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没得到老板的许可,他不敢来嘛。”刘浩自动忽略了张文定前面那一通话,替温大奎解释了一句,“其实他一直都很想向您汇报工作来的,但这个事情吧,我觉得还是我先向您汇报一下,更合适一些。”

  张文定横了他一眼。

  这个刘浩,还会替人担责任了?果然是下乡一锻炼,胆子都野了。

  被张文定这么横了一眼,刘浩不敢乱说话了。

  他也终于醒悟过来,现在的张老板,已经威严越来越重了,而自己,刚才说话似乎有点得意忘形了。

  现在的老板,和自己当初服务的老板,性格与心境上,不一样了啊!

  自己不能再以当初的标准来衡量现在的老板了。

  想要不被时代抛弃,不仅仅眼光要与时俱进,这看问题的思路,也不能墨守成规啊。“这个事情,并不是县里能够决定的,最终怎么样,还要看市里的统筹安排。”张文定收回目光,淡淡然道,“以后少动这些心思,多花点精力在本职工作上,把自己的工作干好,比什么都强!努力了,出成

  绩了,组织上是看得到的!是人才就会发光,不会被埋没!”

  刘浩赶紧认错:“嗯,我知道,回去后,我就一心抓好手头的工作,深入群众,一定把工作干好,不给您丢脸。”

  这个态度,还是不错的。

  张文定比较满意,但还是沉着脸道:“干工作不是为了我,是为了人民群众!”

  刘浩用力点头,答得铿锵有力:“是,我一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张文定也点了点头,沉声道:“我希望你不只是在嘴上说说,而是要把为人民服务的信念贯穿始终,这样干工作的时候,做任何一个决定,做任何一件事情,你心里就始终会想着广大的人民群众,才会为广

  大人民群从的利益着想,才会从大局出发。”不等刘浩回应出声,张文定又继续道:“我们的位置越重要,肩膀上的责任就越重大。所以啊,越往上走,我们的私心就要越小,我们要面对的人越多,我们的公心就要越大。但人毕竟不是机器,是有感情

  存在的,是有个人的喜恶的,所以不可能全无私心。我们要做的,不是完全灭绝私心,而是要在公私之间把握好平衡,只有这样,在做事情,做决定的时候,才能够有足够的理智和智慧……”

  以前,刘浩还真没听张文定这么语重心长的说过这样的话。

  他听得出来,张文定说这个话,并不仅仅只是喊口号,而是真的就是这么想的。

  刘浩跟在张文定身边的时间不算短,他自然清楚,张文定到燃翼之后,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工作,提拔干部,也是从工作的角度出发,并没有收过任何人的钱财。

  可以说,在经济方面,张文定真是相当干净,而作风方面,刘浩也没觉得张文定有什么出格的行为。

  张文定话还没说完,手机响了。

  他拿起电话一看,是武云。

  皱了皱眉,张文定心里有点奇怪,这丫头已经不怎么理他了,突然打电话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这个念头,是突然在张文定心里冒出来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会有这个念头,但这个念头一出来,他就觉得,可能真的出了什么事情。

  张文定没急着接电话,而是看了刘浩一眼。

  刘浩马上说道:“老板你忙,我先回去工作了。”

  张文定点了点头,等刘浩匆忙出去之后,才转过身,面对着窗户接通了电话:“怎么了?”

  “木湾这边出了点事。”武云的声音很平静。

  “什么事?”张文定眉头皱得更深,心里的预感更强烈,“你没事吧?你先回县里来,有什么情况见面说。”

  武云道:“我暂时先在这里看看,出了人命,给你打电话,只是让你先有个心理准备,免得手忙脚乱。”

  她这个话,语气还是相当平静,但是说出来的事情却很不平静。

  出了人命!

  张文定只觉得头皮发麻。

  尼玛,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现在眼看着燃翼县里的形势一天比一天好,前途一片光明,可别闹出什么大动静,影响了县里发展的大局啊!

  “怎么回事?”张文定心里那个郁闷就别提了,问,“跟你没有什么牵连吧?”武云没有正面回答这个话,只是说道:“我过来这边是要搞养生项目,也是准备把道场立在这边的,这个你知道。这边的人长寿,我也是看中这一点,才要在这里搞养生项目,但正因为他们很长寿,也就养

  成了很强的宗族势力。想不到现在这个社会,还有这么错综复杂的宗族势力,还真是了不起!”

  宗族势力这个问题,并不仅仅只是木湾镇有。

  在燃翼县,各乡镇都有宗族势力的存在,区别只是大与小。

  毕竟,现在条件好了,乡里多生几个孩子,也是交一点罚款而已。甚至有些关系到位的,罚款也不用交。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还不是能够多生就多生几个啊。

  开枝散叶,多子多孙,很多人都是有着这种思想的。

  有时候,可能自己不想多生,但是父母啊,亲戚啊,总是在身边说来说去,然后可能就一下子思想动摇了,生二胎生三胎。

  这样一通生养,再加上计划生育实施之前,大家也是人多力量大,生得多,所以,宗族势力就这么形成了。

  只是,这个时候的张文定,并不想和武云深入地讨论这个问题,他需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所以,张文定很直接地打断了武云的话:“别说这些了,你赶紧说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在问这话的时候,张文定心里也很郁闷。

  武云这丫头,现在真是越来越不靠谱了,有点放飞自我啊!“有些人在这里当土皇帝当习惯了,什么都不怕,没有一点敬畏之心啊!”武云的话还是那么不着边际,但是似乎是有些动气了,“我过来是搞投资的,不是让人欺负的!有些人要找死,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