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话,问得张文定心里感慨不已。

  尼玛,昨天晚上,黄志才说出这个事情,今天姚瑶就知道了,这速度也太快了点吧?

  虽然据江湖传闻,申巨华对姚瑶有意思,想追姚瑶,但不管怎么看,申巨华这样的人,就算是喜欢女人,但也不会色令智昏,把这种事情乱说出去吧?

  “你这是听谁说的?”张文定没有急着否认,但也没有承认。

  “听别人说的。”姚瑶解释了一句,但马上又发现自己这个解释有点过于苍白,便又加了一句,“真的不方便说他的名字,我就是听到这个消息,马上就打电话给你了。”

  我很稀罕你马上给我打电话吗?

  张文定不想回话,真不明白这个姚瑶,从哪儿来的迷之自信。

  不说你的消息渠道,就想从我嘴里得到实话,想得美啊你!“听省里的朋友说的。”姚瑶见张文定不肯开口,便放缓了语气,再次解释道,“张县长,我虽然对电站也有想法,但其实有没有电站,我都无所谓。而且,以我的小身板,也参与不到那么大的项目之中去。

  我给你打这个电话,并不是说也想从你那儿入股,而是觉得……”

  迟疑了一下,姚瑶才又继续道:“我就是觉得,这种事情吧,你还是要多个心眼。”

  “多什么心眼?”张文定问了一句。

  这个姚瑶,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

  “看来,他还真的想从你那儿入股啊。”姚瑶先是感慨了一句,然后才解释道,“我估计他要是用的先投一笔钱,然后再去借贷款的办法吧?”

  张文定情绪毫无波动,道:“这个我不清楚。”

  姚瑶道:“你们如果合作,公司主体,还是县里占大部分股权吧,到时候借了贷款,承担大部分债务的,可就变成你们县里了。”

  “唔……你的意思是?”张文定问了一句。

  “我没什么意思,就是看你人特别好,我们大家又是朋友,所以想提醒你一下。”姚瑶笑着道,“不过,看来你应该早就有准备,我也就放心了。好了,不打扰你了。来白漳了给我打电话。”

  挂断电话后,张文定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姚瑶说大家是朋友,这个话张文定是一点都不敢相信的。

  当初在白漳的时候,你姚瑶在酒桌上和申巨华虽然没有含情脉脉,但只要是个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你很享受他对你的追求。

  现在,你这一通电话打过来,直接就要搅黄他的生意,你这样的女人,我张文定可真不敢太相信。

  不过,刚才姚瑶所说的问题,张文定也颇为警醒。

  申巨华能不能拿出一个亿入股交投公司?就算入股了,如果以交投公司的名义去贷款,到最后,会不会搞出什么幺蛾子,让县里收拾烂摊子呢?

  想到这个问题,张文定的眉头先是皱起来,然后又展开了。

  申巨华啊申巨华,如果你是真心来投资,那燃翼欢迎,如果你想来燃翼乱来,那到时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申巨华刚过来的时候,张文定对他还是挺客气的,但这个客气,只是为了拉他在燃翼投资,可不是怕了他。

  申巨华如果真的敢坑了燃翼县,那张文定不介意让申巨华自食其果。

  当然了,一颗红心两手准备。

  万一申巨华真的能够运作得很好,不仅仅拉到了贷款,甚至还把交投公司给经营得风生水起,那张文定也不介意对申巨华多帮忙一些。

  毕竟,交投公司这单位,也是个让县里头投的单位。

  没有亏损,但也没什么利润,一直都保持得平平的——县里的基础投入并不算亏损,那个是正常拨款。

  如果通过申巨华的投资,然后把交投公司做大做强,一方面能够给县里上缴利税,另一方面,也可能有利润交给县里,这对于县里来讲,确实是好事。

  至于说贷款的风险嘛,人家肯贷款给交投公司的单位都没怕这个风险,县里有什么好怕的?

  只要申巨华不从中乱伸手,那就问题不大。

  一路上想着这些,张文定就这么回到了县里。

  到县里之后,通知在家的常委,明天开会。

  这次开会,就是要把包红日和刘浩的工作调动给定下来,然后让这二人尽快上任——木湾镇的工作,等不及。

  当初那条黄志答应下来的路,就是从电站到木湾镇的路,由电站出大头,县里担名声来修。可现在随着黄志不再担任总经理,也就不了了之了。

  电站想不让这个事情,但张文定却不肯就这么算了——有合同呢。

  把包红日和刘浩放到木湾镇去,一方面是要让这二人去催这个事情,另一方面,也是要让这个事情,给他们二人一个成绩,让他们在木湾尽快立威。

  会议开得很成功,这时候的燃翼,班子成员们多少也听到了一些关于工作调整的风声,谁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跟张文定对着干。

  会后,张文定又单独留下陈从水聊了聊,没有聊具体的工作,只是关心了一下他。

  虽说陈从水这个人有点小毛病,但工作能力还是有的,以后可以重用一下——忠心当然是不及吕万勋的。

  县府那边的常委不多,先和陈从水聊过就行了,别的慢慢来。县委这边嘛,张文定在晚上的时候,也找了两个人聊了聊。

  在这种时候,不能说正事,只能用这种闲聊的方式,表达自己对同志们的关心,让同志们在以后的工作中,更加支持自己。

  资格的正科级干部都开始给他打电话表忠心了。

  这种关键时候,这个闲聊一完成,不到半个小时,张文定就开始接受了电话轰炸——燃翼县里的县领导和自认为够得上肯定要和张文定走得近一些,万一班子调整的时候,张老板向市里推荐了自己呢?

  不管这个机会多么渺茫,这个电话都是要打的,不仅仅要打电话,还要在电话里请示,什么时候方面,要当面向张老板汇报工作。这事儿弄得张文定很是无奈,特么的,保密工作真是难啊!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