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建勇点点头,顺着这话说道:“老板这话说得在理,像老板这么时时刻刻把人民群众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的,实在是太少见了。燃翼县能够有您来领导我们,真是我们全县干部群众的福气。”

  张文定摆摆手,道:“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这是我们党一直坚持的路线。”

  崔建勇知道,这时候就不合适再拍马屁了,免得弄巧成拙,便使劲点了点头。

  张文定吐了口气,又道:“深入群众,我们不能光留在口头上,而是要贯彻到实际行动中去。”“老板的指示,我明白了。”崔建勇点点头,“县里要发展,县城要整洁,县里的人民群众要过上真正城市里的生活,棚户区改造势在必行。这是群众的呼声,也是同志们的本职工作,相信同志们都会努力做

  好的。”

  张文定知道,这个吹风的工作,崔建勇会去做的,并且会做得很好,把风吹得恰到好处,自己就只要稳坐钓鱼台,等着班子成员请来探讨消息了。

  崔建勇是县委大管家,干吹风的活儿轻车熟路,跟方方面面的人也都有接触,可以从班子成员到中层干部,都把风吹到。

  甚至于,他还能够把风吹到群众中去。

  对于这一点,张文定是很有信心的。

  ……

  张文定预料得不错,崔建勇干吹风的活儿,干得很习惯了,不同的人怎么吹,他都心里有数,能够吹得恰到好处,能够让人感觉到这风到了,并且能够感觉到这是疾风,还是缓风。

  只一个上午,关于要全面户动县城棚户区改造的工作,便在县委干部中开始讨论起来。

  这棚户区改造工作,并不仅仅只是牵涉到人民群众,同样也牵涉到了许多干部职工——不少干部职工,在县城里也自己修建了私房呢。

  这种私房,自己住,有天有地;出租的话,也是一笔稳定的收入,虽然这收入不是很多,但胜在细水长流。

  所以,大家都很关心这个事情,关系到自己的家呢。

  征拆工作,大家支持肯定是要支持的,但是,在支持县里工作的同时,能够为自己多争取一份利益,那又何乐而不为呢?如果真的能够提前确定哪一片马上就要征收了,那不说在房子加建一层,至少也要买些瓷砖墙纸啥的,赶紧把自己家里装上啊,到时候征收办为统计面积的时候,虽然面积不会变,但是装修费用上,那就

  会多很大一笔啊!

  有些自己在县城没有私房的,得到消息了,也可以跟自己的亲戚讲一声,这也是个很大的人情呢。

  只是,棚户区改造这个工作,县里几乎是年年都在讲,但是……没人能够知道具体哪一片哪个时间开始啊!

  现在匆忙装一下,三五个月之后征收,那是不错的,但要是等上几年,那就不合适折腾了。

  一般的干部们在到处打探消息,而县委班子成员听到这个风之后,就开始考虑,要去向张文定汇报一下工作了。

  众人心里都各有计较,但也不会急到马上就去向张文定汇报工作,然后找张文定问棚户区改造的具体问题。

  他们都知道,这个风声突然之间就传了出来,足以证明这事儿,还才刚刚是张文定的想法呢,距离具体实施,还需要些时间的。

  甚至,在向张文定打听情况之前,这些班子成员之间,可能还会相互也探一探风,多做一些准备,然后才会去找张文定。这样的做法,才能够让自己提前多做一些准备,在面对张文定的时候,多争取到一些利益。现在这样的情况,谁都明白,张文定在这个事情上,不会一个人完全把项目都占了,而且,他也不可能全都占了

  。

  既然如此,那当然要多争取一点利益了啊。

  当然了,也有人没有跟别人商量,在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吕万勋直接找到了张文定:“班长,县里是不是要搞棚户区改造了?”

  别人可能还会迟疑一下,还要再找相关人等合计一下,但吕万勋没这个顾虑。他现在是打定了主意,要跟着张文定混了。以他现在的情况,要上正处,虽说资格也勉强够了,但实际上还差得远。因为他既没有当过县委的专职副,也没有当过县府的常务副。直接当个一县之长的可能性不高,去市里到一个行局当一把手的可能

  性也不高。

  倒是去市县各部里当个副部长,那资格还是够的,只是那样子的话,级别虽然上去了,但手中的实权,却还不如他现在在燃翼呢。

  在燃翼,只要紧跟张文定,吕万勋能够确定,不说多长时间吧,至少两年之内,万物公司的手机项目,县里的联系领导,都会一直是他吕万勋,也不可能是别人。

  而且,他以前在市里还有个靠山,但现在靠山退二线了,就算没退二线的时候,能够把他提到副县长,人家也尽力了,正处是帮不了他的了。所以,现在不管是为了手中的权力,还是为了以后可能上得到的正处,吕万勋都要紧跟张文定了。至少,张文定在上面的关系,比他吕万勋硬啊,只要做到在县里面,成为对张文定最忠心的班子成员,那

  以后张文定帮他说句话,比他自己到处找人,可就强得多了。

  虽说现在武贤齐没有在石盘省了,但吕万勋知道,人家那种家族,哪怕人不在这边,要提拔一两个正处,放出话来,省里还能不给面子?

  有了这个想法,吕万勋现在就是跟紧张文定的步伐了,也是他第一个来找张文定,并且直言相问的原因了。当然了,这事儿崔建勇比他知道得更早。

  对吕万勋,只要不是特别重要的情况,张文定也不需要试探什么:“县里这个环境,你觉得,棚户区的全面改造,可不可以提上日程了?”一听这个话,吕万勋顿时就跟打了鸡血似的,无比兴奋:“棚户区改造,这个肯定要改!不过,怎么改,这是个问题。”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