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定点点头:“嗯,有事就找我。”

  梅天容问:“什么事都能够找你吗?”

  在这种情况下,张文定也没办法说不,只能再次点头:“嗯。”

  “哎呀,你对我这么好。”梅天容顺势就抱住了他的一只手臂,半是认真半是叹息地说道,“可惜啊,你结婚了,要不然我一定要对你以身相许。”

  张文定哭笑不得,你这话是几个意思啊?到底是准备以身相许呢,还是提前就要给我打一个适可而止的预防针?

  还有啊,你现在抱住我的手臂,到底是要闹哪样啊!

  张文定虽然觉得有点怪异,但也没有把手臂抽出来的意思,倒不是他觉得这样很享受,而是,怎么着也要顾忌一下女人的面子嘛,人家主动来抱,你把手抽出来,那不是打她的脸吗?

  做男人,不能这样无情。

  “你这样对我是个很严峻的考验啊!”张文定苦笑一声,看着她,“我和我老婆是两地分居,已经很久没见过面了。”

  “你们俩都是大忙人。”梅天容仿佛没听出来张文定话要表达的意思,头已经靠在了张文定肩上,轻声道,“现在可以生二胎了,你们准备生吗?”

  “我们不符合生二胎的条件。”张文定道,“现在只放开单独二孩子,还没有放开全面二孩子。”“听说上面有意全面放开二胎政策,据说就是明年后年的事儿了,你们也要早做准备嘛。”梅天容道,“一个孩子还是太少了,对孩子来讲,没有兄弟姐妹,长大以后,遇到什么事情,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

  一代人是一代人,他们不可能什么事情都和父母商量啊!”

  张文定没想到,她竟然会聊起这个话题。

  “以后再说吧。”张文定对这事儿没怎么考虑过,工作都忙成这样了,哪会考虑那么多生活上的事儿?

  他倒是有心问一下她要生几个孩子,但想到她那不如意的感情生活,觉得还是不要问的好。

  察觉到张文定不想谈论这个话题,梅天容就换了个话题:“现在燃翼这边,发展还是很快的,感觉遍地都是商机啊。”

  你不是叫我来修灯的吗?难不成,就这么一直抱着我的手说话就行了?

  张文定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道:“怎么,你又看上什么好项目想投资了?”

  梅天容道:“确实看上了一个好项目,但还没决定投不投。”

  张文定就明白了,这个女人,怎么可能单纯地是想见他呢,还是有事情要谈啊!这个女人,就不是那种一般的女人!

  正当张文定这么想的时候,梅天容又说话了:“投资的事情我还要再考虑考虑,再说了,我现在也没那么多资金和精力。今天你过来是给我修灯的呢,可别想偷懒,走,我们去卧室。”

  说着话,梅天容就站了起来,拉着张文定的手,一起去了卧室。

  梅天容是真的拉着他手,她走在前面,手稍稍往后拉着他,仿佛谈恋爱的时候拉着男朋友那种感觉。

  她心里有没有这样的感觉,张文定并不知道,但张文定感觉自己心里是有这种感觉的。

  张文定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之间会有这样的感觉,但这种感觉,他并不排斥,还有点开心。

  他想不起来,自己有多长时间没有享受过这种感觉了。整天都在忙于工作,心里想的,也几乎都是工作,真的没什么私人的时间了。甚至,就连修行,他都没有像以前那么稳定了。

  在修行这方面,武云超越他,这其实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虽说红尘炼心,但并不代表,你整个人沉迷红尘之中,就真的比一心修行的人精进得更快了。真要是那样的话,还要那么多道观庙宇干什么?

  看着梅天容脑后的头发,张文定心中生出一种想要伸手摸一下的情绪,但还是忍住了。

  毕竟不是小青年了,不可能这么没耐性的。

  很快就进了卧室,一片黑,但梅天容早有准备,一只手牵着张文定的手没放,另一只手已经熟悉地打开了一只充电式的台灯。

  这是一只荷花外形的充电台灯,摆在卧室门边的一张台子上,看灯光的亮度,这充的电应该还可以再用半个小时没问题。

  “你怎么想到买充电的台灯的?”张文定看着这个台灯,笑着道,“这种台灯好用吗?充一次电,能用多长时间?”

  梅天容就看着他,不说话。

  张文定被她看得莫名其妙,问:“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梅天容侧着头想了想,道:“你刚才说话的时候的表情、语气,还有你的微笑,像是在下乡搞调研,问老乡怎么想要到种雪莲果的?这种雪莲果收成好吗,销路好吗?一亩地能够产多少啊?”

  说完这个话,她还加重语气来了一句:“就是这样,真的很像!”

  张文定就颇为无语了,这……自己刚才问的话,真像她说的那种感觉吗?

  稍稍回想了一下,貌似还真有点像。

  看来,自己这是很久没说过情话了,但是把这种调研时常说的话,给弄得成了习惯。

  想到这里,张文定也有几分不好意思,赶紧转移了话题:“你哪个灯坏了,新买的灯呢?取出来,我给你装。”“嗯,我马上取。”梅天容还真的买了有新的灯,很快取了出来,指着房顶上的一个花枝状分出三束的吊灯,道:“这三个灯都坏了,开始只坏了一只,后来又坏了一只,昨天晚上,最后一只也坏了,我没办

  法,只能找你了。”

  这么一说,张文定倒是理解了。

  一只一只地坏,然后拖到了现在。

  他抬头看了看,房灯上这个灯,还是很好换的。只要把三支支架上的灯泡换下来,就没问题了。

  这种灯泡,并不是排线插接的灯片,而是那种比较老式的螺纹式的,只要一旋转,就能够装好,很方便。梅天容取灯泡很快,但取出来的灯泡,只有两只,没有三只。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