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侯定波离开之后,张文定就给熊妙鸳打了个电话:“熊处长,我是张文定。”

  “张书记,恭喜呀。”熊妙鸳笑嘻嘻地回答了一句,似乎并没有多话的意思。

  这个恭喜,自然是恭喜张文定正式当上了燃翼县的一把手。

  对于这个恭喜,张文定表示了感谢,然后道:“什么时候有时间,熊处长你也要到我们基层来指导一上工作啊。”

  “行了,有事你就说事。”熊妙鸳语气顿时就淡然了起来,“不用跟我套近乎,咱俩关系没那么好。”

  丑成你那样,哪个男人愿意和你套近乎?张文定心里很是不爽,却也没有把这话说出来,只是笑着道:“县里有些工作,还是需要你们省厅的指导的。”

  熊妙鸳不怎么给面子,直接说道:“你们县里的工作,我可指导不了。”

  张文定明白,熊妙鸳估计是知道找她要办什么事了,提前就封口呢。毕竟,和她之间,是闹过不愉快的,就算是当初把树葬项目谈下为,也是你争我夺过了几招,并且还是以张文定胜利结束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熊妙鸳估计是很乐意见到燃翼县为难的。

  “树葬工作已经启动了。”张文定也不管熊妙鸳心里是怎么想的,很直接地说道,“如果省厅的资金跟不上,到时候工作推进困难,你们向部里汇报的时间就会晚上很多。”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熊妙鸳冷哼了一声,以示心中的不满。

  “我这是在向你汇报。”张文定笑着道,“我听说,林业厅好像也准备开始搞树葬试点工作了。他们要搞起来,直接到外省找兄弟单位拿个成熟的方案,搞起来可就非常快了。”

  “你……”熊妙鸳大怒,但怒了之后,却又只能把火气忍着了。

  没办法,这个事情,如果办好了,那真的会得到部里的表彰的。可如果燃翼县里慢慢的搞,到时候,说不定林业厅一有动作,就后发先至了。

  如果真的搞成那样的状况,她熊妙鸳到时候肯定会被厅领导,甚至是全厅的干部职工看不起——提前那么长时间布局,现在还没搞出成绩,工作能力也太差了吧?

  不管怎么说,这个工作,是划归熊妙鸳的处里负责的。

  “厅里资金紧张。”熊妙鸳深吸一口气,道,“你们县里要我,找我有什么用?我这儿又不管拨款。”“你那儿是不管拨款,可项目是你那儿的项目。”张文定很诚恳地说道,“厅里的关系,你都熟,这个款子,你帮着催一催。我在这儿说一句,啊,以后你熊处长的工作,我们县里全力支持。虽然咱俩之前闹

  过不愉快,但我的为人,估计你也听说过。”

  这个话,说得就很光棍了,里面的味道很多,至于怎么理解,那就要看熊妙鸳心里怎么想了。

  熊妙鸳没有马上回答,而是认真思考了几秒钟,然后道:“我问问吧,呆会儿给你回电话。”

  听到她这个话,张文定就有点莫名其妙了。

  这是什么节奏?

  张文定心里在琢磨的时候,熊妙鸳已经挂断了电话,并且,又拨通了楚菲的电话:“菲菲,张文定那个人,为人怎么样?”

  说起来,对于张文定的为人,熊妙鸳还真的不清楚。

  不过,她知道,楚菲和张文定打过几次交道,甚至还因为张文定,而放过了那个不要脸的老女人杜秋英。

  燃翼县的工作,如果没人提起来,熊妙鸳可以不在意,但现在张文定打了电话,并且表示林业厅可能还会有行动,那她就不能不重视了。

  就算出不了成绩,也不能让厅领导认为她能力不行啊!

  在现在这个看脸的时代,本来就长得够丑的了,如果再安上个能力不行的帽子,那以后真的就混不下去了。

  楚菲接到熊妙鸳这个电话,还很是莫名其妙:“你问他干嘛?你和他……”

  “我和他清清白白的,什么事都没有。”熊妙鸳赶紧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徐莹关系挺好的,就算再怎么想男人,也不至于会动她的啊!”

  这个话说出来,熊妙鸳停顿了一秒钟,又加了一名:“嗯,也不会动你的!”

  “什么她的我的,我跟张文定可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楚菲跟熊妙鸳关系很好,说话相当随意,“我是不婚主义者,对男人没兴趣。”

  “那你对女人有兴趣行了吧。”熊妙鸳知道楚菲一腔真情换回了极大的伤害之后,对男人有点不感冒了,便笑着道,“跟你说正事呢,刚才张文定给我打电话了。”

  “给你打电话?”楚菲有点没反应过来,“他想干嘛?”

  “跟你说了是正事,别乱想。”熊妙鸳没好气地说说了一句,然后又把树葬工作给楚菲说了一遍。

  听到熊妙鸳说完,楚菲沉默了两秒,然后道:“既然这个成绩是必须要拿到的,你还不如帮他一把,早点把钱搞下去。到时候,他肯定会领你这个人情,以后用得上的。”

  “如果是以前,武贤齐没走的时候,让他欠个人情,那就是大人情了,但现在嘛。”熊妙鸳叹息了一声,“现在就算是让他欠个人情,他也在省里帮我说不上话。”

  “你不要一天到晚就想着副厅级啊。”楚菲笑了起来,“他的人情,还是很有用的。别的方面不好讲,但是让他搞点投资,还是很靠谱的。这方面,他有的是门路。”

  熊妙鸳道:“我现在是在民政厅,要投资也没用啊。”“别告诉我你不想下基层试试。”楚菲道,“风物和宜放眼量,哪怕你不下基层,他的投资,你就真的用不上吗?你用不上,难道不能拿给别人用吗?燃翼以的是省里关注的重点县,你还怕他还不上你的人情

  ?”

  “咦,菲菲啊,你以前不是不关心这些事儿的吗?”熊妙鸳道,“怎么现在听你说这些的时候,一套一套的?”“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楚菲笑着道,“而且,我也准备去燃翼看看,张文定还欠我一个人情,我得让他还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