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很想留下张文定,可是黄欣黛还是放不开,只能面上带着微笑,心里万分不舍地任由张文定离去。

  关好门,黄欣黛几步走到窗前,想看着张文定下楼出门之后的背景,但最终还是咬了咬嘴唇,一步步退回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这一刻,她心乱如麻。

  她觉得,自己这样做,已经背叛了武云,尽管武云是知情的,可她还是觉得自己做错了事,但是,却又偏偏要在这条错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

  ……

  张文定没有黄欣黛那么纠结。

  黄欣黛对他是什么感情,他虽然很在乎,但是对于一个成熟的男人来讲,感情终究不是生活的全部。

  工作,才是人生的重点啊!

  一夜很快过去,新的一天,张文定心情愉悦。

  这份愉悦,在见到孟紫萱的时候,就连孟紫萱都感觉到了:“领导,你这是有什么喜事呀?”

  “见到你就是喜事呀。”张文定笑嘻嘻地说道,“这么久不见,孟总你是越来越漂亮,越来越有气质了呀。”

  “你这话里有话,难道我以前不漂亮?”孟紫萱笑吟吟地说道,“你这样说,我可是要去找玲姐告状的,你这做姐夫的太欺负人了呀。”

  张文定听到这个话,就是一阵无语了。

  啧,说起来,似乎武玲可能比你孟紫萱年纪还小吧?而且,武玲的面相也比你年轻,你这一口一个姐的,叫得可真是一点都不别扭啊!虽然心里这么想,但张文定也知道,人生在世,关于称呼这个事情,还真不能只按着年龄来。孟紫萱的公司虽然有钱,但比起武玲来,还是差了点,而且,孟紫萱的公司里,股东也多,这又弱了武玲一头

  。

  最主要的是,孟紫萱仅仅只是有钱,论起别的资源来,那跟武玲就没得比了。

  所以,尽管年龄上要大一点点,但她要叫武玲叫姐,那也是表达对武玲的尊重。只是,这莫名其妙就给她当了姐夫,算怎么回事?

  只是,看着眼前这个有风度也有面容的美人叫自己姐夫,张文定也难以提起否定这个称呼的意思。

  毕竟,他和孟紫萱之间的合作关系还是不错的。

  “你呀……”张文定摇摇头,笑着道,“说吧,要我帮什么忙?”

  这个态度,就是自认姐夫了,不见外了,有事直接说事。

  孟紫萱能够掌握这么大的资本与企业,自然也不是那种扭捏之人,顺着张文定的话就说:“姐夫,那我就直说了啊。”

  张文定点点头:“说吧。”“手机的事。”孟紫萱看起来是考虑了很久,不等张文定再发问,就直接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说实话,燃翼能够拉到这么大一个手机项目,我是很意外的。不过,对于这一行进行了一番了解之后,也释

  然了。最大的代工厂,能够在沿海开了之后,再到内地开一个更大的,那燃翼弄一个手机厂,也不奇怪了。”

  张文定点点头,示意她继续说。“我觉得,以后至少十年之内,手机行业会有一个大的爆发期,并且消耗也是很大的。”孟紫萱说到这儿,稍稍沉吟了一下,然后继续道,“我们公司想在这方面进行一些投入,姐夫,你这儿可以介绍我跟黄

  总谈一谈吗?”

  她要跟黄欣黛谈?

  她不知道手机项目的真正负责人是武云吗?这两个问题在张文定的心中一闪而过,但马上又明白了,手机项目还真的要找黄欣黛,因为这个项目,现在的负责人确实是黄欣黛,而武云只是作为股东,没有管具体的事务。再说了,以武云的身份,也

  不适合在为公司的事情抛头露面。

  只是一瞬间,张文定就有过许多疑惑。

  按道理来讲,到了孟紫萱这种地位,要和黄欣黛谈事,完全可以通过公司的渠道,直接让双方的助理来约。

  这个不管认识不认识,都是很稳妥的一个办法。

  现在,她找到县里来,是几个意思?

  “唔……”张文定看着孟紫萱,皱了皱眉头,然后又展开,笑着道,“黄总正好在县里,我帮你约一下她,看她什么时候有时间,你们俩见个面。”不管孟紫萱是出于什么目的,至少现在,孟紫萱的中草药基地和药厂,对县里的贡献是很大的,如果能够和黄欣黛有所合作,可以让孟紫萱在县里下更多的投资,这对县里也是一桩好事,能促成,那就促

  成吧。

  如果黄欣黛不想和她合作,那也无所谓。

  反正,张文定只是作一个中间人。

  对于张文定这个回答,孟紫萱眼中闪过一道失望的光芒,但很快便掩饰了起来,然后就满脸微笑地道谢。

  ……

  等孟紫萱离开之后,张文定给黄欣黛打了个电话说起这个事情。

  黄欣黛有些奇怪孟紫萱的来意,但也毫无惧意,直说让孟紫萱直接联系她。

  这个事情暂时就跟张文定没关系了,他要抓的工作很多,具体的经济事务上,还是要渐渐放手,让县府那边去弄。

  他现在位置不一样了,考虑问题的思路,看待问题的角度,都要有所变化。

  熊妙鸳还是很给力的,不到三天的时间,树葬项目的款子就下拨了,随着款子到位,没隔两天,熊妙鸳本人竟然也下来燃翼搞调研了。

  说是搞调研,但实际上,就是奔着树葬项目来的。

  张文定是真没想到,熊妙鸳本人会到燃翼来。

  毕竟,当初定下来这个树葬项目的时候,张文定邀请她亲自来抓这个项目,但她却拒绝了,把工作交给了副手负责。

  现在,她怎么就想起要亲自下来燃翼呢?

  当然了,不管她是出于什么想法下来的,张文定对于她的到来,都要表示出足够的尊重的重视。

  于公,二人级别对等,于私,也算是老相识了,并且,人家刚刚帮了他一个忙,他怎么着也要亲自出面接待一下,这是基本的礼仪。见到熊妙鸳的时候,张文定才知道,来的不仅仅只有她,竟然还有一个女人——楚菲。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