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欣黛眼角带娇地扫了他一眼,道:“好好坐着说说话。”“不想坐。”张文定摇摇头,拉着她的手,“现在洗都洗好了,该睡了。你看我们两个,现在都是关系着许多人的工作和生活,所以啊,一定要早早休息,只有这样,我们第二天才有精神上班,才能够带领同

  志们把工作干得更好。”

  “你……”黄欣黛摇头着,但还是顺势就这么让张文定拉了起来,脚下却还没迈步,嘴里嘀咕着,“你这张嘴呀,真是不知道说你什么好,这都找上借口。”“这不是借口,是我对老师发自内心的关心。”张文定松开手,但手却又放到了黄欣黛肩上,笑着道,“走走走,赶紧去休息。我这是为万物公司的所有股东和员工着想,万物公司需要你养足了精神去开拓进

  取呢。”

  “哼……”黄欣黛哼了一声,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心情,脚步轻移,被张文定半推着走进了卧室。

  眼见着张文定直接就奔向了床边,黄欣黛赶紧道:“把灯关了。”

  话说完,黄欣黛不等张文定回答,就自己紧走几步,抬手把灯关了。

  张文定下意识地就问:“你这是……考虑好了?”

  “什么考虑好了?”黄欣黛反问了一句,然后便反应过来,他说的是生孩子的事情了,顿时焦急地解释道,“考虑什么考虑呀,哪有那么快考虑好,这又不是什么小事……”

  “没考虑好你关灯干什么。”张文定很是不解。

  这大晚上的,一洗澡就进了房间,然后就关了灯,那接下来……不就应该要办正事了吗?不然的话,关灯干什么?关灯,不就是因为害羞吗?

  “我关灯……”黄欣黛也想到了关灯的问题,可是,关灯不就是因为害羞才关灯的吗?但是,这个害羞和那个害羞,它不是一回事!

  黄欣黛心里是这么想的,但肯定不能这么说。

  “不是你说要休息,要睡觉吗?”黄欣黛冷哼一声,“不关灯你睡得着吗?我开着灯可睡不着,到时候失眠了,你负责吗?”

  张文定就一把抱住她:“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对你负责。”

  这个话,含义可就深了。

  黄欣黛能够感觉到张文定今天晚上的不对劲,赶紧先打个预防针:“今天晚上你可就别想了,我亲戚来了。”

  “啊……”张文定顿时就有点郁闷了,“不是昨天都没来吗?”

  黄欣黛道:“对呀,今天刚来的。”

  话说到这个份上,张文定也没办法了。他只能选择相信她说的这个话,要不然的话,难不成还要亲眼看一看是不是到底来亲戚了吗?

  “唉……”张文定叹息了一声,没再追问这个了。

  反正早就说过,要给她时间的,那就给她时间好了,今天晚上,不多想了。以后多到好这里来休息,总有一天,能够让她动心的。

  黄欣黛感觉到了张文定瞬间心情的低落,便主动抱着他,亲了一下,然后又在他耳边轻声说:“今天晚上可以多让你亲一会儿……”

  张文定瞬间就来精神了:“这么好?什么地方都能亲?”

  “你想得美!”黄欣黛冷哼一声,“不准亲了,赶紧睡觉!”

  她没说让他去客房睡,这让他心中大定,知道她只是害羞了,倒不是真的完全拒绝。想通了这一点之后,张文定顿时觉得自己今天晚上没白来。

  嘿,比昨天晚上更进一步了,说不定再多来几次,她就想通了呢?

  ……

  次日一早,张文定就穿着黄欣黛买的新衣服,去了办公室。

  钟华华很早就跑过来汇报木湾那事儿的舆情:“班长,木湾那个事件,网上的讨论,现在基本上都是有利于我们的,而且,这个事情的热度,比昨天降低了一些。”

  没办法,舆情这东西,有时候似乎没多大的杀伤力,但有时候,真的特别重要,小心驶得万年船啊!

  有些人物,不就是因为舆情闹得太大,而辞职了吗?甚至还有些直接就被立案调查了!

  那些舆情,有些可能只是因为一块手表或者一条皮带啥的,初始不注意,后悔就来不及了。

  钟华华现在对这事儿,是相当上心的。

  毕竟这是她的工作职责啊!至于搞网络活动这个事儿,她现在还没理出头绪来,好在,张文定也知道这个需要时间,并没有问也关于这方面的工作,只是点了点头:“嗯,你们部里的工作还是很有成效的。但不能看到现在形势不错,就开始松懈了。现在的网络舆情,虽然说一般的热点只有几天时间,然后就会被另一个热点取代,但这几天,有可能会是三天,也有可能会是一个星期,甚至有可能会有十几天。叫同志们都辛苦一点,上

  点心,继续关注!”

  “班长的指示,我回去就向他们传达。”钟华华点点头,然后道,“本来昨天要去省里的,但跟省里沟通了一下,老领导让我过两天再去,到时候,省里可能也人有一个网络方面的小型活动……”

  这算是解释了一下,为什么她今天还继续留在县里。

  张文定点点头,没心思管这些具体的事务:“具体时间你自己安排,我这就负责给你支持。”

  等钟华华离开之后,张文定正想着是不是把两个副手,以及组织布长叫过来,一起研究一下人事问题的时候,楚菲打电话来了:“张文定,你给我介绍的那个动植物项目,真的有前途吗?”“有没有前途,要你自己去分析,我怎么知道?我又不会做生意。”张文定对这个问题真是不想多说什么,“你有什么不了解的,就详细地和柳如风谈,不管是生意上还是法律上,黄老师那里,都能够给你提

  供最好的咨询,她有专业的团队,我一个为人民服务的公务员,对生意方面的问题,真的不懂啊!”“可是,欣黛姐叫我问你啊!”楚菲的声音倒也没有什么生气的意思,就是带着几分苦恼,“你不会是和那个柳如风有什么关系吧?”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