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这个情况,啧……”徐莹眼睛眨了眨,迟疑了一下,道,“不好办呐!”

  “是不好办。”张文定道,“如果好办的话,我自己就能够办了,怎么还用得着莹姐帮我出主意?”

  “你少给我戴高帽子。”徐莹摇摇头,道,“你这个事情,我还要好好想想。对了,你县里现在几个大项目,确定都能够落实吗?”“基本上能确定吧。”张文定想了想,又详细说了说,“手机项目,开始选址了。木湾旅游项目,这个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谈下来的,投资方都还没定下来,只能慢慢来。乐泉公司的投资,已经要进入签约阶

  段。”

  说到这儿,张文定也颇为欣慰。

  余世文到底还是把乐泉公司给谈下来了,并且,还从开发区拉了几个企业过来,估计开发区那边恨燃翼县是恨得牙痒痒的。

  等到曹子华调离之后,燃翼县就要当心开发区的反扑了。

  毕竟,开发区的一把手是由副市长兼任的呢。

  当然了,反扑不反扑,那都是以后的事情。现在,能够把开发区搞一下,那就先搞了再说,谁叫开发区要从燃翼县嘴里抢肉吃呢?

  一般的肉倒也罢了,但乐泉公司那是张文定通过私人关系拉过来的投资,却差点被弄到开发区去了,这是个人都会恼火的。“乐泉啊,那肯定是没问题的,你跟乐泉黄小姐的关系摆在那儿的。”徐莹点了点头,“这三个项目问题不大,别的项目也就没什么问题了。特别是手机项目,这个是重中重之中,木湾的旅游开发,只要木湾

  还属于燃翼县,就哪里都抢不去。手机要尽快落实,这个不仅仅只是手机一个项目,还有一系列周边的产业。”张文定点了点头:“嗯嗯,他们开始是主打代工,做代工工厂。然后就是低端智能手机,往国外销。这方面,甚至会有许多配件厂跟着一起发展,只要发展起来了,不说做成富土炕那样的超级大厂,倒搞一

  个成套的工业园区,肯定是没问题的。带动个一两万人就业,问题不大。”

  “嗯。这一块是重点。”徐莹道,“你要和市里重新对接的话,这个项目是重中之重,市里会对这个项目做诸多要求,就算不能把项目拉到市里去,估计也会在后续,要拉几个配件厂家过去。”

  “配件厂肯定是要和手机厂在一起的吧?”张文定脸色有些不好看,“手机厂在燃翼,配件厂搞到市里,隔了有大几十差不多上百公里呢。”

  徐莹道:“所以啊,等到市里要配件厂的时候,那你就可以跟市里讲条件,望燃高速可以让市里多出一点。”

  “望燃高速的钱,县里已经掏了。”张文定想到这个就心疼,“这边是山区,省交通厅不可能全拨,市里对我们也是……唉,一言难尽啊!”

  “还有别的项目的,可以让市里跟你们换。”徐莹宽慰道,“只要市里问你们要配件项目,你们就可以提条件。”

  “说实在话,我真不想把配件项目给他们。”张文定皱着眉头,“没问他们要支持就算了,还把自己的项目给他们,他们想得真美!燃翼穷了这么多年,该到发展的时候了。”“吃独食会被撑死的。”徐莹摇摇头,满脸慎重地说道,“虽然现在省管县了,但实际上,很多的管理职能,还是在市里,你们还要受市里管,如果一味的和市里对着干,没好处。利益均沾,才是正确的处理

  问题的方式。”张文定点了点头,然后又摇摇头,道:“如果省里市里没变动,我不介意让他们利益均沾,但这一次,武省长离开了,市里也换人了,如果新来一个人,直接朝我下手,我就认怂了,把利益让出去……大家

  就会觉得我好欺负,到时候,什么牛鬼蛇神都会扑上来。所以,现在我只能硬!如果软了,那别说配件厂了,就算是手机厂本身,估计都不会安宁。”

  这个话,算是张文定的心里话,也是他目前最真实的处境。

  徐莹想了想,认可了他这个话。

  没办法,以前的张文定在燃翼,很强势,甚至和林业厅都比过力气,还从市里要出来过多年以前的拨款余额,让人对燃翼县不敢小看。

  在这样的前提下,如果等到武贤齐一走,张文定就瞬间软蛋,那真的会被人看轻了,以后说不定是个部门,就敢为难燃翼县,那工作就真的很难开展了。

  到时候,别说给燃翼搞大的发展了,就算是能够保住现在到手的利益,都不容易。“你这个情况,也确实跟别的人不一样。”徐莹想了想,道,“这事儿吧,你确实应该强硬到底!只要占住了理字,你本身又不怕事的话,还是能够挺住的。很多人让利出去,其实只是出于习惯。你没这个习

  惯,就可以不让!”

  张文定看着她,问:“那如果市里有人要为难我们呢?”

  “真要有人敢为难你们……你就把公家的事变成私人的恩怨嘛。”徐莹毫不在意地说道,“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使点小手段,至少你行得正坐得稳,至少你打架不会怕他们。”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的眼睛就眯了起来。

  徐莹所说的这个办法……卧草,很不要脸啊,但是,貌似应该很有效果!

  是的,至少自己行得正坐得稳,而那些喜欢为难别人的人,有自己这么行得正坐得稳吗?有自己这样有师父留下来的三个亿美金再加上不知道多少的固定资产吗?有自己那样有那么一个有钱的老婆吗?

  尼玛,敢阻拦我燃翼县的发展,老子就打个由头跟你们打一架,打得你身上疼又不至于达到法定轻微伤的标准,并且还要是你们生事而老子无责任。

  对了,除了打架,还可以去抓你们的小辫子,然后往省纪检去报信——白珊珊调到了那儿去了啊!这时候,张文定突然对木槿花充满了感激——木老板对他是真好啊,提前把白珊珊推荐到了省里,好为他助力。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