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世文并不知道吕万勋对张文定说过的话,这时候自然也不明白张文定这个话的要点在哪里。

  不过,既然张文定要他再了解一下,那就再了解一下吧。

  从张文定那儿出来之后,余世文才想起来,自己要说的事情,貌似还没说,和张文定几句对话,打乱了自己的思路。现在嘛,也不好再次返回张文定的办公室了,只能等下次汇报再说事情吧。

  而且,下次再说的时候,自己也可以考虑得更全面一点。

  ……原本张文定是准备要早点把棚户区改造的工作提出来的,但经过与吕万勋和余世文的对话,他觉得还是不急,上会就暂时不上会了,先继续吹吹风,让同志们在私底下多讨论讨论,才能够更好的形成一个

  打开工作局面的基础。

  与其等到开了会定了调子之后,在工作中不停的解决问题,倒不如先迟一点时间,让一些问题先自己露出来,这样会考虑得更全面。

  磨刀不误砍柴功啊!

  ……

  侯定波要推进的乡镇自来水项目在县委的常委会上很轻松的通过了,张文定的两个人事安排,也全票通过。

  这两个人事安排,一个就是刘浩出任木湾镇的代镇长,一个就是温大奎以县警察局党委委员的身份兼任木湾镇派出所长。另外,在会上,还对于森林公安往木湾派驻派出所,也表决通过了。

  这一步通过,就只要再让温大奎兼任上森林警察局的副局长,那温大奎就圆满了,以后铁铁的全县正科之下第一人。

  说是半步正科也不为过——离正科就只差半步了!

  森林派出所所长的职务,暂时还没让温大奎兼着,这个还要等和市里协调了之后,才好操作,免得市里到时候挑刺。

  不过,这种事情,想来市里也不会跟县里为难的。

  毕竟,这也是从工作角度出发啊!

  反正这个会议之后,木湾镇的工作,张文定以后就如臂使指了,而侯定波不管甘心不甘心,暂时也只能压下对木湾镇的念想,去从别的地方找突破口了。

  ……

  温大奎现在是红光满面了,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别样的精神,在木湾镇里呆着仿佛比县城里还舒服。

  在木湾镇来讲,包红日和刘浩都是张文定的人,而以前这二人之间,也是挺熟的,但现在嘛,随着刘浩当上了代镇长,这二人之间的关系,就有点微妙了。

  温大奎能够有现在的位置,刘浩是出了力的,而且,不是还有俩职务没到手吗?当然就会和刘浩走得更近一点。

  对于木湾镇现在的格局,张文定也不想再调整什么了。

  包红日和刘浩之间,虽然以前是精诚合作的,但以后肯定会分歧比较大,但至少比让侯定波派个人过来处处搞风搞雨要好。

  人与人之间会不会闹矛盾,看的不是两个人关系怎么样,而是两个人所处的位置是什么样子的。

  对于这一点,张文定是有心理准备的。

  不管刘浩与包红日今后会不会斗得厉害,只要这两个人能够听他的招呼,能够以大局为重,能够把木湾的工作搞起来,那就可以了。

  ……

  夜晚。

  黄欣黛的住处,张文定又过来了。

  “你真的不能总是晚上往我这儿跑了。”黄欣黛给张文定倒了杯水,笑着道,“你总是这样跑过来,我真的连保姆都不敢用,生怕有什么话传出去。”

  “你们黄家没有可以信任的保姆?”张文定不以为然地说道。

  黄家那么大的家族,虽然现在比武家弱了不少,但怎么着也不会缺了忠心的保姆。

  黄欣黛道:“现在时代不一样了,人人都有了自己的想法,一些隐私的事情,可不能随便相信别人了啊。”

  这个话,说得张文定无言以对。

  是的,现在这社会,人真是越来越自私了,能够为了别人保守秘密的人,真是越来越少了。

  “反正有人打扫卫生就行了,打扫完卫生就走,这样还不打扰到你的生活,不是更好?”张文定笑着道,“你看,你一个人住在这儿,我过来陪陪你,武云也会时不时地过来,你有多幸福你知道吗?”

  “你这说得我好像家里有一个,外面还有一个似的。”黄欣黛也笑了起来,“我是没什么。我主要是担心你,盯着你的人可不少。”

  盯着自己的多不多?这个问题,张文定都不用去想,也知道答案。

  别看现在自己在县里一言九鼎,但实际上,除了侯定波之外,肯定还有不少县领导是满肚子怨言的。

  这个怨言,并不是因为利益得到得少,而是因为那些人,所做的事情,只能在自己划给他们的框框里去做,让他们感觉到束缚。

  这种心理上的不舒服,比现实的利益获得少更令人心性怨言。

  只是吧,现在这个情况之下,他们有怨言也没办法发出来,同时也没胆子发出来。

  这样的情况,张文定也没办法解决。他也不想解决,人心这玩意儿,很难搞,所以啊,只要那些人不在实际行动上乱来就行了。

  县里的实际工作,是看得见的产业发展,是看得见的各项数据,是看得见的人民群众的日子好过了。

  见张文定愣愣的不说话,黄欣黛就抓住他的手,柔声道:“怎么了?”

  张文定收起思绪,摇摇头,对她露了个甜甜的微笑:“没什么,突然想到一些工作,走神了。”若是一般的女生,在听到这个话之后,首先想到的,就是眼前这个男人对自己不关心,不爱自己,跟自己说话的时候还想着工作,没把自己放在第一位。但是黄欣黛不同,她看着张文定的双眼,道:“有什

  么用得上的地方,你就告诉我。万物公司既然立足于燃翼,也是愿意为燃翼的发展尽一分力的。”张文定颇为感动,但却坚定的摇了摇头:“别的地方我管不着,但只要我在燃翼一天,就不会搞那些找企业输血的破事!”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