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话弄得张文定有点不好意思,想到这个女人的辞职,多多少少跟他有关系,也可以说跟燃翼县有关系。

  毕竟,当初是她向张文定通风报信了,张文定才能够有所准备。这么做了之后,她在省台里也呆不下去了,不辞职的话,那上班肯定是日日都是煎熬了。

  想到这里,张文定又想到,梅天容到燃翼创业之后,自己也没对她有什么照顾,还真是心里有点惭愧啊!

  “哈哈哈……”张文定笑了几声。

  欠别人的人情最不好还,面对这样的女人,张文定也只能干笑几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了,不然的话,这个话真是怎么都没办法接。

  总不能直接说,不违反原则,我也可以帮你吧?

  这不是一个县里的一把手可能说的话。梅天容是个善解人意的女人,她在省台混了那么多年,对人心有足够的了解,也很会说话,现在听到张文定这么笑,自然不会真的再让张文定自己硬生生地扭转话题,那样虽然不至于会得罪张文定,可总

  会显得她这个人不好相处,这样就会让张文定以后尽量避免和她相处了。

  人与人之间,除了自己的家人之外,谁愿意和一个不好相处的人一起玩?

  要让自己轻松,首先要让别人感觉到轻松才行。

  这里面有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说话的艺术。语言最伤人,语言也最能拉近人与人的距离。

  说话的艺术,梅天容自然是不缺的。

  “你别笑啊!”梅天容的话中没有了笑意,但却夹杂了一点点撒娇的味道,“违反原则的忙不要你帮,不过不违反原则的忙,我肯定会找你的啊!”

  这个话,看着是耍赖,但实际上,却是给了张文定一个自然而然的梯子,由他可以抬脚就下来。

  “说,你的忙,我当然要帮。”张文定停止笑,说得很是肯定。

  “你说的啊,那我就真找你帮忙了啊。”梅天容道,“我家的灯昨天晚上坏了,你今天晚上来帮我修一下好不好?”

  “……”张文定差点就要回答好了,可话到嘴边,又硬生生的止住了。

  这特么哪是帮忙啊,这是……要人命啊!

  梅天容啊梅天容,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说,我最近真是很经不起惹呢,虽然平时修为不错,心性也过得去,但毕竟被黄老师给勾得静不下心来了,你这么做,很容易引狼入室啊!

  梅天容仿佛看见了张文定那为难的神情,笑着道:“这个忙不会让你违反原则吧?”

  “不违反原则。”张文定也笑了起来。

  这个是不违反原则,但我怕到了你那里之后,一不小心,会犯错误啊!

  梅天容道:“你刚才自己答应过我了的啊,不会不肯帮这个忙了吧?”

  张文定略一沉吟,道:“行!我下班就过去,不过我下班可能有点晚。”

  “嗯,那我等你,给你准备夜宵,你想吃什么?”梅天容说这个话的时候,声音中都透出了一种异常的高兴,还带着一点点意外的惊喜。

  很显然,她没想到,张文定真的会答应她。

  张文定一听她这个高兴的语气,就知道她误会了。再一想,貌似是自己刚才一句话让她产生误会了。

  自己平时下班晚,这个很正常,毕竟管着那么多事情,不可能做到准点下班的。只是,在她听来,估计那个下班有点晚的话,就会误解成另一种意思了。

  我下班晚,那是有事情要做,不是想着晚上去你那里就睡觉啊!

  心里这么想着,张文定嘴上也懒得解释了。

  这事儿吧,本来就解释不清楚。

  “我不挑,只要你手艺好,我都可以。”张文定这么说的时候,心里也在想着,希望她不会误会吧。

  “行,那我在家里等你。”梅天容道,“你先上班,我就不打扰你了。”

  挂断电话,张文定苦笑了一下,希望这女人不会想歪吧,不过呢,他也明白,她肯定会想歪,说不定还会歪想。因为这个事情,张文定也明白,什么灯坏了都是借口,真要是灯坏了,她不知道找别人帮忙吗?不说专门的水电工了,就她店里那些人,总能够找出一个人帮忙的吧?再说了,只说灯坏了,灯是什么样子

  的,坏的哪里都没说,就叫人家去修一下,这怎么修?

  很明显,灯肯定没坏,只是用这个借口,想晚上见一面呗。

  张文定敢肯定,晚上去她家里的时候,她家里的灯,肯定是亮堂堂的。

  真要是灯坏了,做夜宵也看不见啊!

  啧,也不知道晚上去了梅天容的住处,到底会发生些什么,还有啊,貌似也有一段时间没见过了,她是不是更加迷人了呢?

  想到这里,张文定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就浮现出了当初在白漳的那一晚。

  当时,自己是真的忍住了啊!

  现在想想,都觉得自己当时真的是很不容易。

  今天晚上,会和那天晚上一样吗?

  这个问题,没人能够回答他,他自己都回答不了。只有经历过今天晚上之后,才会有一个确切的答案。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答应她,而不是叫她找一个水电工。

  或许,内心深处,还是对她有些念想?

  这些问题在脑海里翻腾,张文定花了几分钟才压下去。

  现在不是想这些事儿的时候,还是工作要紧。

  燃翼的发展刻不容缓,自己没那么多时间去考虑儿女私情,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才是自己应该做的,才对得起燃翼的人民群众。

  县里的投资拉过来了,虽然像万物公司那样的大投资目前没有了,但一些小规模的投资也是有的,而且,也有一些房地产企业要过来搞开发了。

  这些企业,实力都还可以,张文定觉得,可以全面开启燃翼的棚户区改造工程。

  燃翼的县城区域,要扩大;燃翼的县城面貌,也要更新了!

  一个新的燃翼,要在自己的手上出现!当然,大规模的棚户区改造,利益太大,到时候,跟侯定波之间,又要有一波纷争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