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那我晚上去你家。”张文定笑着接过话,“不过,我晚上去你家了,可不仅仅只是感受手机啊。”

  对于这样的话,黄欣黛接起来是毫无压力的,装作没有听出他的话外之音,笑着道:“难道你还想要给你做饭吃?”

  张文定道:“如果你想一展厨艺,那我是没意见的。”

  “你给我一展厨艺还差不多。”黄欣黛道,“不过,饭没有吃的,但酒还是有喝的,茶也有,到了我家里,还不是什么都由着你呀。”

  张文定就感觉有点吃不消了。

  自己这个黄老师,怎么现在说话风格跟苗玉珊差不多了,一句话总是能够让人理解出好几种意思来,一不小心就会想歪了。

  心里有点小激动,张文定嘴上还是稳得住的:“嗯,那行,晚上见。”

  “嗯嗯,晚上见。”黄欣黛很温柔地关心了一句,“别太累了,要不然晚上没精力。”

  要不是因为对方是自己的老师,张文定真想说她一声妖精。

  这种成熟端庄又气质高雅的漂亮女人,用这样的语气关心人,真是要人命啊!

  哼,今天晚上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精力!

  学生不发威,你不知道什么叫青出于蓝胜于蓝。

  ……

  下班后,张文定就在食堂吃的晚饭。

  食堂晚饭人很少,不像中午那么多,菜倒是比中午要精致许多。

  说实话,张文定现在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并不多,但也并不算特别少。若非必要,他现在是不怎么愿意和别人在外面吃饭了,但很多时候,因为工作或者人情的需要,还必须要各种宴请和被宴请。

  与那种宴请的酒席相比,他更喜欢在食堂里安静地吃点饭。食堂吃饭,其实是一种福利,伙食一般比自己在家里弄得还要好,但许多人晚上还是习惯于回家吃饭。张文定吃着吃着,就在考虑,这部分福利,有些人晚上享受到了,有些人晚上没享受到,办公室没有

  一个相对公平的制度?

  这个问题只是在心里一闪而过,毕竟这个问题,甚至都轮不到委办主任过问,有个副主任定下来规矩就可以了,而且,想必他们会弄出来一个大家都能够接受的方案。

  要不然的话,估计早就有人不满意要闹意见了。

  这个事情,他不会过问,他只是突然想到这个事情,然后想到了公平二字。

  有些时候,公平二字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不说绝对的公平,就算是相对公平,有时候也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很难达成。

  但不能因为很难达成,就不去做。

  有些工作,注定在短时间之间是没办法做到公平的,这需要一个发展的过程。

  这思维一发散,张文定好半天才收回来,然后感觉自己的心境有了点变化,甚至心里冒出一个念头,自己一心为公,处处想着县里的利益,这对于那些投资商来说,公平不公平呢?

  带着这样的一个念头,张文定回到了办公室,还有些工作要继续,有些文件要处理。

  又工作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张文定拿起手机,正准备给黄欣黛打个电话问一下她到家了没,手机却响了起来。

  屏幕上有名字,来电显示为孟紫萱。

  顺手接通了电话,张文定就语气温和地打了声招呼:“孟总啊!”

  孟紫萱的语气颇为轻松,但还是保持着对张文定的尊重:“领导,没打扰到你工作吧?”商人们都知道,只要不是深夜,在和张文定这样的领导打招呼的时候,都不必要用打扰休息这样的话,直接说打扰工作更合适,也会让听的人更满意——这表明在别人眼里,他是非常认真的在工作的,可

  以说是废寝忘食。

  “我的工作就是为你们服务。”张文定的回答是很标准的,然后又透出了一点点的关心,“有什么事,你说。”

  “你现在有时间吗?我想跟你见个面。”孟紫萱说了自己的事情,又加了一句,“不会耽搁你太长时间。”

  她没有说具体多少分钟,估计这个见面的时候也不会特别短。

  张文定考虑了两秒,道:“那你马上过来,我在办公室。”

  他没有给她请吃饭或者喝茶的机会,有事就在办公室里谈吧,这样比较节约时间。毕竟,今天晚上,他和黄老师有约了呢。

  只是,今天见还是要见一见孟紫萱的,毕竟早前人家就打了电话,说是有事要找他帮忙的,他如果拒绝不见的话,倒显得不想帮忙了。

  孟紫萱是什么时候预约的来着?又是预约的哪一天见面来着?是预约的吃饭还是喝茶来着?

  张文定感觉自己只是有一个糊涂的印象,竟然完全记不起来了。

  唉,这天天忙来忙去的,什么重要的工作行程都有秘书记着,自己这脑子里,竟然越来越存不住东西了。

  不管了,既然她这时候打电话来了,那就现在见一下吧,不然又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这是自己到燃翼后拉来的第一个大投资,情分不一样,能帮的,还是要顺手帮一把。

  结束了这个电话之后,张文定就给黄欣黛打他电话,也没问她到没到家,只说自己大约一个多小时之后过去。

  ……

  孟紫萱来得很快,进门的时候,脸上带着微笑,看上去无论是气色还是精神,都是挺不错的。

  “领导这时候还没下班啊,工作是干不完的,你要多注意休息啊。”一见面,孟紫萱就笑着说道,“你这为了燃翼的发展,下班了还在工作,燃翼的干部群众是满意了,但玲姐可就要心疼了啊!”

  张文定还真的不知道孟紫萱和武玲谁大谁小,不过她要叫武玲叫姐,那是从地位上叫的,与年龄无关。

  这个话,虽然有拍马屁的嫌疑,但总归是属于好听的话。

  好听的话,人人都爱听嘛,后面的谈话,气氛才能够好起来。“孟总来了,请坐。”张文定站了起来,走到沙发上坐下,“今天事情比较多,你有什么事呢,就直接说,咱们之间,也不用客套。”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