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初回随江的时候,得知白珊珊要进省里,张文定是反对的,甚至还想向木槿花说明情况,但最终,白珊珊还是去了省里。

  当时,白珊珊愿意去省里的原因,是因为能够帮到张文定,但却不是从这个角度去帮,而仅仅只是想着,有些消息可以提前知道。

  但现在嘛,张文定觉得,白珊珊这步棋,她自己没有想到其中的深意,而木槿花却想到了,并且算是早早地就做好了准备。

  虽然武家和文家关系不好,但张文定这个武家的女婿,却是深受木槿花这个文家儿媳的重用。

  甚至,没在一起工作了,还能够这么为张文定着想,这份恩情,张文定要是铭记在心的。

  当然了,徐莹对张文定也是很不错的,他同样记得。只是,这两种情不一样,木槿花的是恩情,徐莹的是感情。“莹姐,你真是我的贤内助。”张文定抱着徐莹就狠狠地亲了一口,开心地说道,“现在做事,我都有些缩手缩脚了。你现在这么一提醒,我倒是又有了在随江的时候做事的劲头了。管他那么多,谁敢搞事情

  ,就一定要给他怼回去,怼到没人敢惹我为止!”“你就应该这样。”徐莹笑着道,“不管怎么说,你在上级领导的眼里,都还是个年轻人。你这样的年纪,在外面可能算是成熟了,但在体制内,以你的级别和年龄来讲,年富力强都算不上,只能算个年轻人

  。年轻人,就要有年轻人的朝气,就要有年轻人的个性。”

  这个话,张文定爱听,连连点头。

  “如果你真的只是一无所有的草根,那你的朝气和个性,肯定不会为人所容,就都会变成你的烂脾气,谁都不会用你。”徐莹继续道,“但你不是!你是武家的女婿!”

  张文定笑了起来,道:“我这个草根,可能是个假草根。”徐莹也被这个话逗笑了,道:“确实有点假,但很有用。在商界,有你老婆的招牌在,你招商引资比人要轻松。在体制内,有你大舅哥在位,还有整个武家的门生故吏,都希望你能够有闯劲!你的身后,有

  一群人啊,你怕什么?”

  “说到底,有武家在我身后,我就有对别人说不的本钱。”张文定点点头,道,“只不过,现在我大舅哥要离开石盘了,省里面不会帮我了,但要想帮着市里打压我,那就等于向武家出手了。”

  “就这个意思。”徐莹伸手抓住了张文定的手,道,“现在不急了吧?”

  “急!当然急!”张文定一把将她搂住,直接扑下,“进门这么久了,我们还没干正事呢!憋了这么久,你说我急不急……”

  “等一下,先洗澡!”

  “等不急了,完事了再洗!”

  ……

  一觉醒来,天已放亮。

  徐莹要去上班,张文定也要去望柏宾馆,和曹子华面谈一下,看能不能在曹子华调走之前,为县里再争取一点点好处。

  曹子华没有在望柏宾馆,不知道昨天一夜去哪里了。以曹子华的身份,在省城肯定是有自己的房子的,晚上回家去了也说不定。

  当然,还有可能,是去别的地方了。

  毕竟,昨天晚上,最受打击的,就是曹子华了。

  一心等着顺序接班,谁知道竟然是要调离的消息呢?而且,这个消息并不是组织谈话,仅仅只是武贤齐私底下的通风,可见真实性之高,知晓范围之小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要还有一丝可能,想必曹子华都不会放弃,而是要努力争取一下吧?

  他现在最大的可能,是调到省里某个厅里当一把手,极小的可能,到别的市去当一把手。

  但这两个情况,又哪里有他在望柏当一把手舒服呢?他在望柏可是干过不短时间的一市之长,不管是情况还是下属,都是知根知底,做起事来才能够得心应手啊!

  想了想,张文定还是在望柏宾馆给曹子华打了个电话:“市长,我张文定啊!”

  “文定啊,什么事?”曹子华的声音听起来还是挺正常的,没有什么沮丧的感觉。

  不过,到了曹子华这个位置,控制情绪已经是最基本的能力了,心里的情绪,肯定不会随便表现出来。

  张文定察觉不出曹子华这时候是个什么心情,便状若无意地说道:“也没什么事,就是有些工作,想向您当面汇报一下,看您什么时候有时间。”

  “等回市里了再说吧。”曹子华一语双关道,“反正还有几天,到时候再讲。”

  听到他这么说,张文定就知道,曹子华估计昨天晚上也没奔波出什么结果了,离开望柏已成定局,并且,也不想多管他张文定的事情了,要不然,怎么着都会给一个具体的见面日期的。

  面对这个情况,张文定自然也不会强求,道:“那行,那我再联系您。”

  挂断电话,张文定想了想,抬手就给佟冷海打了个电话。

  钟华华的事儿,还是要尽快解决,以免夜长梦多。这时候并不是和佟冷海面对面,随时要防备佟冷海会不会挂电话,所以张文定在礼貌地打招呼之后,便很直接地说了起来:“领导,我们县里现在几个大项目在搞,但是宣传上,还需要更强一些的力量,这

  个,想请您帮忙解决一下。”

  这个话的味道……佟冷海皱了皱眉,吐出两个字:“说重点。”“是这样,上次林业厅到燃翼来,宣传方面,我们差点就没把握住。”张文定不再迟疑,赶紧挑重点的话说了,“后来,多亏了省宣的钟华华钟处长帮忙,才把工作搞圆满。这次呢,我想着咱们县里后续的宣

  传工作不容忽视,所以想请钟处长到县里来,主管宣传工作。”

  “副处?”佟冷海问了一句。

  “对的。”张文定道,“她跟我说想找您汇报一下工作,看您什么时候有时间?”听到这个话,佟冷海真是很为难。答应吧,自己那些下属都还没安排完;有心拒绝吧,但是张文定又把林业厅那个人情拿出来说事,真是令人头疼。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