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事情,涉及到林业厅和佟冷海的交锋。

  如果当初张文定在燃翼没有顶住林业厅的攻势,那佟冷海就会被退耕还林的事情给牵涉了,虽说不会因此而被查,但肯定是无缘副省了的。

  现在,佟冷海提副省已成定局,但这个人情,算是还欠着张文定的。

  这人情太大,并不是说市委给县里批个百来万的款子就能够抵得消的。

  最起码,公家的事儿上,不能一下子就把人情给还完了,还得还上私人事物方面的人情,这才算搞定。

  所以,张文定只要肯拿出这个人情抵消,那佟冷海答应他,让钟华华挂职到燃翼县委,也不算什么事。

  只不过,如此一来,佟冷海以后就不欠张文定的人情了,张文定再有什么事情想找佟冷海,那就是另外考虑。

  这些情况,钟华华并不是特别清楚,但大致上也还是了解的。

  可正因为了解,她内心就颇为震动了:“文定,你这个人情,用我在身上,就太亏了!我欠你就欠大了!”

  从现实的角度来讲,确实是亏了。

  因为佟冷海现在还这个人情的话,就只是以望柏一把手的身份来还这个人情,但过一段时间,等佟冷海到省府任职之后,再还人情的话,那手笔肯定会大许多。

  “这个不能说亏不亏。”张文定笑着道,“当初你帮我的时候,我也没欠过你人情,你不是二话不说就帮忙了吗?现在,我能够帮得上忙,你又有这个需要,那我何乐而不为?”

  张文定说这个话是真心的,但也有现实的因素。

  现在能够把人情落实到实处,虽然得到的收益小一点,可到底是有了收益。

  万一佟冷海到了省里之后,而自己在县里又限入一些人事之争,纵然到时候佟冷海手笔大很多,却也只能是在项目上了,不可能在人事上对他给出支持。

  项目,张文定需要,但并不是特别缺少。

  可是,在没有了佟冷海和曹子华坐镇的望柏市,张文定不敢确定对县里班子成员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甚至,他都不确定,新来的主官,会不会要县里把大项目让给市里——这种情况并非不可能发生。

  所以,张文定选择现在就动用佟冷海欠的那个人情,他宁愿放弃以后可能会有的更大的利益,而选择往县里多拉一个能够跟自己完全一条心的班子成员。

  至少,这个班子成员和自己一条心,并且是从省里下来的。到时候,真要是为了项目,出现班子成员扯皮的情况,他相信,以他现在在县里拉拢的几个人,再加上钟华华,足以掌控局面。

  当然了,如果能够再多几个人一起,那就更好。

  他不会自大到认为他在燃翼会永远这么一言九鼎。想当初,吴忠诚在燃翼多厉害,后来还不是垂头丧气的离开了?

  人啊,最重要是要有自知之明!

  别看现在张文定在燃翼县里说什么就是什么,但张文定自己心里明白,只要武贤齐离开了石盘,那县里某些人,可能就会想着要跳起来了。

  等到县里班子调整,来一个新县长,那时候,必然又会是一翻争斗。

  这一点,张文定有心理准备。

  谁又愿意被谁管着呢?

  现在没有人能够抗衡张文定,大家就都不愿出头,只能忍着,可等到一个能够抗衡的到来之后,那就会跟当初张文定和吴忠诚争锋一样。

  现在,县委或者县政府的班子成员,会被市里调整多少,这个真是不确定,但肯定会有一批留下,一批调走或者进县人大县政协。

  所以,现任的班子成员中,张文定也不确定将来谁能靠得住,谁靠不住。

  在这样的情况下,能够从外面拉一个进来,至少,现在拉进来的人,定下了职位,那就定下了,短期内不会有变动。

  如果这时候把钟华华拉到燃翼县里当了宣传部长,就算到时候望柏市里新来了两位主官,也不可能把钟华华再换个位置——因为钟华华任职的时间太短。

  只要能够在佟冷海去省府任职之前,让钟华华到燃翼县,那张文定至少保证了自己已经先得了一位盟友。

  并且是短时间之内都可以给自己有力支持的盟友。

  至于燃翼县现在的宣传部一把手,张文定对她真是有些不满的,当初林业厅要搞事情,她在宣传上一点力都使不上,还对张文定的话阳奉阴违,令张文定颇为恼火。

  现在,正好换了她。

  “你这个人情,我记住了。”钟华华看着张文定,摇摇头道,“我真是没想到,你会给我这么大的惊喜。”

  “现在说惊喜还有点早了,一切还要看佟老板的意思。”张文定摇摇头,“我明天一早就会给佟老板打电话,所以今天晚上要见你一面,你明天才有个准备。”

  “嗯嗯。”钟华华很认真地点头,“佟老板那里,就拜托你了。部里嘛,我会请领导出面,帮我协调的。到时候,到了县里,我可就跟你混了啊啊!”

  张文定要的就是她这句话,有了这个表态,他才能够放心的帮她争取。

  要不然的话,万一争取到了之后,在县里不听话,那玩笑就开大了。“不要那么说,咱们是并肩作战,县里现在有几个大项目要搞,宣传上一定要有个强有力的带头人。”张文定把好听的话说了说,然后道。“希望尽快搞定,以免夜长梦多。行了,就不多打扰休息了,要不然

  ,你老公估计得恨死我。”

  “他出差了,没在家。”钟华华笑着道,“反正都到这个点了,去吃个夜宵吧,我也饿了。”

  “这么晚了还吃夜宵,你就不怕长胖啊?”张文定往她身上瞄了两眼,嘿嘿笑道,“不过,你这身材确实好,估计是怎么吃都吃不胖的那种吧?”

  正说着这个话的时候,张文定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拿出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徐莹。这种时候,下车自然是不合适的,张文定只能选择接通或者不接。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