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如风不是舍不得股份,也不是对张文定有不满。

  她只是觉得这事儿要谨慎一点。

  久历商海的柳如风,自然明白,如果能够有人愿意要干股,那做生意肯定会顺风顺水很多。而她对于张文定入股他们的生意,她也很愿意,只要张文定的胃口不是特别大,她是愿意给股份的。

  只是,张文定如果开口要,那是张文定的事,但现在推出来一个大家之前都不熟悉的姑娘,算怎么回事?

  毕竟,柳如风已经听出来了,这个被张文定称为楚老师的姑娘,明显就是一副自己投资,而且和张文定没关联的意思。

  这可不是柳如风想要的!只是,心里的想法,柳如风也不会现在就马上表露出来,只是笑着点头,一语双关道:“是啊,现在的企业要发展壮大,必然要走现代企业的路子,多几个手里有不同资源的股东,对于公司来讲,是有好处

  的。”

  这个话的意思表露出来了,我们是需要股东,但不是什么股东我们都会合作的,最起码,你得有些不同的资源。

  这个资源,可不是指钱,而是指别的!

  同样的,这个话也是说给张文定听的——张老板你虽然是燃翼的一把手,但你也不能糊里糊涂就想塞个人进我们公司来发号施令。

  楚菲一时之间还真没听出柳如风这话里真正要表达的意思,好在张文定和黄欣黛听懂了。

  黄欣黛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只是觉得这事儿还挺有意思。

  这个柳如风,也不像外界传言的那样,光会巴结县里的头头脑脑们嘛,面对着强势的张文定,她竟然还敢说不,挺有几分勇气的嘛。

  心里这么想着,黄欣黛就扭头看了看张文定。

  张文定这时候真是有点恼火了。

  这个柳如风,还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老子对你和颜悦色的,你还真以为你很重要了?介绍楚菲给你认识,让楚菲到你们公司入股,那是看得起你!

  一般人,有那个福气得到楚菲的入股吗?楚菲跟一般的二代可不一样,这些年,她可没什么不好的传闻,一直都只是在忙着学画与作画,而且现在入股你们公司,她也并不是红口白牙空要股份,怎么着也投了钱呢——二十万虽然不多,但也是钱

  嘛。

  最重要的是,有她帮手,你们到时候去办各种许可证,那会轻松许多!

  越是想着这个,张文定就越是觉得柳如风有点不知好歹了。他介绍楚菲给柳如风认识,固然有一举几得的心思在里面,但最开始的原因,也还是因为对柳如风有点内疚。毕竟,柳如风和郝卓机要搞的这个生态动植物园的项目,省林业厅那里至关重要,只要林业厅

  卡上一卡,那这个项目就没办法做下去。

  而林业厅为什么会卡,不就是因为他张文定先把林业厅得罪惨了吗?

  在这个事情上,张文定多多少少是有点补偿柳如风的意思的。

  只是,好心被人当成了驴肝肺,张文定就有些不爽了,这一不爽,说话也就有点生硬了:“那你们就多找几家大的投资机构嘛。”

  这个话,不仅仅语气有点生硬,就连张文定的脸,也是毫无表情。

  柳如风是什么人啊,察言观色的本事那不是一般的强,当然看得出来张文定生气了。

  顿时,她就是一个机灵。

  当初张文定还只是三把手的时候,她就在张文定面前处处落了下风,而现在张文定已经是县里的一把手,大老板,她竟然在他面前得意忘形了。

  真是不应该啊!

  一瞬间,柳如风就摆正了心态。虽然她心里还是不满于张文定这么糊里糊涂硬塞人进来,但话说得比刚才可就好听多了:“那些风险投资机构嘛,倒也不一定就跟我们这个项目特别合适。毕竟,我们这个项目,还是需要地方上最大的支持

  。”

  说到这儿,柳如风就扭头看向了楚菲,话锋一转:“楚老师对我们这个项目还有什么疑问吗?”

  这个话,问得真是很有技巧。

  只问有什么疑问,不问对这个项目是不是感兴趣,看似是邀请楚菲来参加这个项目,可实际上,却也在向楚菲暗示,我们这个项目不怎么样啊,你看你刚才不是一眼就看出问题了吗?

  楚菲有点迟疑:“疑问啊……”

  对这个项目还有什么疑问,楚菲感觉有很多疑问,可是一时之间,却又想不出来有什么具体的疑问。

  她现在还处于一种这个项目太大了,而她的钱太少了的矛盾之中。

  还是黄欣黛替楚菲问了一句:“柳总,你们这个项目,能够让出来多少股份?”

  这个话,问得直击要害了。

  股份问题,才是一个公司最大的问题——关系到谁说了算的问题。

  “郝总以前说起个这个问题,初步估计,大约能够让出来百分之三十。”柳如风先回答了问题,然后沉吟了一下,又道,“当然,这个股份的问题,也要看具体的入股情况。怎么,黄总也有兴趣?”

  “我?”黄欣黛笑了笑,道,“我跟着楚菲过来的,看她的意思吧,她有兴趣的话,我跟着一起也无所谓。”

  这个话,听得柳如风眼前亮。

  只看黄欣黛和楚菲一起来,柳如风还真没往深处想,但现在,黄欣黛投不投资,都要看楚菲的意思,那就足以证明,楚菲不是一般人!

  这么想着,柳如风心里就好受许多了。

  虽然还是不清楚楚菲的真实身份,但起码,抗拒的心理没有那么强烈了。

  想到张文定这时候可能还是在生气,柳如风就决定做个补救,便对楚菲道:“楚老师,我这儿有一个初步的规划,你可以先看看,有什么要问的,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说着这话的时候,柳如风还把规划材料取了出来,递给楚菲。

  楚菲接过了材料,却没有急着翻看,而是看向张文定,苦笑着说道:“这项目是你介绍给我的,你给我说个明白话,这个规划资料,我要不要看?”张文定笑了,这个楚菲,终于明白过来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