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话说完,杜秋英就一脸矜持地看着对面的男人。

  对面的男人笑着道:“一看杜总这样的人物,就知道肯定在哪儿都吃得开。到时候,我就全靠杜总了!”

  “没问题,你就放心吧!”杜秋英笑着道,“咱们合作,趁着县里现在还是张县长作主,多赚他几笔!”

  ……

  杜秋英大吹法螺的时候,张文定已经动身前往望柏市了。

  他去望柏,不是要办什么事,而是市长曹子华打来电话,让他过去一趟。

  一到曹子华的办公室,张文定就笑着道:“领导,是不是有什么大项目要照顾我们县里?”

  曹子华嘴角扯了扯,没好气地说道:“你们县里现在不是有好几个大项目在谈了吗?我还想问你有没有合适的推荐给市里呢!”

  张文定怕的就是市里抢项目,所以刚进来就拿话先堵一下,现在再听到曹子华这个话,应对起来就毫无压力了:“县里的大项目,人家就是看中了县里的安静。”

  “行了,看你那得意的模样。”曹子华显得很是开心,伸手压了压,“这次叫你来呢,是有个事情要跟你通个气,坐,坐下说。”

  张文定依言坐下,看着曹子华,没有说话,等着下文。“最近你的工作呢,市里是看在眼里的,省里对你的的工作成绩和工作态度也很满意。”曹子华看着张文定,笑着道,“现在像你这么年轻又有能力的干部,省里是非常重视的。又要磨练你,又不能让你压力

  太大了。”

  “谢谢领导的肯定。”张文定赶紧表态,“我一定再接再历,不辜负领导和组织上的期望。”曹子华点点头,继续道:“对你的工作能力和党性,我是很放心的。现在你主持县委工作也有一段时间了,总揽全局的能力,市委也很放心,省里呢,也有意让你小进一步。你心里要有个数,过段时间,会

  有人下来谈话。”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心里还是有点小激动的,终于要名正言顺地当上燃翼的一把手了啊!

  但在激动之余,张文定也有点小担心,自己县长的职务,会不会马上就要丢了啊!

  刚想到这里,张文定瞬间又反应过来了,不对啊,这种事情,难道不是应该由市委一把手佟冷海来通气吗?

  难道……

  心中念头一闪而过,张文定就马上笑着问道:“领导,你马上要去市委了?”

  曹子华就矜持地摆了摆手,道:“还没下任命呢,呆会儿你去一趟市委,不然送行的那天人太多,佟省没时间单独和你说话。”

  呀,佟冷海还没有去省里呢,就这叫上佟省了,看来就在这几天了。

  想到这儿,张文定也明白,武贤齐离开的石盘的日子,就近在眼前了。以后自己在石盘,日子肯定是没有以前那么好过了。

  “嗯,谢谢领导,我知道了。”张文定收拾他一下心绪,笑着道,“领导,祝贺你呀,今天晚上我就不回去了,到您这儿吃个工作餐可以吗?”

  虽然知道武贤齐要走了,但曹子华却并未因此而冷落张文定,听到张文定这个话,就笑了起来:“行啊,看是吃食堂还是去我家吃。下班的时候再打电话。”

  这个表态,让张文定放心了不少。

  至少,等到曹子华入主市委之后,对燃翼应该还是会有所照顾的,就算不是特别好,但也不会比现在这个局面差——佟冷海的工作重点,本来就没放在燃翼县。

  张文定知道,曹子华说这个话,就意味这次的见面谈话已经结束了,还有什么话呢,留到晚上吃晚饭的时候再说。

  从市政府出来,张文定也没耽搁,直奔市委而去。

  佟冷海这边,排队的人还是不少,看来大家消息都挺灵通的,赶着这几天想在佟冷海面前露个脸呢,不求佟冷海记住自己来过,但求不要让佟老板记住了自己没来过。

  等了足足半个小时,张文定才见到佟冷海。

  “文定来了,坐。”佟冷海这个副省能够搞定,张文定算是出了一份力的,所以对张文定,他还是比较欣赏的,“最近燃翼听说有好几个大项目过来了?”

  “目前也就是乐泉公司和一个手机项目。”张文定老老实实地回答,“别的项目嘛,大项目也有些意向,但情况有点复杂,要等电站那边差不多了,才好做具体的规划。”

  “唔,你的能力,我是放心的。”佟冷海点点头,“燃翼有你抓总,以后的工作,市里都会轻松一大截。”

  这个话,可以理解为暗示要让他小进一步并且卸下县政府那边的担子,也可以理解为只是一句平常的鼓励。

  反正,如果张文定开始没有听到曹子华透露消息的话,这时候是听不出来这里面有什么暗示的。只是,有了曹子华的话打底,那这个暗示就显得很明显了。“县里的发展,离不开省里市里的支持。”张文定没有询问个人的职务问题,而是说起了双方的感情,“领导,县里以后更需要您的大力支持了,就像民政厅那个树葬项目,如果不是您打招呼,那怎么也不可

  能落到我们县里的。今后像这样的项目,我们县里多多宜善!”

  佟冷海哭笑不得,摇了摇头:“你倒是会想!”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呀。”张文定笑着道,“我们不会想一点,要追赶兄弟区县的脚步,就更加困难了。”

  “上次才来找市委要钱,现在你又要项目。”佟冷海道,“都像你这么干,市里的压力得多大?”

  张文定道:“上次是找市里,现在我是想找省里。”

  这个马屁拍得毫无痕迹,佟冷海挺受用的,点了点头:“你先把手头的项目搞好,后面的项目,有机会了再说。”

  有机会了,你就不肯说了!

  张文定心里明白有机会往往就等于没机会,嘴里应承着:“嗯嗯,后面有机会了,您一定得想着我们啊。”我是这个意思吗?佟冷海真心觉得张文定脸皮太厚了,哪有这么不要脸的?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