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有了这个样的一个打算,张文定也就不再迟疑,也不管时间是早是晚,直接就给钟华华打了个电话:“华华委员,现在有时间吗?一起坐坐吧。”

  接到张文定这个电话的时候,钟华华还是很意外的:“现在见面?你不是说明天才有时间的吗?”

  不等张文定回答,钟华华马上又说道:“你现在在哪儿?我马上过来!”

  不管张文定这么晚给她打电话,是想和她见个面喝喝茶,还是有正事要谈,她都要出来一趟。

  她是真的想要下区县去,不想呆在省里了。

  以她现在副处的级别,下到市里,也没啥意思,只有到区县,那感觉才叫爽。

  这次,张文定来白漳,给她打了个电话,虽然没有明说,但话语里,多少也是有些暗示的。她明白,应该是下区县的事儿有些眉目了。

  像她这样的身份,要下区县,除非是有领导支持,像张文定当初一样,直接就调到区县去任职。但是,很显然,领导对她的支持力度没有那么大。

  于是,她就只能等省里的统一安排的机会,但那样的机会,竞争太激烈,组织部内部都压力重重,更何况她身在宣传部?

  上面的方法太难行,她就只能另走捷径,把下面的关系处理好,然后只要上面放人,下面自行接收,以一个挂职的身份,就可以处理了。

  这样,阻力就会小很多,不需要有大老板力挺,只要部里认可,下面市里不拒绝,事儿就差不多能成。

  所以,他才要找张文定来操作这事儿。

  当然了,如果张文定能够帮她把省里的程序也办了,那她觉得就更好了。如果省里的张文定搞不定,她自己也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她需要的,是望柏市里和燃翼县里对她的挂职锻炼表示欢迎!

  最好是从县里或者市里打一份报告到省里,说需要一位宣传方面的人才,那就完美了。

  有这样的需要存在,所以张文定这么晚打电话,钟华华都没怎么犹豫,就答应出来见面了。

  见面地点没有在酒吧,也没有在酒店,当然更不可能去梅华容家里。

  他今天晚上要去徐莹家里住,自然不会乱跑,所以,就找了个茶楼,要了个包间。

  等钟华华赶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但张文定却没让她上茶楼下,而是下了楼,坐进了她的车里。

  一见面,钟华华将车缓缓滑动,轻笑着道:“这么晚还叫我出来,你是想干什么?”

  对付这种话,张文定真是一点压力也没有,笑着道:“我一个人来白漳,太寂寞了,所以把你叫出来了。”

  “行,那我今天晚上就把你陪好。”钟华华眼神突然之间媚了一下,似笑非笑道,“我今天晚上就不回去了,你也哪都别去,跟我一起吧!”

  面对她这么彪悍的回答,张文定只能摇头了:“我把你当姐姐,你可不能打我的主意!”

  “哦,把我当姐姐。”钟华华点点头,道,“我怎么听说,你这人挺喜欢姐姐型的啊。快点从实招来,是不是读书那阵子就看上我了?”

  这个读书,说的当然就是在党校学习的时候。

  “那必须的。”张文定很痛快地点头,“像你这么漂亮的姐姐,肯定是最吸引人注目的,当时不仅仅我看上你了,全班那么多男同学,全部都看上你了。”

  这话虽然有点夸张,但多少也还是有点事实依据的。

  钟华华能够在当初的青干班上当上班干部,除了出身宣传系统有个优势之外,本身长得漂亮,很讨人喜欢,也是很重要的因素。

  这几句话,把当初学习的情谊直接就点出来,两人之间仿佛在一瞬间,就没有什么距离了。

  情谊拉近之后,张文定就很直接地说道:“是这样,你这个下区县的事儿吧,我这边比较急,你看你们部里能不能搞定?如果市里同意了,你们部里会不会放行?”

  这时候路上的车不多但也不少,前面有一个路边的停车位,钟华华将车直接停进车位,换档拉刹,然后看着张文定,眯着眼道:“应该问题不大。怎么了?市里能够搞定了?”

  “能不能搞定,明天应该就有答复了。”张文定想了想,道,“我今天晚上会先跟佟老板和曹老板汇报一下,他们两个应该会同意。”

  张文定说出这个话,并不仅仅只是表示自己对钟华华的关心,而且也在是试探钟华华,看她知不知道曹子华不会继续在望柏干下去了这件事。

  如果钟华华知道,那就证明钟华华的靠山相当硬实。如果钟华华不知道呢,那也方便决定以后在工作中,对钟华华采取什么样的态度。

  这倒不是说他会因为钟华华有背景而讨好她,或者因为她没背景而欺负她。只是如果她背景强大的话,有些工作,就可以交给她来做,让她负责到省里沟通。

  这种情况,是很普遍的。

  钟华华也是年轻的副处,基本素养还是有的,一下就听出了点名堂,问:“是出什么情况了吗?”

  “也没什么情况。”张文定当然不可能透露什么,只是道,“佟老板要升到省里了,这个你知道吧?咱们尽量把事情在他离开望柏之前定下来,免得夜长梦多。”

  钟华华满脸的疑惑:“他到省里来,然后曹子华会接任,你跟曹子华之间的关系,应该比和佟老板更好吧?”

  这个话,就表明,她真的不知道曹子华岗位变动有了些别的情况,但她也知道,曹子华这两年跟武贤齐跟得紧,要不然的话,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跟佟老板容易说话一点。”张文定不能说出真实的情况,只能胡乱找了个理由,“上次林业厅到我们县里来,那事儿你也知道,最后省里在宣传上,还是你打的招呼……”

  说到这个,钟华华倒是想起来了。当初林业厅在燃翼被张文定搞得火大,要把退耕还林那事儿给捅到媒体上,钟华华是帮了忙的。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