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从水这个话说得没错。

  只要牵扯到编制问题,市里就会卡!

  不卡没办法啊,不卡的话,今天你警务系统多要了编辑,明天检察系统是不是也要增加?那林业系统,国土系统呢?

  说到工作量大,说到人员不足,哪个部门,哪个单位,都在叫苦,都在说自己这里差人那里差人。

  不管是真的人员不足,还是假的人员不足,反正这个口子,真的不能乱开。

  当然了,如果燃翼县里能够给望柏市足够的好处,那这个口子,开了也就开了。

  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嘛。

  “市里的工作,到时候再说,咱们县里先定下来。”张文定看了一眼陈从水,然后问众人,“大家对这个事情,还有什么意见吗?”

  意见是不可能有意见的,起码表面上是不可能有意见了。

  这个议题,就这么定下来了。

  当然了,这只是形成一个决议,最后肯定还要县警察局和县森林警察局两个单位打报告上来,然后县里再批准才行。

  不过呢,县里已经有了决议,那两个部门打报告上来,肯定会动作很快的。

  对于他们两个部门来讲,这事儿也是有好处的——两个单位都可以塞点人进去了。

  这个工作,说起来,也还是一个专业性比较强的工作,从别的部门调过去,在工作方面,也不太好容易上手。

  至于市里会不会批准,这个嘛,张文定也是有两手打算的。

  如果市里批准了,那肯定最好,如果市里不批准,那就把人员按编制外的来操作,合同制警察,辅警,或者联防队员都行,只要架子拉起来了,实际效果出来了,市里总归是要认的。

  一切,还要看效果。

  没效果,挨批评的可能性很大;出效果了,那都是有眼光有魄力,是改革的急先锋。

  ……

  临时的会议,本来只是讨论舆论工作的处理办法,但现在却临时形成了两个决议,出乎众人预料的同时,让也众人感觉到,燃翼县目前的情况,还是相当稳定的。

  张文定在燃翼的权威,依然如故。

  舆论方面的工作,由钟华华具体去操作了。

  这个事情,张文定会管,但不可能会去具体的管。在这方面,他并不比钟华华更有优势。

  他张文定要管的事情多着呢,一天到晚忙得晕头转向,可没那么多时间用在这一件事情上面。

  不过,他不想为这个事情多费心,但消息,还是会时不时地传到他耳朵里的。

  有些是消息通过郭豪的嘴来传递的,有些消息,却是直接打到他电话上的,也有些消息,是当面汇报给他的。两个小时之后,钟华华就找到张文定,当面汇报着:“班长,目前的情况,大的消息层面,已经控制住了舆情的进一步扩散,另外,除了我们找的公关公司之外,也有些网络大V主动帮我们说话了,对于宗

  族势力械斗的情况,他们也是很反感的。”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还是很开心的。

  “有网络大V主动帮我们说话,这就证明我们的工作是深入人心的。”张文定点点头,道,“宣传方面的工作,自从你过来之后啊,我算是轻松了一大截呀!”

  “我这都是沾了你的光啊。”钟华华是很会说话的,“要不是你早早地干出了实实在在的成绩,让县里的干部群众都信任你,都对县里的工作很支持,我就算是说出花,别人也不相信啊!”“哈哈,都是同志们齐心协力,你不要光说我。”张文定摆摆手,道,“我们的工作取得了一起成绩,但也不能骄傲,工作之中,肯定还是存在不足之处的。啊,要允许群众提意见,当然,干得好的地方,我

  们也经得起表扬!”钟华华就一脸严肃地说道:“这个我明白。其实这次帮我们说话的网络大V中,就有一个对我们的工作提出了意见,但更多的是对我们工作的肯定。这个网络大V,目前算是名气挺大的一个了,经常针对时

  事作一些评论,一搬都是批评为主,倒是对我们县里,难得地进行了肯定呀!而且我看他过他这次的这篇文章,他对我们县里还很关注呢,不是因为这次的事情才关注,而是关注了很久了。”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倒是很意外了。

  居然有个网络大V对燃翼县很关注,这是什么情况?

  张文定来了点兴趣,道:“呃,你详细说说,怎么个情况?”

  钟华华道:“这个网络大V,名字叫‘不为五斗米折腰’,不知道班长你听说过没有?”

  是他啊!

  张文定这一下想起来了,这个人呢,以前打过交道。

  这个交道,还是张文定主动和人家打的。

  要说主动,也不完全恰当。

  当初,赵佩华给县里的工作添乱,又有潘小荣的事情在那儿摆着,张文定在和石三勇请教从警务上操作的时候,石三勇推荐了那个“不为五斗米折腰”,让他从舆论上解决。

  最终,那个“不为五斗米折腰”来了燃翼,还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呢。

  想不到,那家伙现在还关注着燃翼,并且,这次还帮燃翼说话了。

  也不知道他帮燃翼说话,是因为有一份香火情在,还是真的觉得燃翼还可以。张文定没看他的那篇文章,也无从评判他的立场和出发点。“是这个人啊。”张文定一瞬间就收回了思绪,笑着道,“这个人,以前来过我们县里,我们打过交道。看待问题的角度和方式,有时候不够全面,但总体来讲,是个顾大局,明事理的人。啊,他以前对我们

  的工作也提出过批评,但最终,还是对我们的工作作出了肯定。”“难怪呢。”钟华华也笑了,“我看他在文章里写的意思,是说以前到我们县里采访过一个事件,当时对县里的处理,感到满意。并且,他也说了,任何工作,都有可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他也相信我们

  县里会把各种问题一步步处理好,相信世界会越来越美好。对这样的人,班长,我有个想法。”张文定问:“什么想法?”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