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人事问题由侯定波提出来,别的人就不好乱说话了,只能等着张文定开口。

  张文定就把目光投向了负责组织工作的耿名臣,道:“组织部是什么意见?”

  耿名臣是新上任的组织工作负责同志,对于这个问题,很是头疼。他其实是新来燃翼的人,跟张文定和侯定波都不是很熟,也没有彻底偏向哪一方。说实话,耿名臣是真的想要让自己手上的权力能够再大一些,让自己的语语权再重一些,他内心深处,还是希望侯定波能够跟张文定力抗的。只不过,他也明白,就目前这个情况来看,侯定波暂时还抗衡

  不了张文定。

  他心里愿意帮侯定波一把,但在行动上,却也不会给自己找麻烦。

  所以,他只能在心里对侯定波说一声抱歉了,嘴上很稳重地说道:“我们部里对适合的干部都有跟踪考察,看县委的需要,随时都可以作出最合适的调整。”

  这个话,算是照顾到侯定波的面子了,没有直接说刘浩最合适代理镇长,可意思表达得清清楚楚——看县委的需要。

  是的,你们县府觉得木湾有必要换个镇长,你们有推荐的人选,我们也了解,但决定权还是在县委。

  侯定波脸色铁青。

  这特么的,真是憋屈啊!

  这时候,侯定波再能忍,也觉得有些忍不住了。“我觉得,木湾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木湾的班子,在工作上是有所欠缺的,主要同志是要负责任的。”侯定波这时候也顾不上许多了,忍不住开始说出了更强硬的话,“另外,镇长的人选,我建议,不从木湾

  现在的班子成员就地提拔,而是从县里另外考察!要派一个跟木湾没有什么瓜葛的同志过去,更方便开展工作。”“我们不能因为木湾出了一次事,就把木湾镇班子成员全部否定了吧?”吕万勋对侯定波是很不爽的,直接就怼了起来,“要这么干的话,那以后不止木湾了,恐怕各部门各乡镇的同志,都不敢用心工作了。

  啊,咱们不能搞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那一套!我们看问题,要辩证地看,不能一棍子打死一大片!”

  侯定波还想说话的时候,张文定开口了:“大家都说说吧,都有什么想法?啊,开会嘛,集思广益,都说说,啊。”

  现在这种时候,张文定肯定是要在坐的众人都开口说一说的。

  不管有没有什么建设性的建议,但至少,你们要把态度都表现出来。

  目前来讲,这是一个全新的班子配置,这几个月来,大家其实都还在磨合期,有些磨合得很不错了,但有些,还在继续磨合之中。

  今天借着侯定波发难的机会,让班子中有别的心思的人,也把心思表露出来,这对以后的工作,是有好处的。

  陈从水虽然跟吕万勋也不怎么对付,但这种时候,肯定还是选择了支持张文定,淡淡然道:“还是稳定为主吧,我提议就从木湾现有班子中提拔一个同志。”

  这个话,虽然没明说,但意思也表达出来了——就刘浩吧。

  这时候,肯定是要按大家的排名顺序来了。排在班子第四位的是负责纪律工作的陈祥,他也是新来的,很不愿意卷入到大老板和二老板的斗争之中,只能硬着头皮道:“我这边的工作呢,主要是负责被考察同志的审查工作,在这方面,我们会认真负

  责,会配合好组织部门的工作,至于具体的人选,这个我也不太了解,就不发表具体意见了。”

  这个表态,就相当于弃权了——不管你们让谁上,我这儿只管我儿的审查工作,别的方面,保证不乱伸手。

  排名第五的,是县府的二把手余世文。

  当初,余世文跟张文定的关系是很好的,现在的关系也不差。只是,他现在是侯定波的副手,是协助侯定波负责县府日常工作的。

  所以,在这种时候,余世文其实的处境,就是最难的了,他的选择,也是最难做的。

  不支持张文定的话,别人会说他忘恩负义,当初他的工作,是得到了张文定大力支持的,并且,张文定在林业厅那个工作上,是给他放了权的,而且,在招商引资的工作上,也是对他放了大权的。

  只要他现在对张文定不支持,那以后在县里,别人也不怎么敢和他合作了。甚至,他分管的那些部门负责人,也有可能对他的命令阳奉阴违。

  可他如果不支持侯定波的话,那他以后在县府里的工作,也会处处受制。

  谁叫他是协助侯定波工作的呢?

  这种时候,余世文真的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出差呢?当然了,对于侯定波,他也有些怨气,你说你什么时候挑战张文定不好,偏偏要在这种时候?

  张文定对木湾的重视程度,仅次于对手机项目的重视,你居然想插手木湾的工作,你以为你算老几啊?

  怎么说你侯定波现在也是主政一方了,就那么没有忍耐力?

  你就不知道徐徐图之吗?

  先从不重要的部门,不重要的乡镇入手,一步步润物细无声,张老板也肯定不会对你太过于限制,现在好了,跳出来直接就要干成不可能的事情,还特么拖累我,真不知道上面怎么会把你放下来!

  心里怨归怨,余世文也知道,今天自己必须要有一个鲜明的态度,必须要有所取舍才行。在这种时候,他没有办法像陈祥一样选择两不相帮。

  毕竟,陈祥在在坐的这些要选择站队的人之中,最有独立性的一位了,有那个底气置身事外!

  得罪了侯定波,以后的工作会很不顺心;得罪了张文定,那以后的工作根本就没法开展,并且,还会被全县的同志们鄙视!

  两害相权取其轻!

  余世文没有考虑太久,就很坚定地说话了:“我觉得刘浩同志还是很不错的,可以考虑一下,让他先代理木湾的镇长!”既然这种时候要选择一方,那就选择干脆一点!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