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武云这个话,张文定心里就是一个激灵,脱口而出:“不会是你……”

  幸好张文定现在的心性还很沉稳了,话只说了一半,就硬生生地止住了。

  不过,话虽然止住了,但心里却是起了惊涛骇浪,一个念头在心里不停的盘旋——难不成武云真的在木湾镇搞出了人命?

  武云这一次的回答很直接:“不要乱想,我没杀人,甚至跟死者没有接触过。”

  听到这句话,张文定一颗心顿时就落回了肚子里,继而又开始恼怒了:“以后说话不要这么大喘气行不行?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刚才那一瞬间,张文定真是有点乱了方寸了。

  万一武云说她杀了人,那张文定都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反应。还好,还好她没杀人,自己也不用去考虑什么复杂的问题了。

  武云冷哼一声:“在你眼里,我就那么不知轻重?”

  “你……”张文定刚想说她其实很不靠谱,但仔细想了想,似乎除了在京城大战地一次,害得师父离去,别的事情,还真没有不靠谱的时候,所以这话就说不下去了。

  最恨这种一句话就能够把天聊死的啊!

  “行行行,你功夫好,你说什么都对。”张文定心里有气,发泄似地说了一句,然后才把情绪调整过来,问起了正事,“你现在从头到尾,简明扼要地把事情给我说一遍,要突出重点。”

  “我说张文定,你还真是越来越抖起来了啊。”武云的声音带着几分不耐烦,“我这儿好心提醒你一句,你还跟我打起官腔来了。”

  张文定听到这个话,就很郁闷了。

  我特么叫你把事情给我说一遍,怎么就打官腔了?

  这是打官腔吗?这是我把你当一家人,这是不跟你见外!

  一瞬间,张文定都有想骂人了。

  不过,他现在毕竟身份不一样,心性修养也是够的了,这点郁闷还是很快就抛开了,很严肃地说道:“别胡搅蛮缠了,赶紧说正事!”

  “哼!”武云冷哼一声,什么话也没说,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草!”张文定这一下真是没忍住,直接爆了粗口。

  这个武云,真是越来越放飞自我了,这么下去,以后哪个男人敢要她?她还嫁得出去吗?

  哦,也对,她要的是黄欣黛,根本就不用考虑嫁人的问题。思绪开了一个小差,张文定立马又回到了工作了,也没再给武云打电话过去,而是抬手就给包红日打了个电话,张嘴就准备问木湾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话到嘴边的时候,却又变了:“老包,木湾的班子可能

  会有一个微调,县委要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其实这个电话接通之后,张文定整个人已经稳定下来了。

  他甚至都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直接给包红日打电话,而是应该坐着等,等包红日和刘浩向他主动汇报。

  听武云话里的意思,木湾镇出了人命,而且很可能不是正常死亡。在这样的情况下,在现在这种信息高度发达的时候,想要瞒住的可能性很低。

  那么,张文定要做的,就是等木湾镇把情况往上报,而不是主动去问发生了什么。

  主动问的话,极有可能,会让包红日和刘浩出现判断失误,以为他张文定和镇上发生的事情有什么关联,从而会做出不客观的取舍。

  因此,张文定才在开口的瞬间,把话给换了内容。只是,他也明白,在这种关键时刻,就算是话的内容变了,但也还是会对包红日造成压力, 因为这个电话的时间,实在是太巧了。而且,班子调整,征求意见,也不是在电话里这么征求的,一般都是要

  当面征求意见。

  只是,电话都已经接通了,如果不说点事情,那会更加让包红日乱想的。

  这时候,也只能说班子微调这个事情了。

  “啊……”包红日发出了一个声音,似乎有点惊叹,又似乎松了口气,还想是比较紧张,反正这个声音里,包含了很多复杂的情绪。

  这一声之后,包红日的语调瞬间就正常了:“班子微调啊,这个,镇党委和我个人都坚决支持县委的决定。”

  就知道他会这么说!

  张文定对包红日那稳重的性格还是很了解的,对他这个话,当然也是有心理准备的,便又问了一句:“那你身为班长,有没有什么建议?”

  包红日想了想,道:“我觉得刘浩同志到了镇上以后吧,工作上很用心,基本上各个村都跑了一遍,而且也很有想法,适当的时候,可以考虑加加担子。”

  这个话,也在张文定的预料之中。

  毕竟,当初选他包红日和刘浩一起去木湾,就是为了让他们俩搭班子的,只是刘浩的资历浅了一点,不适合直接就当镇长,所以需要一个过渡。

  现在,包红日推荐刘浩,那也是再正常不过了。

  “唔……”张文定应了一声,“你的建议,县委会认真考虑。过段时间,组织考察的时候,会再当面征求你们的意见。木湾的工作,你们一定要做好。”“请县委放心,木湾镇一切以县委的指示为目标,保证完成各项指标任务。”包红日先表了一句忠心,表示自己只听你张老板的话,县府那边的指示,在木湾那就要先放一放了,然后,语气一变,有点惶恐

  地说道,“您呆会儿有没有时间,我有点工作,想当面向您汇报。”

  刘浩才当面向我汇报,你又要当面向我汇报,这……不合适。

  张文定沉吟了一下,道:“电话里不能说吗?”

  “电话里……”包红日迟疑了一下,“电话里也行,就是可能汇报要占用您一点时间,希望您别介意。”

  “赶紧说事。”张文定就有点烦他这一点,说个话吞吞吐吐的,不像刘浩那么痛快。

  包红日这才开始说:“是这样,今天,刚才,就是刚才,我也是刚接到下面人的汇报,具体情况也还没摸清,正准备摸清楚了再给您汇报呢。”张文定顿时就怒了:“少罗嗦!到底什么事?”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