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定知道熊妙鸳和楚菲的关系非常好,但却没想到,她连来燃翼调研,都会带着楚菲。

  上次杜秋英的事情,张文定是领了楚菲的人情的。虽然那个事情吧,是张文定出于对苗玉珊复杂的感情,才找到楚菲,但不管怎么说,楚菲给了他面子。

  给了面子,这就是人情,得认。

  所以,和熊妙鸳握手之后,张文定也对着楚菲伸出了手:“楚老师,欢迎来到燃翼。”

  这种场合下,张文定不可能叫楚菲为楚小姐,而楚菲又没有一个正经的职务,所以干脆就叫楚老师了。

  毕竟,她是画画的,搞艺术的。

  对于搞艺术的来讲,叫声老师,怎么都挑不出错。

  楚菲显然没有想到张文定会这么叫她,心中诧异,脸上露出微笑,握住了张文定的手:“她说要来燃翼,我就跟着来了,希望没打扰到你。”

  她说话还是带着一股直爽劲,虽然是客套话,却没什么弯弯绕。

  “我巴不得像楚老师这样的人才多来一些啊。”张文定哈哈大笑,一语双关。

  哪怕楚菲再怎么对金钱不感兴趣,可她的家庭出身决定了,她肯定会认识不少差不多同样出身的人,那些人如果也来燃翼的话,对于燃翼的发展,那是有助力的。

  虽说电站改制的相关工作,会有一些利益纠纷,但张文定也想通了,有些人,你拦也拦不住,那还不如多来一些,让燃翼县里实实在在地受益。

  “那看来我以后还要多介绍几个人朋友过来看一看了。”楚菲松开了手,看着张文定道,“不过,我还要先在燃翼多看几天,还要多向你请教呢,会不会打扰到你的工作?”

  “为你们做好服务,就是我的工作,欢迎你随时打扰。”张文定笑着点头,然后转向了熊妙鸳,“熊处长,咱们是先放行李,还是?”

  这个还是,就是问要不要马上展开工作。

  不管是直接去试点的树葬陵园,还是去会议室先开个会,这都是工作。

  “先准备一下吧。”熊妙鸳笑着道,“你们把会议室先准备一下。”会议室,肯定是一早就准备好了的,但熊妙鸳现在这么说,那意思就表达得很清楚——她要先去房间放个行李,说不定还要洗个脸补个妆什么的,所以,你们的会议室不管有没有先准备好,现在都要再准

  备一遍。

  要不然的话,总不能让她真的直接说先放行李吧?

  真要那么说的话,也显得对工作太不重视了。这时候,熊妙鸳心里对于张文定,还是有一点点不爽的——你都已经一县之尊了,说话就不能过过脑子吗?你直接安排我先去放行李会死啊,居然还要问一下,看来你还是对老娘很有意见,所以才搞这种

  小动作啊!

  对于熊妙鸳内心的怨念,张文定是无从知晓的。

  反正二人之间,也只是纯粹的工作合作,连朋友都算不上,完全没必要过于小心翼翼了。

  ……

  等放行李、洗濑完毕,都差不多快到下班时间了。

  白漳到望柏就时间不算短了,到了望柏,当然要去一趟市民政局——到区县来调研,市局免不了要派一个副职作陪的。

  当然,如果正职想作陪,级别上也是没问题的,但不作陪,也是可以的。

  在市里吃了个中饭,然后再过来燃翼,就已经时间不早了。然后,放行李和洗漱,同样很费时间。

  所以,这个时间就差不多快要下班了。

  去树葬陵园,那肯定是去不了了,只能先开会,然后明天再去陵园实地调研。

  开会的时候,当然是把县府的人也叫了过来的,包括侯定波和分管副职。

  其实,这个会,按说要去县府那边开,但人是张文定接的,而且也是给了张文定的面子才下来县里调研的,所以,就先在县委这边开个会了。

  县里嘛,有时候没那么多讲究。

  但明天,肯定就是由县府那边陪着去树葬陵园了。

  这个会开完,就到了晚饭时间。吃完晚饭,张文定也没给熊妙鸳一行人安排什么娱乐节目,至于侯定波会不会有另外的安排,张文定也懒得操心。

  ……

  张文定不想操心,却不料,晚上九点的时候,接到了楚菲的电话,问他有没有时间。

  “呃……有时间。”张文定迟疑了一下,还是这么回答了,然后顺势就问,“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有点事想咨询你一下,找个酒吧或者茶楼吧,我请你。”楚菲这么说,听起来,似乎要咨询的事情,在电话里三言两语是说不清了,得面谈。

  张文定其实是不想这时候还和楚菲喝酒或者喝茶的,但是吧,毕竟欠了楚菲人情,刚才自己又说了有时间,倒是不好再推脱了。

  他很想说,自己现在这个身份,酒吧肯定是不适合去的,一般的茶楼也是不合适。但总不至于叫她来家里来吧?那样的话,给人的感觉也不沉稳了,而且,还会让她误会什么。

  好在,张文定毕竟是县里的一哥,在县里有私密的喝茶的地方。

  想了想,张文定道:“行,那就喝茶吧,我去接你。”

  ……

  把楚菲接到了茶室,张文定泡茶的动作自然是不如黄欣黛那么娴熟的,笑着道:“我对茶道没什么研究,你将就一下啊,别见怪。”

  楚菲看着他,摇了摇头,道:“看你动作就知道你平时没怎么泡过茶。”

  这姑娘说话,真是越来越直率了。

  张文定就看了她一眼,笑着道:“那要不你来泡?”“我?”楚菲头摇得更厉害,“我虽然从小就看别人泡茶,但我自己是没动过手的。虽然搞艺术的人大部分都懂一点茶道,但我是个例外。所以啊,你泡茶,我喝茶,这样最好,要不然的话,我泡出来的茶,

  估计是没法喝的。”

  张文定也拿她没办法了,遇到这样的姑娘,你还能怎么样呢?动作很不标准地泡好了一壶茶,洗了杯,再次倒入茶水之后,二人先都小喝了一口,然后不等张文定发话,楚菲就开口了:“这次我过来呢,是有个事情想问一下你。”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