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她这个灯是真的坏了,并且,她也不是今天去买的新的灯泡,应该是灯坏了两只之后去买的,估计是想自己换,但事到临头,又不敢换了。

  虽然这个事情比较简单,没什么难度,但对于女人来讲,有些女人在遇到这样的事情了,还是不敢自己换。有可能,有些女人会怕触电,有些女人,就是单纯的不想换。

  反正不管是哪种情况,现在张文定已经过来了,自然是要把灯泡换好的。“我本来准备自己换的,但这个床上太软了,椅子放上去站不稳。”梅天容把手里的新灯泡递给张文定,颇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这个床太重了,我一个人也拖不动。而且,床拖了之后,搭个椅子,我感觉

  有点矮,我怕我够不着,你有这么高,应该没问题。”

  张文定看了看,貌似确实是这样,这个灯在床的正上方,站在床上够不着,要在床上加个椅子才行。

  这是很正常的,如果站在床上能够着得灯的话,那身高再高一点,站在床上可能脑袋都能够撞到灯了,这样的设计肯定是行不通的。

  四个看了看,张文定道:“家里有木板子什么吗?要稍微大一点的。”

  “有个麻将桌面差不多大小的板子。”梅天容道,“那个我试过了,站上去也晃,不稳。”

  床上的席梦思是有弹性的,那么大一个板面放上去,上面再放椅子,虽然比直接放椅子上要好一点,但肯定会摇晃啊。这一点,张文定是明白的,但他觉得这种程度的摇晃没问题。

  这跟男人女人对身体平衡的掌控没多大关系,主要是张文定的下盘工夫很稳,双腿可以随时调整用力角度,让自己站在上面不晃。

  这种功夫,张文定现在是能够做得到的。

  “没事,我能站得稳。”张文定扭头看了看,没见到有什么麻将桌面那么大的板子。

  板子取来,张文定真的能够在上面站得稳稳的,然后很快就把灯泡换好了。

  把板子取下来,旧灯泡扔进垃圾桶里,梅天容又来事了:“趁着你在这儿,把我把床单和被子换一下吧。我一个人换要搞半天,两个人就快多了。”

  张文定有点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有点洁癖,刚才板子放到了床上,她觉得不干净了,所以要换床单?

  不过,这也没什么,女人嘛,大部分都是很爱干净的。

  换床单就换床单吧。

  随着梅天容再次进到卧室,梅天容收起床上的空调被和床单,然后打开了墙边的柜子,柜子里的情景便展现在了张文定的眼前。

  只见满柜子的衣服,有一面是满满的不能穿在外面的那种,各种样式的都有,令人眼花缭乱。

  这个意外地发现,真是令人心情激动,但同时也有点尴尬。“这个房间有点小,东西放得比较乱。我平时也没什么时间收拾,而且,现在刚过来,只能租个房将就一下,也没那么资金拿来买房,等以后买个大房子就好了。”梅天容解释了一句,却没有把柜子门关起

  来的意思,反而就这么开始在里面翻了起来。

  她这个房子是租的,这一点,张文定当然明白。

  毕竟,梅天容和黄欣黛不一样。黄欣黛在燃翼投资太大,那是要长住的,租房子自然不合适了,而且租房子也不安全。但梅天容不一样,一方面,梅天容的钱要用来创业投入,一方面,她对于在燃翼买房子也没兴趣——就算要买房,她

  也会去省会白漳买,那才有大的升值空间。

  除了她在燃翼赚了大钱,然后,燃翼的发展也确实让人一眼就能够看到有很大的发展前景,那她才会考虑在燃翼买房。

  目前来讲嘛,租房是最合适的。

  在柜子里翻了一会儿,梅天容像是才反应过来似的,道:“哦,我想起来了,床单没放在这下面,在上面。”

  说着,她站起身子,抬头看着柜子的上方。

  这柜子其实就是一个镶嵌在墙里的衣柜,分为两下两层,上面那层只有八十公分高,用来放一些不常用的东西,下面这层有两米多,空间很大,底部可以堆衣服和床单等物品,再往上就是挂衣服了。

  刚才,梅天容就是在柜子下面那一层的底部翻着,翻动的时候,不时碰到她自己那些只能贴身穿的衣物,引得张文定气血翻腾。

  现在,她抬起头,看向了上面,张文定也把目光从那些衣服上移开,随着她一起抬头向上望。

  他有心说帮她取吧,但这样的高度,总是要站在椅子上的,还不如让她自己取。

  毕竟,她自己才能够知道想取的床单是哪种颜色和样式,而且,万一她上面也放了那些很迷人的贴身穿的衣服呢?所以啊,等她自己取吧。

  梅天容没有让张文定帮着取的意思,自己摆了个椅子在这儿,踩在椅子上,从衣柜的上方取了一个床单和一个被套。

  “我们先把床单铺了,然后再装空调被。”梅天容把床单的两个角给了张文定。

  张文定接过床单,心里的感觉真是没法形容了。

  有多久没怎么弄过床单被子这些了?

  床单很快弄好,梅天容又把空调被从旧的被套中取出来,再和张文定一起换上新的被套,在床上铺好,满意地笑了:“床上这点事儿呀,还是要两个人才好弄。一个人弄,总是弄得不得劲。”

  这个话,听得张文定心神动荡,一把就抓住了她的手,定定地看着她。

  梅天容这个话,不管有没有暗示什么,张文定这时候都有点忍不住了。

  梅天容任由自己的手放在他手中,两眼目光柔和地和他对视,脸上没有害羞的神情,也没有急切的神色,只有平静的微笑,像是在等待着什么,又像是在鼓励着什么。

  张文定看着她这目光,低叹一声:“你不应该叫我来的。”“我想要你来。”梅天容回应了一句,突然抽出手,然后双手一展,温柔地环住了他的脖子。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