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证不乱来。”张文定立马点头。

  这个保证,是必须要做出来的。

  至于最后能够做到,这个就谁也保证不了了。“我相信你。”黄欣黛点点头,然后又看了看酒,笑着道,“呆会儿别想拿酒当借口,你的酒量和武云差不多,两斤白酒都不一定会醉倒,更别说这么点红酒了。我只是想和你喝点酒,这样有助于思维发散,

  可不准装醉啊!”

  “你考虑得真周到。嗯,我们的酒量都不错,不会醉的。”张文定还能说什么呢?

  有这样的老师,谁也没办法啊!

  没办法拿酒当借口,那就只能抱着她睡觉了。至于说抱着睡觉的时候,会不会撩一下,这个……张文定觉得,既然黄老师现在都把话说到这个样子了,到时候,自己也只能当一回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可以一起抱着睡,那就是进步啊!

  这足以证明,黄老师心里还是有他的,只是还过不了那个坎。

  又喝了一口酒,黄欣黛问:“对了,武云的道场建设,听说不太顺利?”

  张文定明白,黄欣黛这是问的木湾那个事情。

  不过,张文定有点奇怪,武云今天晚上怎么没和黄欣黛在一起呢?

  那丫头,现在是在县里,还是在木湾镇,又或者直接去了市里呢?

  唉,现在那丫头修为高深了,行事总给一种奇奇怪怪的感觉,貌似思维都跟正常人有了很大的区别了。也不知道她这修为再精深下去,会不会连感情都不剩什么了。

  修道修道,很多人修着修着,不就连尘世都不留恋了,自己一个人钻到深山老山里去了吗?

  毕竟,道家讲究的是出世,可不像佛门要渡人,儒家讲入世啊!他们就只管自己的事情,除了自己,别人的事情都不怎么在意的。

  庄子对这个情况,有很详细的描写,可以了解一下。

  想着这些,张文定就隐隐有些担忧,如果武云真的完全出世了,那对黄欣黛来讲,是好是坏呢?

  可能到了那个时候,武云也不会抛弃黄欣黛,可能对黄欣黛的爱也还存在,但是却不会把这份爱表现出来了。

  那个样子的武云,黄欣黛跟着她一起,还会像现在这么快乐吗?

  张文定不是要干涉武云什么,只是,黄欣黛毕竟是他暗恋过的人,他还是希望黄欣黛能够过得开开心心的。一不小心,就想到了以后的事情,张文定看着黄欣黛关切的神色,摇了摇头道:“就是些工作上的问题,很快能够解决。放心吧,云丫头现在都快成仙了,做事不沾烟火气,不顺利的事情遇到她,都要变得

  顺利。”

  黄欣黛听到他这么说,就笑了起来:“这倒是。我今天给她打了电话,她叫我放心,说没事,也没说具体怎么个情况,所以想问问你。”“具体的情况,其实就是乡村的宗族势力闹的,她可能是怕你担心,所以没说,也可能是她真的不了解,所以没什么可说的。”张文定解释了一句,然后道,“这个你放心吧,县里已经知道了,也会采取相应

  的措施,今天晚上明天就能够见到效果了。”

  “唔……你跑到我这儿来,不会是想躲人吧?”黄欣黛看着张文定,“木湾出了事,今天晚上,估计很多人想去你家里汇报工作吧?”

  这个话,张文定没办法否认。

  虽然他躲到黄欣黛这儿来,并不完全是为了躲人,主要还是想黄欣黛了,但也不能说,没有这方面的考虑。木湾那边有人要担责任,肯定会到张文定这儿来汇报工作,希望得到原谅。而别的人,看着木湾那儿要有变动了,现在混得不怎么如意但又感觉自己够资格的话,也想趁这个机会去木湾镇任职,搏一把未

  来。

  张文定摇摇头,苦笑了一声,正准备说话的时候,来电话了。

  拿起手机,张文定接通,嗯嗯啊啊了几句,便挂断电话了。

  他这个电话,知道的人不多,县里的领导层都知道,像各局一把手这种县里的中层干部,知道他这个号的人就极少了。能够打到他这个电话里直接汇报的,都是有份量的人了。

  刚才打电话过来的,就是县人大的一位副主任,想从他这儿套个话,他才懒得多说呢。

  事情该吩咐的已经吩咐了,要做事的,直接做事就好,该汇报的,一级一级汇报,不要越级。

  一般的电话,都由秘书拿着的那个手机来接了。放下手机,张文定对黄欣黛道:“还真让你说中了,躲到你这儿来了,都还有电话追过来。我就不明白了,都这么长时间了,那些人难道还不知道我的工作方式?想要担更重的担子,那就要展现出你的工作

  能力,到我这儿走后门是没用的!”黄欣黛笑呵呵地说道:“就因为他们知道你的方式,所以这么长时间,才一个人打电话找你,要不然的话,你刚才从进门到现在,估计一直都是在接电话了,别想得闲和我说话。从这方面来讲,我觉得你应

  该骄傲。燃翼因为你的到来,真的跟别的地方工作作风都有很大的不同。”

  “这个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我做得还不够。”张文定摇摇头,正要谦虚一下的时候,手机又响了。

  这一次,来电话的是申巨华。

  他这个号码,县里知道的人不多,但像申巨华这一类的投资商,还是知道的。

  电话接通,申巨华爽朗的声音就透了过来:“张老板,下班了吧?”

  这称呼……呃,好吧,张老板就张老板吧,你有钱,你说了算。

  张文定笑着答道:“下班了,申总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我在木湾有投资,这不是要关心一下木湾嘛。”申巨华的声音还是那么轻松,似乎一点都不受木湾镇那边的影响,“另外,还个朋友想过来燃翼投资,我想介绍认识一下。”

  张文定明白,申巨华能够专门打电话说这个事情,估计要过来投资的人,不是背景太强大,就是资金太雄厚。要不然的,申巨华不会这么重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