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应付完这些电话,在刚要睡觉的时候,苗玉珊又打来了电话:“我妹妹最近是不是给你惹事了?”

  张文定随口就道:“没有啊,你怎么这么问?”

  话说过之后,张文定才仔细想了想,貌似杜秋英真的没有惹什么事情,只是有一次接到她的电话,她说要想见个面,但自己没时间。

  这个,不算是惹事情吧?

  “我就是怕她乱惹事。”苗玉珊笑了笑,道,“她这个人有点虚荣,爱贪小便宜,社会经验又不足,就怕她被骗了。”

  张文定直翻白眼,老子今天接电话都快接吐了,你居然在这儿跟我家长里短。

  “她又不是小孩子了。”张文定淡淡然来了一句,“你把你自己顾好就行了。”

  “我自己没什么问题。”苗玉珊笑了起来,“其实我刚才是突然想你了,特别特别想。”

  这个话,听得张文定心里有点轻松。

  虽然他对苗玉珊没有特别深厚的感情,但二人之间毕竟有过关系,现在还能够让她想着自己,那证明自己还是很有魅力的。

  “真的呀。”张文定的语气柔和了下来,“如果有时间,你就过来我这时玩一玩。”

  苗玉珊道:“我如果过去你那里的话,应该是让你玩一玩吧。”

  张文定被这个话撩得有点气血不宁,恨不得她立马就出现在自己面前。

  说实话,张文定只有最近在徐莹家里那一晚,狠狠的释放了一回。但正因为长期的压抑,在那一次之后,现在只要一被撩,就容易动心了。

  好在,跟苗玉珊隔得远,就算动心,也可以马上压下去。

  “你这说话的方式,真是一点没变。”张文定嘿嘿一笑,只觉得刚才的郁闷都一扫而光了。

  说起来,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在聊天的时候,都没有和苗玉珊这么舒服。这个女人,总是能够把天聊得格外有意思,而不像有的人,聊着聊着就会把天给聊死了。

  “变了怕你不喜欢呀。”苗玉珊笑着道,“现在的小女孩子都很厉害的,万一我一变,别人把你抢跑了怎么办。”

  张文定也笑了起来:“那你就过来守着我吧。”

  苗玉珊道:“真想我过来啊?”

  张文定道:“真想。”

  “有时间我就过来吧。”苗玉珊叹息了一声,“其实我觉得我妹妹都比我漂亮。”

  张文定耳朵里听着这个话,心里就开始琢磨了,难不成,苗玉珊想让我泡她妹妹?

  我勒个去,虽说两姐妹这个很吸引人,但是,你妹妹的行事风格,不并不喜欢,对她没啥感觉啊!

  不过,貌似,只要不在意杜秋英的性格,也没啥大毛病啊!

  下一瞬间,张文定就把这个念头给抛开了。

  自己现在要努力做事,一切以工作为重,连女儿都没时间管,哪儿还有那个精力和时间去想这些破事儿?

  再一个,杜秋英那样不知轻重的女人,还是不要惹的好。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惹出些麻烦事。

  毕竟,现在是网络时代,一步踏错,就万劫不复了。

  “你这个想法很危险啊!”张文定嘴里这么说着,心里已经坚定的把杜秋英给排除在外了。

  如果仅仅只是苗玉珊,张文定倒是能够接受的。

  以苗玉珊曾经的身份和现在的见识,为人处事,都是很有分寸的。

  “你别说你没那么想过哦。”苗玉珊的声音里充满了一种让人激动的味道,“我和我妹妹是亲姐妹呢。”

  想当初,苗玉珊和杜秋英两姐妹跟王本纲在一起的时候,就是姐妹一起上阵。

  这种优势,真是别的女人比不了的了。

  但张文定还真就抗住了她的提议,笑着道:“行了,别乱想了,有你就够了。”

  “真的呀,那我太感动了。”苗玉珊道,“下个星期就来看你,不打扰你休息了,很晚了,赶紧休息吧,晚安。”

  “晚安。”张文定说出这两个字,便挂断了电话。

  拿着手机,张文定沉思了几秒,然后便发现,自己的心境,比以前更加沉稳了。

  看来,这个苗玉珊,倒是可能用来磨炼心境啊!

  修行这种事情,不仅仅只在于本身的修炼和大事的处理上,在生活小事上,也是处处有着玄机,有着机缘。

  原本的睡意被这个电话弄得有些不想睡了,张文定考虑着是不是直接打坐一晚上算了。

  就在这时候,又有电话进来了。

  这次来电话的,是陈娟。

  看到陈娟的名字,张文定就情不自禁的皱了皱眉。

  这个陈娟,难不成也想凑凑热闹,趁着县里班子调整的东风,换个更好的位置吗?

  是的,只能是换位置了,她虽然现在正科了,但是目前晋副处是没希望的,只能从教育局出来,换个更大的局。

  只是,先前考虑木湾镇人选的时候,张文定是优先考虑了陈娟的,但陈娟本人不愿意下乡镇,这才轮到包红日头上。

  现在,陈娟想要换好位置,说实话,张文定是不愿意的。

  但是,陈娟毕竟是张文定刚来燃翼的时候,就用着的人,情分摆在那里,就算不想调整她的工作吧,电话还是要接的。

  电话一接通,张文定没说话,只是从鼻子里哼出一个声音:“嗯。”

  “领导,我是陈娟啊。”陈娟先是自报了一下名号,然后声音低沉的问,“您现在有空吗?”

  张文定听着她的声音,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似乎是特别心情沉重的那种。

  皱了皱眉,张文定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反问道:“怎么了?”

  “我……呜……”陈娟才说了一个字,就马上哭了起来。

  张文定听到她的哭声,就觉得莫名其妙,道:“有什么事就说,哭什么哭。”

  陈娟花了几秒钟止住哭声,道:“我……我,我现在能跟您见个面吗?”

  这时候见面?

  张文定下意识地就想拒绝,但是想到陈娟这是第一次哭,估计是有什么大事发生吧,还是要关心一下,便道:“行吧,你说个地方,我过去。”“我在酒店……”陈娟说了四个字,迟疑了一下,又道,“要不,还是我来您家里吧。”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