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黄欣黛想生个孩子的理由,武云曾经对张文定说过,所以,张文定是能够理解黄欣黛说的这个话的。

  当初黄欣黛嫁入荣家之后,却一直没生孩子,闲言闲语的,想必也是受够了的。

  她的离婚,没生孩子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这个事情,对于一个女人来讲,压力还是很大的。

  她想要生个孩子,用实际行动来告诉荣家,或者说用实际行动来打脸,这几乎已经成了她的执念。

  这样的心思,这样的念头,是很容易成为一个女人的执念的。

  一旦有了这样的执念,想要把执念破开,只有两个办法,第一个,就是真的生个孩子,第二个,就是自己彻底看开了,不把这个事情当一回事。

  开始的时候,黄欣黛选择了第一个办法,想生一个自己的孩子。

  现在,眼看着第一个办法就要成功了,却不料,她似乎又准备转向第二个办法了。

  张文定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痛快的,但也不至于生恨。

  他看着黄欣黛,道:“那你现在是把这件事彻底看开了吗?不会再放在心上了吗?”黄欣黛迟疑了一下,又认真想了想,道:“要说完全看开了,那我是自欺欺人。但我也不能因为我看不开,一直心里有个执念,就真的生个孩子吧?那我生这个孩子是给别人看的,不是我自己想要的。以后

  面对孩子,我估计都没办法面对。”

  “你这真是……有那么纠结吗?”张文定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女人啊,女人!

  果然,女人心海底针,想法一时一变,做事想一出是一出。

  黄欣黛看了张文定一眼,问:“我是不是很矫情?”

  你自己也知道自己矫情啊?张文定心里回了一句,嘴上却说:“这个事情困扰了你很久,你现在有这个纠结,也是正常的。”眼见张文定虽然没有明显的不愉快,但情绪却不怎么高,黄欣黛便又抱住了他的手臂,道:“好了,别生气了。我也没说以后就坚决不生了,只是现在还没准备好,我还要再想一想,你再给我点时间好不好

  ?”

  听着她这个话,看着她这个态度,张文定也没办法生气了。

  想想当初在随江的时候,武云追黄欣黛,不也花了许久的时间,才追到吗?这个黄老师,或许是因为被第一段感情伤过,所以,面对感情的时候,就显得很迟疑,不敢轻易相信了,需要水磨工夫。

  “我没生气。”张文定拍了拍黄欣黛的手,道,“我可以给你时间,给多少时间都没问题。问题是,你自己要把握好时间,生孩子不是闹着玩的,你要好好考虑清楚。”

  这个话在讲道理,可听在人耳中,总归是少了先前的感觉。

  黄欣黛想着,张文定估计还在生气,她心里还是有几分歉意的,觉得自己刚才确实做得太过了,便又想着补偿一下张文定,便身子往他身上一凑,嘴就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先前张文定想吻一下黄欣黛,被黄欣黛躲开了,而现在,黄欣黛却主动亲了他一下。

  从这方面来讲,今天晚上,还是很有收获的。

  只是,如果按照今天晚上应该要发生点什么来讲对比,这蜻蜓巧点水式的亲一下,就显得相当亏了。

  张文定感觉得到黄欣黛心中的纠结,不欲逼她太甚,也不想让她总是自责,便伸手揽住她,将她抱进了怀里。

  “如果我们一直就这样,那就好了。”黄欣黛在张文定怀里,轻声呢喃。

  张文定不清楚她这个话是随便发出的感慨,还是心中真实的想法,只是用脸在她头上蹭了蹭,没说话。

  黄欣黛没管张文定的反应,继续说道:“都说男女之间,如果想要长久,想要彼此包容,想要处处为对方着想,想要不经常吵架,甚至不反目成仇,最好的办法就是……”

  话说到这里,黄欣黛停住了。

  张文定已经知道黄欣黛要说什么,但既然这时候她停住了,那他也就只能顺着这个话问:“最好的办法就是什么?怎么不说了?”“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发生关系。”黄欣黛说出了张文定心中料到了的答案,“就是把彼此当朋友,但又比朋友更深一步,这样,才不至于像恋人一样,希望占有对方,也不会像恋人一样,因为太深入干涉

  对方,而令对方感觉到疲惫甚至是厌恶。”

  “友达以上,恋人未满。”张文定语气有些怪异地说出这八个字,然后又道,“这个状态,其实是一个理想的状态,不太现实。”

  黄欣黛道:“我知道这不太现实,不过不能怪我。”

  张文定道:“那就是怪我了?”

  黄欣黛不确定张文定这话是不是带着点发脾气的意思,她从他的怀抱中出来,拉着他的手,道:“我们先喝酒,边喝酒边说,你看看我说得有没有道理。”

  张文定也没想现在就走,那喝酒就喝酒呗。

  如果呆会儿喝多了,然后情难自禁,把该发生的事儿都发生了,那也不能怪我哈,都是酒惹的祸,而且是你叫我喝的。

  带着这样的想法,张文定和黄欣黛连喝了两口酒,然后才让她讲道理。“其实我说不能怪我,更确切地说,是不能怪女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原因,黄欣黛两眼显得神采异常,“真要说起来,其实女人是很喜欢这种状态的,而且,总体来讲,女人都是挺喜欢暧昧的,喜

  欢男人的爱,但又不想随便和男人发生关系。但是,男人不一样,男人接近女人,其实就是奔着一个目标去的!”

  这个话,是个人都明白其实中的意思,貌似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上床?”张文定翻了个白眼,吐出两个字。

  “看,你自己也承认了吧?”黄欣黛笑着道,“我说得是不是有道理?”“我承认什么了承认?”张文定没好气地说道,“我承认男人之中有那样的人存在,但你也不能一杆子打翻一船人!”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