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子?”张文定皱了皱眉,“什么根子?”

  温大奎道:“宗族势力抱团的根子。”

  这个回答,跟张文定预料中的,有一点小小的差别。

  张文定觉得他会回答出宗族势力,却不料,他竟然在宗族势力后面,还加上抱团二字。他相信,这个抱团二字,应该不是温大奎随意说的,而是着重加上去的。

  想到这个,张文定就对他有了点兴趣,鼓励道:“说说看。”

  他等着温大奎过来汇报工作,并不仅仅只是要看温大奎对他的态度,更重要的,还是要谈个话,听一听温大奎对于当时的形势的判断和想法,以及去木湾之后的工作思路。

  张文定需要的是人才,是能够在木湾起大作用的人才,可不仅仅只是让他去镇场子——不是人才的话,凭什么为你一个人,动用那么大的资源,还让你高配双职?

  如果仅仅只是因为刘浩的推荐,那也太小看张文定的用人标准了。如果仅仅只是因为温大奎是个刑侦高手,那也太片面了。

  张文定需要的是一个有大局观的人才,而不仅仅只是哪一方面的专业人才。

  这也是为什么,张文定对班子成员也只是说,从警察局里抽人,但具体人选,他并没有说定的原因之一。

  现在,温大奎的回答,引起了张文定的兴趣,但张文定还需要听到他更详细的答案。温大奎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想了大约五秒钟的样子,才缓缓地说道:“宗族这个东西,按目前的形势,是没办法完全消除的,而且,除着生孩子的越来越多,不管他们交不交罚款,现在生三胎的都不少,所

  以,在一段时间之内,宗族这种东西可能还会有所壮大。”

  这个视角,比较奇特,张文定点了点头,没说话。温大奎看了张文定一眼,继续道:“有宗族不怕,我们可以引导出一种符合我们传统文化的宗族文化,但坚决不允许他们搞宗族势力!有了宗族势力,那就会有宗族势力的抱团!一抱团,很多小矛盾,就容

  易发展成大矛盾!”

  张文定再次点头,这个温大奎,重点果然是在抱团二字上面啊!

  “同宗同族的人抱团,这有天然的优势。”张文定接过话,缓缓道,“在这方面,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有几个不成熟的想法,都是以前在派出所工作的时候想到的,但那个时候实施的条件不成熟,所以也只是想想。”温大奎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赶紧道,“由于还没有实践过,所以也不知道效果怎么样。”

  张文定道:“说说看。”

  温大奎又看了看张文定,道:“那我就说一说我一点不成熟的想法,有说得不对的地方,请老板你多批评指正。”

  以前,刘浩还说过,温大奎这个人比较傲,比较倔,所以虽然有能力,但却一直窝在乡镇派出所,调不进城里。现在看来,这家伙也不是那么莽的人嘛,还是很有眼力的,而且说话也很有分寸。

  是个懂得变通、尊重领导的同志呀!

  “你说。”张文定看着温大奎,目光之中,尽是浓浓的鼓励之色。

  不管温大奎的想法有没有可行性,只要他肯想,肯开动脑筋,这就要鼓励。不怕他的方法不完美,就怕他懒到不肯想,就怕他脑子里会装着“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这样的消极思想。“我的想法是这样的,总的来讲,就是两个,一个是拉拢,一个就是分化。”温大奎说着,就进入了自己的节奏,“拉拢和分化,其实很简单,就是要有利益。有了利益,别说只是一个宗族的,就算是亲兄弟之间,也能够打破脑壳。我们县是个穷县,乡镇更穷,各个村子里,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事儿,亲兄弟都能够反目成仇。而且,就算是一个宗族里面的,也往往会这家跟那家不对付,分成很多不同的小团

  体。”

  这个不难理解,想一想那些豪门恩怨什么的,只要是人,就都有自己的想法,不可能所有人都能够完全抱团的。

  这个思路是没错的,但光有思路,没有把思路落实的具体办法,也只是一个空想法。温大奎继续说道:“然后一个,我发现,在乡镇,在农村里面,只要稍微有点钱的,虽然平时看上去很凶很恶,但真要让他打架拼命,他们一般都是不肯的,都是花钱叫别人上,有些人甚至连钱都不花,只

  是鼓动别人上。而直接拼命的,基本上都是没钱的,就是那种俗话说的,穷得只剩下一条命的。”

  张文定眉头皱了皱,若有所思:“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拿命博……”“差不多就是这样吧,其实那些稍微有点钱的,他们没钱的时候,也敢拼命,但只要稍微有点钱,日子好过一点了,都舍不得拼命了。”温大奎说到这里,就笑了起来,“有好日子过,谁不想多享受享受?要

  说别的乡镇,要解决这个问题,目前还是很有难度的,但在木湾镇的话,难度就要小很多。”

  张文定道:“怎么讲?”

  “因为木湾刚刚闹出了大事,有些刺头,担心被抓,可能就跑出去躲着了,家里剩的,就没几个厉害人物了。”温大奎道,“不管他们平时怎么凶悍,说到底,他们还是怕警察,怕法律的!”

  “嗯。”张文定对这个话是认可的,要真的什么都不怕的话,那还了得?“还有一个,木湾现在要搞开发,要搞大开发,有各种各样来钱的门路。”温大奎道,“别看他们现在为了争投资打死了人,但等到投资落地,他们都赚到了钱,我们再有意识的把他们分开,该抓的抓,该关

  的关,决不手软,到时候,那他们要想再像现在这么抱团,就不容易了。其实刺头就那么几个,大部分的人,还是很安分的。只要没人挑头了,就闹不出大事。”张文定听到这里,心里就有了决断,这个温大奎去木湾镇,还真合适。到时候,给他高配双职,想必他是能够把木湾的治安工作给理顺的。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