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句话,张文定心里只能再一次感慨,真的是人人都有自己的诉求啊!

  刚刚,钟华华来试探了一次,现在,吕万勋又要表达自己的想法了。

  张文定明白,吕万勋肯定不是来推荐人选的,因为这个事情,在会上的时候,是张文定亲自提出来的,那就表示,张文定心里肯定已经有了人选。

  这个认识,当时与会的众人,心里都有数。

  既然吕万勋不可能来推荐木湾派出所所长的人选,却又主动提起这个事情,那肯定就是另有所求了。

  这个另有所求,很大的可能,就是人事问题了。

  或许是所指导员的位置,或许是别的什么位置。

  一瞬间,张文定想到这些,都有点不想继续和吕万勋谈下去了。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在脑了里冒出来了一下,就被他止住了。

  现在的张文定,已经能够很理性的看待问题,也不会让自己的情绪影响到工作。

  而且,说起来,吕万勋这个态度也是很端正的,并且,吕万勋现在虽说是班子成员,并且还负责政法方面的工作,但实际上,他对于公、检、法、司这四家的人事工作,是没多少话语权的。按说吧,在工作上,他这个机构,是县委用来对公、检、法、司这四家进行工作协调的一个协调机构,实际上呢,差不多算是这四家的工作指导机构。也就是说,对这四家,吕万勋在一定程度上,是能够

  指挥得动的,但是,这公限于工作指挥,却没办法插手这四家的人事工作。

  当然了,推荐权是有的,可是这个推荐权,四家单位的负责同志尊重不尊重,这要打一个很大的问号,而且,他这个推荐权,组织部那边认可不认可,又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所以,他吕万勋想要在系统内提拔一个人,还得找张文定才最靠谱。

  想到这些,张文定又对吕万勋有点同情,老吕现在这个位置,也不好坐啊!“人选的问题,还是以警察局的意见为主吧。”张文定透露了一句,“森林派出所的职能比较单一……木湾所的工作重点呢,还是要放在木湾的治安管理方面,为投资商营造一个安全稳定的投资环境,也为木

  湾的父老乡亲营造一个安定详和的生活环境。”

  “警察局啊……”吕万勋有点头疼,也有点兴奋。

  说起来,他管着的四个部门里,就数公安那边权力最大,也最不好管了。

  不过,如果能够借到张文定的势,在警察局里提拔一个人,那对他以后的工作,也是很有助力的。

  张文定只是点了这么一句,却没有再说后续的话。

  因为,后续的话,其实没办法说。

  他总不能直接说,这个位置是为温大奎准备的吧?

  话说温大奎怎么回事啊,还不知道来主动汇报一下工作,难不成以为我真的只有你一个人可用,除了你,就不能把别的人放到那个位置了?

  “嗯。”张文定点点头,道,“这个事情,我会跟市里汇报,不过具体的协调工作,到时候恐怕还要你多跑一跑了。”

  这也算是对吕万勋的一个安慰了。

  吕万勋不明白张文定这时候心里想的是什么,不过能够得到了这个协调的任务,那也过得去了,点头一番保证,便告辞了。

  虽然张文定没有答应他什么,但他既然知道了人选确定会从警察局那边出来,那就算是有了个准备,可以布置个先手了,至于最后能不能在警察局那边为自己的人谋得一个合适的位置……尽人事听天命吧。

  吕万勋刚离开,便又有人过来请示工作,这次不再是班子成员,而是县里的部门负责同志。虽然这次只是在木湾镇增加一个森林派出所,然后所长的高配比较出乎众人的预料,但大家都很敏感,觉得张文定可能要开始一轮比较大的人事调整了。所以,有些心中有想法的人,便要先过来汇报一下

  工作,在张文定面前露个脸。

  万一县里要增加一个副县长呢?

  张老板向上面一推荐,那不就是个很好的机会吗?

  再说了,就算没有轮上这样的好事,可多到张老板面前露露脸,接下来大规模调整人事工作的时候,也能够给自己平调一个更好的岗位啊,最起码,保住自己现在的位置不要被别人给顶替了啊!

  除了这些部门负责同志之外,木湾镇的一把手包红日也过来汇报工作了。

  木湾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包红日昨天被张文定勒令必须处理好善后事宜,让他昨天没办法面见张文定。

  但今天嘛,当然是要赶过来当面汇报工作的。

  坐在张文定的办公室里,包红日感觉都坐不住了,要不是张文定用严厉地口气叫他坐,他都准备就这么站着汇报工作,然后站着接受批评呢。

  昨天,会上的情况,其实在一散会之后,就被传出去了。包红日对张文定的维护,很是感激,心里也很内疚,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还要领导来保他啊!

  没办法,这种会议,虽然一直在强调保密工作,但真的不容易保密。要不然的话,今天也不会有那么多的部门负责同志跑过来汇报工作了。

  “老板,对不起。是我的工作没做到位。”包红日主动承认错误。“不是工作没做到位,我看你是太懒散!”张文定虽然在会上护着包红日,但现在这个单独面对的情况下,他的怒火就发出来了,“我让你去木湾,就是因为木湾的环境复杂,就是知道你这个人稳重!你倒好

  ,这么大的事情,先前就没一点征兆?平时这样的宗族势力,你看不出来隐患?没有做预案?啊?”

  包红日真的很委屈,可是委屈也只能憋在心里。

  面对这样的情况,包红日只能说出三个字:“对不起,老板。”“你对不起的不是我,是木湾镇的父老乡亲,是全县的人民群众。”张文定伸手指了指他,道,“要是因为木湾这个事情,影响到了全县的招商引资大局,你担得起这个责吗?”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