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责任,包红日肯定是担不起的。

  但他明白,张老板能够这么训他,这么勃然大怒,那就证明,他包红日这次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至少位置应该是要保住了的。

  如果位置保不住,要调整工作岗位的话,那张老板就不会发这么大的脾气,反而会对他和颜悦色,一能安抚,然后说目前情况已经这样了,只能委屈他,先换个岗位了。

  老板愿意保,自己也得争气,而且也必须要拿出一个负责任的态度来才行。

  这个道理,包红日这种老江湖,是深有体会的。

  “老板,我一定会用最快的速度把影响降到最低。”包红日虽然平时很沉稳,但现在到了这种时候,也不得不表现出自己硬气的一面了,“另外,镇上准备搞一次严打,需要县局的大力支持……”

  一个镇上搞严打,你这……张文定都不知道说他什么好了,但他这个态度,张文定还是挺欣赏的,点了点头:“县局那边,我会打招呼。另外,全县会有一个严打的具体安排,并且,今后全县的打黑除恶工作,不会是阶段性的,而是

  长期的!你们镇里,要拿出十二分的态度,把这个工作做到最好!到时候,我希望你们木湾在这项工作中,会是一个榜样,而不会成为典型!”

  包红日明白,榜样,那就是正面的,是要被别的乡镇学习的,但如果成为了典型的话,那他包红日这辈子估计就没有翻身之日了。

  “老板你放心,我决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包红日只能继续下保证了,“县局的人去了我们镇上,要什么支持,我们就给什么支持!周边几个大的宗族势力,他们的主要人物,我们也掌握了一些情况的。”

  唔,地头蛇就是这样,县警察局可能想找一些证据很难,但镇上真要发了力,要找些证据,反而相对比较容易了。这跟专业水平的高低没关系,主要还是环境使然。

  要不怎么说,一定要深入群众呢?

  管你什么宗族势力,只要平时为了恶,那就会有些痕迹留下,平时那些被欺负了的人不敢反击,但县里真的要发力,那就能够让那些宗族势力陷入人民战斗的旺样大海。

  张文定虽然没有在乡镇主政的经历,但这个思路,还是明白的。他欣赏地看了包红日一眼,道:“你把眼前的工作做好,这起事件的善后工作特别要做好,不能出现乱子。然后一个,严打的前期工作,你们也要做好,警力方面,你不要担心,县里会有通盘考虑,把你们

  镇上当成重点来抓。”

  包红日总算是放了心,脸上感激之情很重:“谢谢老板的支持,谢谢。”

  张文定不再说那个事情了,转了话题:“另外一个,木湾可能会迎来一个新的镇长,目前县里在讨论,到时候会征求你的意见。”这一次,包红日很快就领会了,想都不想,直接开口道:“我向县委推荐刘浩同志。刘浩同志到木湾之后,工作认真负责,积极深入群众。而且,刘浩同志年轻,很有想法,也很有精力,还富有创造力,如

  果由他来当镇长,我相信,木湾的发展,会有一个大的飞跃。”

  张文定道:“我就是跟你说一声,到时候组织部会去你们镇上考察谈话,也会征求你的意见,具体的推荐人选,你要向组织部推荐。”

  虽然包红日的推荐意见并不重要,但是有他推荐,那对刘浩来讲,也是一个不小的加分项了。现在有侯定波在一旁盯着,想要争取木湾一镇之长的位置,好安置他手下的人呢,可不能松懈了。万一这个位置因为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原因,而让刘浩与其失之交臂,然后被侯定波的人得到了,那到时

  候丢了面子事小,影响到了张文定对木湾的发展规划,那后果可就严重了。

  所以,包红日这里,一定要强烈推荐才行。

  细节方面,有时候真的很重要,做到位了才能让人找不到破绽。

  ……

  下午的时候,张文定终于接到了温大奎的电话。

  温大奎在电话里请示,想要当面汇报工作,张文定不冷不热地答应了,然后,不到两分钟,温大奎就出现在了他办公室里。

  看来,温大奎这个电话,就是在县委里面打的。原来,温大奎直接过来汇报工作才是端正的态度,可他的级别和职务,让他离张文定还是太远了一点,若无张文定相召,他一个电话都不请示,直接就冲到办公室求见,那就是对张文定太不尊重了——县

  里的一哥多少工作要忙,不预约就想见面,你当你是谁呢?

  一进办公室,温大奎就是一个立正,然后敬了个礼:“老板,温大奎向您报道!”

  这一手,张文定倒是没料到。

  说实话,敬礼这个都想到了,但敬礼的时候,一般都要称职务,可温大奎却是称的老板。

  嘿,这家伙,也是有点小心思的啊!

  好吧,叫老板就老板吧,毕竟这家伙还是帮自己做了些事情的,特别是林业厅要搞事情的那次,他去白漳单独执行任务,并且把任务完成得非常漂亮。

  现在,一见面就叫老板,看来是很想得到重用啊!

  “大奎同志来了啊,坐。”张文定说着话,人就从办公桌后面走了出来,坐下之后,才继续说道,“木湾这次发生的事情,你知道了吧?”

  “知道了。”温大奎点点头,“局里对这个事情很重视,已经成立了专案组。”

  专案组不专案组的,张文定并不在意,他看着温大奎,道:“对这个事情,你有什么看法?”

  听到这个问题,温大奎就不得不在心里把念头转了一下,张老板这么问,是单单只问木湾镇的这一个事件呢,还是问全县的类似情况?脑子里在转着,温大奎也没迟疑,马上就回答了:“这个事情,以我在派出所的经验来看,光凭乡镇自身的力量,事情可以解决,但根子没办法解决。”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