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的意思,就是说,县里班子调整的时候,可以让张文定推荐几个人,市里会支持。

  张文定倒是没想到,曹子华会许这么一个诺。

  这倒是个意外之喜,也不知道曹子华会许他几个名额。

  “谢谢领导,我一定向同志们转达领导的厚爱。”张文定先是这么说了一句,然后道,“明天早上我去您办公室等您,就不打扰您休息了。”

  “行。”曹子华道,“明天上午吃了早餐,就出发吧。”

  这个电话之后,张文定又开始思考,班子调整的时候,自己要怎么向市委推荐人选。

  说起来,虽然张文定这段时间是主持县委工作,但在工作上,还是和县政府的人打交道更多,所以,要推荐人选的话,他最先想到的,就是县府的那几个副手。

  吕万勋是一个,如果有可能,张文定不是希望吕万勋能够更进一小步,虽然级别没有提升,但排名可以往前,对于以后的提拔,还是很有好处的。

  还有余世文,也是个肯做事的。

  陈从水其实做事也不错,就是小心思重了一点。但不要紧,有小心思才正常,如果没一点小心思,那不成圣人了?

  至于县委的那几位嘛,别的不说,反正宣传口,张文定是要准备换人了。呃,这次去白漳,倒是可以见一见钟华华,问问钟华华的意见。上次钟华华透露出了想下区县的意思,但省宣那么大的部门,副处也太多了,下区县的名额实在太少。这一次,张文定决定卖钟华华一个人情,只要钟华华自己做通省宣和省组两个部门的工作,望柏市和

  燃翼县,张文定帮她搞定。

  这也是还上次的人情。

  并且,以后燃翼要搞开发,要发展,如果在宣传口有一个得力的人,那真的就是如虎添翼了。

  唉,如果能够把白珊珊调过来一起共事,那很多工作,将会配合得相当好啊。

  可惜,这个愿望是不成的。

  希望白珊珊去了省里之后,能够很快融入新的工作环境吧。

  想来想去,张文定觉得今天一天想的人,比以前几个想得都要多。

  难不成,自己开始变老了,要不然怎么突然之间会喜欢这种回忆呢?

  摇摇头,抛开了这个念头,张文定又给徐莹打了个电话,把明天要到白漳的事情说了说。

  徐莹惊讶于他到得那么早,却也很痛快地说明天晚上十点之后,叫张文定直接去她家。

  ……

  第二天,张文定一早就去了市政府,先在曹子华的办公室里见了个面,曹子华告诉他说,稍微等一下,处理几个文件,就一起出发去省城。

  张文定不明白为啥非得一起去,分开行动,到了省城的时候再汇合,不是更好吗?

  大家谁还没点私事要办了?

  只不过,曹子华这么说了,张文定也不好再说自己先去了。于是,他只好等着曹子华了。

  这一等,就是两个半小时!

  曹子华的稍微处理一下文件,时间就是过得这么快。但这个嘛,张文定也理解。他在县里处理事情的时候,时间也是经常不够用,更何况这是在市里?

  张文定见曹子华要自己等着,还以为曹子华会叫自己和他坐一车,却不料,出发的时候,还是各坐各的车。

  但曹子华也说了,先去望柏驻白漳办事处,也就是在白漳的望柏宾馆。

  望柏宾馆张文定听说过,但没去过。

  县里有人要去望柏驻白漳办事处的话,都是他们自己各找各的关系,反正张文定每次去白漳办事,都没找过办事处的人。

  这一次,张文定不明白,为什么曹子华要带着他去办处事。

  不过呢,想不通的事情,就不多想了。

  曹子华自己一台车,又带了一台车,加上张文定一台车,总共三台车,从望柏出发,全程高速,直奔白漳。

  到望柏宾馆的时候,已经过了中午吃饭的时间,但曹子华到了,办事处的人当然得安排好,一顿午饭是少不了的。

  当然了,办事处不安排,曹子华也不会没饭吃。他肯在这里吃,自然是有其用意的。

  吃饭的时候,望柏驻白漳办事处主任副主任都来陪同了。

  办事处主任姓汪,名叫汪镇江,长得挺富态,脸上随着挂着微笑,不像个官员,倒像个商人。

  在饭桌上,张文定和汪镇江喝了两杯酒,没有相互交流联系方式。

  毕竟,这些联系方式,市里都有统一的,想要查的话,很容易就查到了。不想查的话,随便问一个知道的,也就知道了。

  汪镇江重点招呼的人,自然是曹子华,但同时,他对于张文定也没有冷落。

  甚至,张文定隐隐觉得,这个汪镇江,似乎对自己特别有兴趣。

  吃过了饭,曹子华就在宾馆里休息,并没有去省里各厅局跑。汪镇江给张文定也安排了一个房间,并且还亲自送张文定进了房间,然后才离开。

  张文定不知道汪镇江这么热情是为什么,也懒得多想。

  反正一个下午,也没打算去干什么,毕竟晚上还要去武贤齐家呢。

  汪镇江准备了房间,他也正好休息一下。

  如果曹子华没有在这儿休息,那他倒是可以出去办自己的事情,可是曹子华休息了,他就只能在这儿休息——谁知道领导会不会突然找你有事呢?

  再说了,本来到白漳的时候,就已经是下午,再一个午饭一吃,都已经接近下午四点了,不休息,去哪儿都不是时候啊!

  下午休息,时间自然不会太长,六点钟又开始吃晚饭。

  当然了,由于中午饭吃得饭,所以晚饭大家都没怎么吃,只是象征性的品一品菜。

  至于酒,都没喝。

  大家基本上是在饭桌上聊天。

  晚上七点半的时候,曹子华提议散席,然后便和张文定同乘一辆车,奔向了五号院,准备去武贤齐家里。

  不用曹子华吩咐,快到五号院的时候,张文定就主动打了个电话给武云:“你爸现在在家吗?”“刚到家,你们过来吧。”武云道,“别带礼物,什么都不许带,不然不让你们进门!”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