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办法,侯定波在燃翼县这么长时间了,一直想从张文定手里夺点东西,一直没成功。有时候吧,眼看着成功在望,可等自己欢天喜地出手的时候,成功就变在了失败。

  这样经历了几次,他不得不谨慎一点。

  乡镇自来水这个项目,是他自己做了很多准备,然后还在前面铺垫了一些东西,然后才让张文定同意的。可是这个药厂上市,算怎么回事?

  这个里面的成绩,比起乡镇自来水来讲,大了不知道多少倍去了。

  推己及人,侯定波觉得,张文定恐怕是没安好心。

  有了这样的想法,侯定波当然就不肯接这个工作了,但也不能够把心时的想法表露出来,反而露出了一丝惊喜的表情,但嘴里却说道:“啊……这个,药厂要上市?没听说过啊!”

  “他们有这么个想法,但还不知道条件成不成熟。”张文定笑了笑,“这个工作,可以前期先做起来嘛,上市也不是说上就能上的。”“要是真的能够上市,那对咱们县里就……”侯定波把这个话没说完,然后就话锋一转,“不过,公司上市这一块,我完全是个门外汉,从来没接触过啊!这么重要的工作,我怕我这……万一出了什么纰漏,

  那就太对不起班长你的信任了。”

  张文定一听这个话,就有点不明白了。

  这么好的事情,你怎么就推辞了呢?你不是很喜欢要争点权力的吗?现在不用你争,我直接交给你了,你这么推辞,是几个意思?

  侯定波没等张文定说话,又继续道:“这么重要的工作,我看还是要班长你亲自来抓才行啊!我们可以跟在班长后面,学一学这方面的经验,以后再遇到这样的工作了,就可以出一份力。”

  说完这个,还是不等张文定回答,侯定波又问了一句:“听说,您爱人是经济方面的专家?”

  张文定被这个说法给弄得有点震动了。

  卧了个草!

  侯定波你还真是长着一颗玲珑心啊,觉得富婆这样的词不好听,就弄出个经济方面的专家来了,你不去吃相声都是屈才了啊!

  这时候,张文定也明白了,侯定波不是不想要这个项目,是担心这里面有坑呢。

  想明白了这个,张文定倒也没生气。

  毕竟,自己这个副手,面对这么大的利益,还能够保持警醒,那证明是个有原则的同志。跟这样的人搭班子,总比跟一个贪得无厌的人相处要好。

  想到这里,张文定就点点头:“行!那你就把你手头的工作弄好,药厂上市这个事,我去跑。”

  听到张文定说要自己弄,侯定波顿时就开始后悔了,难不成,这事儿没有坑,自己不会是错过了一个天大的成绩吧?

  看到侯定波脸上的神色变幻,张文定心中有点小爽快。

  本来想给你送个成绩吧,你居然还怀疑我别有用心,不敢接,现在没你的份了,我亲自去弄。

  这一瞬间,张文定心里对侯定波有了个评价——此人有小聪明,无大魄力。侯定波心里只是有点后悔,但也没确定这个事情是不是真的有坑,就只能笑着道:“这个工作有班长你亲自来过问,相信他们很快就能够上市了,到时候,我们县里出了一家上市公司,这是全县的大喜事啊

  !”

  听着他这言不由衷的话,张文定摆了摆手:“这事儿为时尚早,八字还没一撇呢,谁知道什么时候能弄好?还是赶紧把眼前的工作做好吧!”

  侯定波道:“嗯,那班长你忙,我就先过去,找他们开个会。”

  “行,抓紧吧。”张文定点点头,起身把侯定波送到了门口。

  ……

  木湾的事情在网上很快就什么关注了,张文定也没再关心这个了,不过梅天容却为木湾的事情打来了一个电话。

  “听说木湾那儿出事了?”梅天容问得很直接。

  她现在在燃翼创业,整个人的气质和当初在电视台的时候相比,大不一样了,说话的时候透出一种轻松。

  她不像以前要叫张文定的职务了,也不叫张哥,说话直接但也很亲切。

  不知道她的这种变化,仅仅是因为她现在的身份不同了,还是因为别的。

  对这个女人,张文定不讨厌,但也没有想要收了她的想法。不过呢,如果再有当初在白漳的那种机会,心境和环境都对了,说不定也会收了她。

  只是,收了之后,是和她长久交往,还是像苗玉珊、陈娟这二人一样,基本上就是当朋友,那都不好说。

  有很多事情,真的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就像徐莹,他和徐莹之间的感情是很深的,但现在,二人各自忙着工作,连联系都很少了。只是,联系得再少,心中那份感情却还在,不过,那感情中,爱情的成分已经少得可怜,更多的,转化为了友情

  ,也有一点点,转化为了亲情。

  并不仅仅只有夫妻之间的感情会转化为亲情,有很多不同形式的爱情,也是会这样的转化的。

  “你听说了?”张文定反问了一句,不等她回答,又道,“最近生意怎么样?”

  “生意还不错。”梅天容道,“人挺累,不过很有干劲,自己给自己做事,再累也开心。我很看好燃翼的发展啊!”

  张文定道:“那就好,你生意好,我也开心。要不然的话,你因为我辞职了,搞得收入降低了,我也不好受啊!”

  梅天容笑着道:“怕我收入降低,那你就帮我想办法,支支招,让我更好的为燃翼的经济发展添砖加瓦,为燃翼的税收多做点贡献啊!”

  张文定明白了,这个女人打电话来,肯定不是为了木湾镇的事,那只是一个由头。

  “定点消费是不可能的。”张文定先就很有原则地来了一句,然后道,“经营上遇到什么问题了吗?给我说说。”“经营上倒也没什么大的问题。”梅天容的声音中还是充满着笑意,话说得不快不慢,“我做生意就只是想凭本事,从一开始就没考虑过接公家单位的单子。所以啊,这个方面,你完全可以放心,不会让你违反原则的。”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