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项目是吕万勋直接负责的,除了张文定之外,没有人比他更在意这个项目的成功。可是,他却偏偏要先停工几个月,然后还要派工作组进驻。

  这个话,火气很重。

  你侯定波不是要搞事情吗?行啊,你有种就把手机项目停几个月嘛,看看你抗不抗得住压力!

  手机项目,可不仅仅只是燃翼的项目,那是石盘省的第一个手机项目,是从零到一的突破,填补了石盘省工业和科技这两个产业上的空白。

  这种项目,就算是望柏市要搞事情,也会很谨慎的,更别说县里了。

  你侯定波够胆,你就动手啊!

  吕万勋这个话一出口,会议室里列席的人员就开始窃窃私语了——他们普遍资格老,又在二线,不怎么怕事。

  侯定波脸色有些难看。

  他今天把话说出来,只是想放一炮,然后,漫天要价落地还钱,不求真的把手机项目给夺过来,但也应该能够交换过来一点点利益的,却不料,吕万勋竟然这么不讲规矩,谈判都不谈,直接就掀桌子了。

  这尼玛哪儿有一点干部的风度?

  “万勋同志,我们现在是讨论工作,你不要意气用事!”侯定波压下心里的怒气,皱了皱眉头,“难不成,这会上还不能讨论工作了?”

  这个话一出口,众人对侯定波就有点轻视了。

  就这么一种说话水平,你在县府当家,以后日子估计不会好过啊!

  “我就是在讨论工作啊。”吕万勋一脸平静,“你提出问题,我给出解决问题的建议。这个难道不是讨论工作?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说我意气用事。”

  这一下,火药味更浓了。

  侯定波很生气,但偏偏拿吕万勋没办法——政法工作是县委口,真要不鸟他,他也没办法。更何况,吕万勋还是县里的老人。“讨论工作嘛,大家畅所欲言。”张文定身为一把手,当然不可能任由这种火药味完全浓烈起来,淡淡然开口了,“县里的情况方方面面都比较复杂,既然定波同志觉得咱们招商引过的工作还有需要补充的地

  方,那咱们还是要认真总结一下,然后呢,把大大小小的投资商都召集起来,定一个施工规范的标准吧。”

  说起来,对这个事情,张文定也很恼火。

  手机项目要建厂,这个厂,其实是建在郊区了,都不算是建在城的——项目所在地压根就没几户人家。

  在范围内的,都已经签了拆迁协议,而那些投诉说噪音的,都是离得远,想要得到拆迁补偿,但却又没在拆迁范围内的——没资格拿补偿款变不成富翁,就来搞事情。

  这股歪风,当然不能够助长了。

  但是,侯定波,竟然还想借这股歪风为搞事,那张文定也不介意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会这么红!

  所以,张文定一开口,就直奔要害——把所有的投资商都叫过来,你侯定波去跟他们说,你想限定他们的施工时间,看你敢不敢定!

  这个话一落音,会议室里就是一静。

  所有人都知道了,张文定这是发火了。

  并且,这个火发得还很大。

  火气不大的话,是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的。

  只是,众人心里是这么认为的人,但实际上,张文定生气确实是生气,但还不至于生气到失去理智说了这处过火的话。他说出这样的话来,并不是因为对侯定波生气,而是要挺一下吕万勋。吕万勋刚才的话,虽然说得有点过,但是,再怎么过,吕万勋也是为了他张文定所说的,这是吕万勋第一次硬扛侯定波,他于情于理,都要顺着吕万勋的话来挺一把,这样的话,人心才不会散,队伍才好

  带。

  侯定波这时候真是被顶到了墙角,进退维谷。

  他看了看会议室里其他的人,却发现,不管是燃翼的老人,还是和他一样,从外面调进来的人,居然都没有一个人帮他说话助威的。

  擦,这燃翼真是一个怪地方,老子怎么说也是一县之长,是二把手,老子在会上提出了建议,你们就这么干巴巴地看着,一个都不认同我的话吗?

  看了张文定一眼,侯定波发现张文定的脸色很平淡,眼神也很平淡。但是,在这平淡之中,侯定波却觉得,张文定的这份平淡之中,却有一种让人隐隐生畏的气势。

  心里鼓了几次勇气,但侯定波到底还是一个很理性的人,知道现在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说得越多,那就会败得越惨。

  所以,深吸了一口气,侯定波压下心里的怒火,点了点头,居然在脸上露出了一个微笑,道:“那就过段时间总结一下吧,啊……县里的重点工作,还是招商引资嘛。”

  这个话说得似乎没有什么倾向,但众人都听得出来,侯定波示弱了。

  是的,示弱了,暂时认怂了。

  因为他说了,要过段时间总结一下。

  这个过段时间,谁都知道,肯定会过得很久,说不定久到在坐的众人都调离了燃翼,还不一定会总结呢。

  众人多少有点失望。

  有些人,是失望侯定波太怂了,居然被张文定一压,就不敢反抗了,让他们只能继续听张文定的话;有些人,则是知道侯定波会怂,但却失望于他怂得这么快,没看到好戏。

  散会之后,各自散去,吕万勋却没有回自己的办公室,而是去了张文定的办公室。

  张文定见到他跟过来,也没有在意,示意他坐下。

  “班长,县府那边现在完全就是乱弹琴嘛。”一坐下,吕万勋就说了起来,“现在燃翼在你的带领下,还才真正开始跑步前进,他这是要干嘛?这是要喊停吗?他是要人全县干部群众过不去吗?”“行了。”张文定摆摆手,打断了吕万勋的话,“不团结的话,就不要说了。定波同志过来时间还不长,有些情况不了解,是正常的。多给他一点时间,相信他会真正深入群众,把工作干好,把建议提到点子上的。”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