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定是搞招商引资出身的,对于企业还是有一些发自内心的关照的。

  企业的发展也不容易,成本不小,各种税收也不少,再为地方输血的话,真的有点太难为人了。

  “真不用?”黄欣黛眨眨眼,道,“难得我主动一回啊,你要错过了,可就没下次了。”

  张文定道:“呆会儿去了卧室,你再主动吧。”

  “跟你说正事呢。”黄欣黛白了他一眼。

  张文定手一用力,就一把将黄欣黛给拉到了怀里:“我说的也是正事啊!”

  黄欣黛现在对于依偎在张文定怀里已经没有一点抗拒了,甚至还有点享受。

  多少年没在男人怀里这么靠过了,最近,这种感觉让她很是舒服,还有点着迷。这种感觉,跟和武云在一起,是非常不一样的。

  尽管她现在也爱着武云,可男人和女人,到底不一样啊!

  “你真不怕我怀了孩子会赖上你啊?”黄欣黛头埋在张文定怀里,幽幽地吐出一句话。

  张文定伸手在她头上轻轻地摸着,笑道:“要说完全不担心,那是假话。”

  “没听说过跟女人就是要说假话吗?”黄欣黛哼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对这个回答不满意,还是要继续试探。

  “对别人能说假话,对你不能说呀。”张文定却没受她语气的影响,继续道,“你是我老师,我不能骗你。然后你是我的初恋,最初的暗恋,所以啊,哪怕有点担心,我也不会放弃你啊!”

  “真的假的呀?”黄欣黛仰起头,换了个姿势,在他怀里躺得更舒服一点,看着他,不等他回答,便又道,“你这一张嘴啊,果然会哄人,不知道还哄了多少妹子呢。”

  “那没有。”张文定摇头道,“我工作那么忙,都没时间啊!”

  怕黄欣黛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不休,张文定瞬间就转移了话题:“你这几天锻炼身体怎么样了?”

  “天天都坚持着呢。”黄欣黛道,“这个你就放心吧,你教的东西,我也在练。毕竟孩子是自己的,我不敢偷懒呀。”

  “好想早点和你生孩子。”张文定看着她,眼里精芒闪烁。

  黄欣黛就笑了起来,不说话。

  张文定看着她的脸,忍不住就伏下头,亲了她一眼。

  只是亲一下,他不敢吻,怕吻了之后自己就会忍不住了。

  黄欣黛咬了咬嘴唇,睁大眼睛看着他,不说话。

  “你不会是想着,吃亏了,然后想亲我一下吧?”张文定看着她的表情,感觉这个时候的黄欣黛,特别可爱。

  “你想得美!”黄欣黛说了四个字,但语气却很温柔,脸上的表情更温柔。

  “我本来就想得美啊。”张文定笑着捏住了她的鼻子,道,“你不仅想得美,想要让你变得更美。”

  “干嘛呀。”黄欣黛脑袋动了几下,摆脱了他的手指,看着他的眼睛,又咬了咬嘴唇,道,“你今天晚上别总是逗我,我怕我会忍不住……”

  “忍不住什么?”张文定问了一句,突然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意思,顿时大喜,“忍不住就别忍了,走,马上去卧室!”

  “别……”黄欣黛赶紧拉住张文定的手,有些焦急地说道,“你再给我点时间,现在不行。”

  张文定看着她不说话。

  黄欣黛被他的目光看得心慌不已,连连摇头:“今天真的不行。”

  张文定道:“你不是不行,你这是在撩我啊。”

  “哪有,是你撩我好吧。”黄欣黛忍不住伸手轻轻打了他一下,然后又正色道,“今天真的不行,你再给我一点时间,我希望能够在最完美的状态下……”

  说到这儿的时候,黄欣黛停下了话头,多少显得有些羞涩。

  张文定搂住她,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心情复杂地说道:“放心吧,我说过给你时间,就一定会给你时间。不过,不要让我等太久啊!”

  这个话一说出来,张文定心里却冒出了一个念头,要说这事儿吧,本来自己是出于帮忙的目的去帮黄欣黛的,怎么现在看起来,黄欣黛一点都不急了,自己却显得猴急猴急的。

  这真是……

  主客易位啊!

  “放心吧,不会让你等太久的。”黄欣黛看着他,很认真地说道,“其实你今天晚上真的要,也可以。不过,我还是想更完美一点。”

  听到这里,张文定若有所悟了。

  看样子,黄欣黛应该是不会怎么拒绝了,但是呢,估计还需要一些仪式感,或者需要一个特殊的日子。

  虽然不是结婚,但是,她想必也不希望那一刻的到来显得太过于草率。

  想明白了这一点,张文定心里也就不急了。说起来,这个事情,虽然是帮黄欣黛的忙,但想一想黄欣黛现在的处境,想一想以后也不可能给得了黄欣黛名分,那么,现在在开始的时候,让她满意一些,给她一些特殊的印象,这就显得比较重要了。

  而且,也显得自己有真心。

  既然是这样,那当然不能在今天晚上就成就好事。

  还是要挑个好日子,然后,这个仪式感,要怎么去弄呢?

  这一点,让张文定颇为头疼——他在和女人的交往中,真的没有怎么花费过心思,对这方面不怎么懂啊!

  但是吧,这个事情,又没办法问黄欣黛本人想要怎么样。

  问了之后,就没有期待感了。

  看来,这事儿只能问别人去了。

  只是,这一时之间,张文定也想不到一个合适问的人。一方面,不能透露黄欣黛的身份,但又要把黄欣黛的格调品味说出来;另一方面,他总不能找和他有过密切关系的女人去问吧?

  这么低情商的事情,张文定自然是做不出来的。

  当然了,这个事情可以以的再想,现在嘛,先顾眼前才对。

  “嗯。”张文定点了点头,然后又用脸在她头发上摩擦着,充满爱意地说道,“咱们选个好日子才行,这样生出来的孩子颜值才高。”黄欣黛被张文定这个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给逗笑了:“你都从哪儿听来这么不靠谱的说法呀……”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