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办法,他要管的都是大事,都是大方向,不可能去过问这种具体的事物。

  “唔……我知道了。”张文定在不清楚具体的情况的时候,自然不会大包大揽,但还是透了个话,“你先做准备吧。”

  不管那边具体工作是怎么回事,张文定只要愿意帮忙,梅天容去开个餐厅算多大点事儿?

  “我先自己想办法吧,如果我实在办不下来,再找你。”梅天容道,“这点小事我都办不好,感觉自己能力有点问题,你可不准看不起我啊!”

  张文定这时候有点怀疑,她刚才的一番话说出来,其实不是为了找他帮忙,而是要让他别有什么负担吧?

  要不然的话,真要帮忙,就帮这么一点小忙?

  这事儿,真要解决的话,随便一个电话就能够解决了啊,完全没难度啊!

  从梅天容家里出来,张文定不得不感叹,梅天容这个女人吧,真的情商不错,很会和人相处。

  用一个小得微不足道的难题交给男人,既能够满足男人的保护欲,展现能力,又能够让人不觉得她城府深。

  一夜无话,到第二天,侯定波就把第一批搞自来水项目的乡镇列出来了,四个乡镇,排在第一的就是木湾镇。除了确定乡镇名单之外,侯定波还把项目的资金投入分配做了一个计划。最大头的投资,由县交投公司负责,这个投资的比例,在百分之六十至七十之间,县自来水公司划到县交投公司旗下,水费自然是

  由自来水公司收取;然后呢,县财政出一部分,大约在百分之十的样子;乡镇自筹一部分,也在百分之十的样子。至于还欠缺的部分嘛,先不管了,工程先开动起来。

  张文定看到这个资金比例,就明白,估计最终就要靠县交投公司了,至于县里和乡镇的投资,也就是挂个名,不可能真的投钱的——县里也好乡镇也罢,拿不出来这笔钱!

  以后县里再从别的方面,对交投公司另外补偿吧。这个事情,和交投公司要有一番谈判了,毕竟现在交投公司并不仅仅是县里的企业,还有私企股东呢。而且,自来水公司划到交投公司旗下,也不可能白白地划过去,总是要提高一下县里在交投公司的执

  股比例的。

  自来水公司,那是特许经营,县里不同意,你有钱也开不了!

  对于这一点,想必申巨华是明白,也是愿意接受的。申巨华入股交投公司,目的除了在燃翼县里投资更方便之外,也是想要赚钱的。

  嗯,还有一点,交投公司动作好了之后,也是可以上市的。

  如果以后交投公司真的上市了,药业公司也上市了,那燃翼县在望柏市的地位,不说从最低冲到最高,那也是能够排进前三甚至是前二了。

  到时候,张文定的职务都不需要变化,就是燃翼县一把手的职务,再高配一个市委的常委,那以后的路就很好走了。

  想着这些,张文定就对侯定波道:“这个方案,有一定的可行性,你们要和交投公司做好沟通。另外,我有个想法,定波同志,你看,咱们县城的棚户区改造,是不是可以做一个全面的规划了?”

  侯定波这次过来,就是想把乡镇自来水这个项目给落实了,没想别的。只有把乡镇自来水的项目落实了,县府这边才有切切实实的工作要做,他这个一县之长,也才能够真正的进入全县干部群众的视线之中。然而,他可不想为了这个乡镇自来水的项目,就把全县的棚户区改

  造工程,全部拱手让给了张文定啊!

  真要这样换的话,那代价也太大了,划不来!

  这一瞬间,侯定波心中对张文定就有点怨气了,虽说你张文定是一把手,但我怎么也是二把手,是你最主要的副手啊,你就这么不尊重我?

  不就是一个乡镇自来水的项目嘛,跟你手上的项目比起来,差得不是一星半点,你这么点成绩也不想让我出?

  心里怨气归怨气,侯定波也不可能在脸上表露出来,只能是一脸平静地问:“班长你有什么安排?”

  这个话,问得比较生硬,既没有撕破脸的打算,但也算是把自己心里的不满表达出来了。

  听到他这么问,张文定就明白,侯定波可能有什么误会了。

  但是吧,误会不误会的,这个事情上,二人肯定不可能一开始就能够达成一致的意见,还得几轮试探,讨价还价,最终才能够形成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

  甚至,这么大的项目工程,牵涉到全县的整体规划,光两个人协商不算,估计还得给班子成员都分一点才行。

  要不然的话,这工作就不那么好做了。

  倒不是说大家都盼着从这样的项目捞点好处什么的,而是这么大的事情,大家都需要表达一下自己的意见,显示一下自己的存在感,这才是最重要的。

  权力怎么体现?当然是说话让别人听啦!

  深深地看了侯定波一眼,张文定摇摇头,道:“还只是有这个想法,没有安排。这个工作,我是想先给你通个气,咱们俩先沟通一下,然后再上会讨论。”

  听到这个话,侯定波多少心里舒服了一点点。

  但也仅仅只是舒服了一点点。

  “那……”侯定波迟疑了一下,道,“这方面的工作,是不是让规划局、国土局,还有建设局先讨论一下,形成个文字性的东西交上来,到时候再讨论?”

  侯定波知道,只要班子开会,那自己肯定是没办法占优势的。

  既然如此,那倒不如把权力下放,由下面三个行局开始。

  这样一来,侯定波对上他们,那就有了身份优势了,就算那三个行局都听张文定的,可也绝对不敢无视他侯定波这个一县之长啊!

  最起码,从三个行局开始,结果不会比他面对张文定,面对整个班子会议要差!张文定预料到了和侯定波的沟通不会太容易,但只是以为侯定波会不停的争取几次利益,却不料,侯定波竟然有勇气直接破釜沉舟,要将权力下放!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