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万勋立马就怼了回去:“怎么不合程序了?现在森林公法检三家也都划到政法编制了,编制不再在林业系统,只是业务是还接受林业部门的指导,怎么就不能高配了?”

  这个知,就只差直说,我吕万勋是全县政法系统的一哥,我说这么高配合适,那就是合适,定波同志你还是管好你县府那一摊子吧,别在人事工作上乱说话。“一个所长,高配两个单位的副局长,这合适吗?”侯定波心里有火,但已经压住了,说出来的时候,似乎没了多少火气,更多的是理智,“派出所长在上级单位高配兼任,本来就已经是特殊情况了,这还兼任两个职务,会让别的同志怎么想?会让市里怎么看我们?知道的,会说我们县里对木湾相关工作的重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县里做事,已经不讲规矩了!这个事情,一旦造成了不好的影响,事后要

  返回,就不那么容易了!”

  这个理由,倒还真是个理由啊!

  虽然侯定波现在嘴里是一口一个县里,但实际上,话里话外,直接就指向了张文定。

  你张文定要搞这样的高配方式,是不是有什么别人不知道的内幕啊?

  张文定皱了皱眉。

  侯定波反对的理由,倒也不能说完全没道理。

  要高配的话,随便高配一个单位的副职,那也是可以的。

  当然了,不管高配哪个单位的,另一个单位的工作,就会显得轻视一点了。

  这个两块牌子,一套人马,但实际上的工作,却是两个方面都要顾到的——警务工作是日常,森林警务的工作,是重点。

  张文定皱眉,不是对侯定波反对自己的提议而不高兴,他仅仅只是觉得,侯定波太没有大局观了,刚才的这个反对,有点为了反对而反对,并没有做到从工作实际出发。

  现在对木湾镇来讲,一个强势的派出所长,对于以后工作是有益的,对于木湾的招商引资、对于木湾的开发、对于木湾的森林保持,都是有必要的。

  毕竟,木湾的宗族势力,已经发展到打群加打死人的地步了,如果派出所的力量不强大起来,未来还不知道会往什么方向发展呢。

  只有让木湾镇的警务力量加强了,让木湾所的所长有了更大的自主性,在处理各种问题的时候,才能够当机立断,才能够具有强大的威慑性!想着今后木湾的工作,在全县来讲,都是占据很重要份量的,张文定也就耐着性子,对侯定波又解释了一下:“木湾的工作,是今后县里工作的重中之重,木湾方方面面的工作,也不仅仅只是镇上的治安工

  作,更广阔的森林里,还有很多工作要做。现在,我是听到了一些传闻,还没有证实过。啊,就是说现在啊,很多乡镇里面,不少人没事干就喜欢进山打猎了。啊,万勋同志,有没有这个事儿?”

  吕万勋马上接口了:“这个情况是有的,上个月,还抓了两个,他们打了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被人举报了。现在取证已经完成,检察院方面,准备要提起公诉了。”“看来是无风不起浪啊!”张文定点点头,然后目光看向了侯定波,道,“定波同志才来不久,可能还不清楚,燃翼这边,不仅仅习武成风,打猎也是有老传统的。他们不仅仅到山上到处放夹子,还会自己制

  作弓箭,甚至是弩!这东西杀伤力特别大,很危险。除了弓弩,甚至不排除有些人还会自己造出来枪!啊,大家都知道,我刚来燃翼的时候,是被人拿枪追着打过的!”

  侯定波脸上闪过一道迷茫的神色,你跟我说这个,是什么意思呢?

  但不管怎么说,张文定身为班长,给他这么和风细雨的解释了,他这个副班长,也要有个回应:“这个事情我听说过,这方面的工作,我看要让警察局多排查一下,不要让类似的事情再发生了。”张文定点点头,道:“这排查是要排查的,但县局目前肯定没有那么多的警力来做这个事情。啊,咱们现在能做的,能向市里争取的,就只有木湾这一个镇的警力加强了。木湾以后是要往旅游方面发展的,

  而且是探险旅游!总不能咱们搞这个探险旅游项目,人家旅客来了,在大自然面前没遇到危险,却今天这个人踩到了野兽夹子,明天那个人被弓弩射伤,那到时候就麻烦大了!”

  这一下,侯定波听懂了。

  不仅仅侯定波听懂了,甚至与会的众人,基本上都听懂了。

  张文定说出来的,只是明面上的一个理由。

  在这个明面上的理由背后,还有一个理由,让木湾所的所长高配两个单位的副职,显得很是合适。

  这个背后的理由,就是便于开展工作。

  木湾镇各村的村民,喜欢闹事的,喜欢搞宗族械斗的,在平时的治安或者刑事方面,很难搞到他们的证据,但如果把这方面的警务工作换个角度,用森林警察的业务角度来看呢?

  直接就从打猎这上面入手,想要搞定几个人物,那线索和证据,可就多了去了啊!

  而且这样干的话,也容易出其不意。

  要跟这样根深蒂固的宗族势力斗争,并且还要压住甚至是瓦解,这个派出所长不仅仅需要高配,还需要更强的力量啊。

  这不是一个容易干的工作,这需要智慧和县里强力的支持。

  想通了这个原因之后,侯定波一下就泄气了。

  这个理由太强大,再反对的话,就显得自己无理取闹了。

  “班长考虑得很全面。”侯定波满心苦涩地说了一句,然后道,“这个事情,光我们县里讨论也没用,具体还要看市警察局那边的想法。”“市警察局那边的工作都容易做通,毕竟这对于他们警务系统来讲,是有好处的。”陈从水接过话,“我觉得最后,恐怕还要市里拍板。但市里估计不会那么轻松拍板,只要牵扯到编制问题,市里都会卡!”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