犀利的区县负责人啊!

  “那你们想要多少呢?”汪家富无奈地看着张文定,嘴上虽然语气没有什么变化,但心里已经开始骂娘了。

  “百分之七十。”张文定一脸严肃地摇摇头,“供电期限,可以适当缩短,但是供电必须要达到百分之七十。”

  不可能百分之七十!汪家富在心里来了一句,但却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而是摇了摇头,然后问:“供电期限缩短到多久呢?”

  张文定道:“二十年,所有协议里的期限都改为二十年。”

  这个回答,还是相当有诚意的。

  根据以前合同里谈的,供电时限是有几个标准,最短的二十年,最长的有五十年,现在,张文定统一了,都是二十年。

  对于这个年限,汪家富不置可否,想了想,说道:“百分之七十的电是不可能的,这么高的用电合同摆在那儿,电站还怎么经营?”“电站的经营就是卖电,我们大宗买电,又不是不给钱。”张文定伸手在桌子上敲了敲,道,“说起来,我们这也算是电站的大客户了,价格公道,结算及时,还节约了他们维护客户的成本,怎么就不能经营

  了?”

  这个道理,说得还真是那么回事。

  这用在普通的商业往来上,确实没毛病。但现在,这个情况,并不是普通的商业往来啊!

  汪家富叹息一声:“这个道理……张县长,咱们就推开天窗说亮话吧,百分之二十五,你们县里的用电基本上就能够保障了,甚至还有富余。你要那么多的电,你也用不了啊!”“百分之二十五我现在是能保障了,但马上就有几个大项目要开动,过得一两年,县里就会多几个吃电大户,到时候,没电用了怎么办?企业的损失谁来补?”张文定冷哼一声,“要不加一条,如果因为缺电

  ,到时候企业的一切损失,由水利厅来补?”

  汪家富都要翻白眼了。

  哪有这么谈判的?这不是胡搅蛮缠了吗?

  “明年的水利项目,对燃翼县会有倾斜。”汪家富拿张文定没办法,只能使出大招了,“你们打个报告上来,厅里给你们批几个项目。”

  是的,是几个项目,不是一个!

  当然了,至于这几个项目的大小,那肯定是由厅里作主了。

  “厅里的水利项目,本来就是你们的本职工作。”张文定翻了个白眼,“难不成我们不打报告,你们就能不管我们县里?”

  汪家富回了一句:“本职工作和政策倾斜,那能一样吗?”

  这个确实不一样,张文定当然知道这一点,心里对这个也还是有点期待。

  只是,与厅里那不知道大小的项目相比,保障工业用电,肯定是当前最重要的事情了。“说实话,项目呢,我们县里现在真的不缺。”张文定吐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道,“我们缺的是电!巨大的工业用电!这不仅仅关系到企业的生存发展,也关系到燃翼的稳定团结。我们这几个项目,将来的

  就业岗位,是在十万个左右!这不是小事啊!”

  十万个就业岗位,这个确实是大事了。

  汪家富感觉自己真的很憋屈。

  这叫什么事儿?

  我跟你谈水利工程,谈电力供应,你跟我谈就业!

  就你们燃翼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搞几个项目,就能够提供十万个就业岗位?

  吹牛可以,但你真的别吹破了啊!

  “张县长,你这……”汪家富叹息一声,然后脸色一正,“你既然没有诚意谈,那我们就只能找望柏市谈了。”

  拿市里来压我?

  张文定两眼冰冷地看着汪家富,冷冷地说道:“既然汪主任要和市里谈,那你就去和市里谈吧!县里工作还很忙,我就不留汪主任了!”汪家富傻眼了,卧草!你居然赶我走?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