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她这声局长,张文定心里还是很舒服的。

  这证明白珊珊没有飘,还是很尊重他这个老领导的。随着张文定的职务一次次的变化,白珊珊对他的称呼,却一直都没有变化,还是叫的局长。

  如果是别的人这么叫,那张文定肯定会不舒服,但是白珊珊这么叫,那就是念旧情了。

  “珊珊……有段时间没联系了啊。”张文定感受到了她的念旧,心里欢喜,说话也有点动了感情,“在白漳上班,还好吧?”

  “挺好的。”白珊珊笑着回答,“是好久没联系了,这不,我就打个电话给你,关心你呀,我是不是对你特别好?”

  “是的,你对我特别好。”张文定随口就是一句,“你对我这么好,我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了。”

  话刚出口,张文定就后悔了。

  跟她说什么以身相许的话啊!

  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果然,白珊珊听到他这个话,顺着就出难题了:“你倒是许啊!别光说不练行不行?”

  面对她这么步步相逼,张文定压根就没办法迎战了,只能立马认怂:“我认输!”

  “你……”白珊珊顿时就生气了,“你这人怎么能这样啊!”

  一说到这个就认输,要么就转移话题,这还是一个男人应有的担当吗?搞得比女孩子还害羞,还有没有天理了?

  “我一直都这样啊。”张文定已经打定主意耍懒了,对任何女人,他都不怕口花花一下,但是对白珊珊,他却一点都不想招惹。

  能够有这么一个异性朋友,是极其不容易的,他可不想因为两个人突破了禁忌而失去她这个朋友。

  女人,他不少,但是女性朋友,他不多。

  白珊珊当然知道,自己的爱情攻势,对于张文定没多大的作用,她只是心里很不舒服,可也明白,能够做好朋友,就已经是一种难得的福分了。

  “哼,你是一直对我这样,对别人没见你这样的。”白珊珊发了一下脾气之后,也就没事了,换了个话题,“你们那儿最近听说事情挺多的啊。”

  事情挺多?

  张文定心里一紧,这个话,从白珊珊嘴里说出来,可就要认真对待了。

  以白珊珊的身份,说出这句话来,肯定是意有所指的,不可能只是一句简简单单无关痛痒的话。

  难不成,有人眼热燃翼现在的状况,跑到省里去告状了吗?

  张文定相信,白珊珊不会随随便便打这个电话的。

  “哪里事情都多。”张文定回了一句,然后还是问了问,“你指的什么事情?”

  虽然白珊珊现在身份不一样了,但是,二人之间的工作情谊,足以让他遇到了事情,可以直接相问,而不用担心这个话是不是问得太过于直白。

  “就你们县里发生的事情。”白珊珊这一次的口风却显得比较紧,“我也都是听说,具体的不太清楚。”

  她这么说,张文定倒也没认为她是不方便说,而是觉得,她估计是真的不清楚内情。

  毕竟,如果省里要查燃翼县的话,也不会让白珊珊负责的——派人的时候,肯定会充分考虑到张文定和白珊珊之间的工作关系的。

  “嗯。”张文定沉吟了一下,问,“你最近工作上没有什么太困难的吧?主要负责哪些方面?”

  “我现在负责的是省直……”白珊珊很无奈地说道,“本来我开始是区县,不过现在调到一室了。”

  监察一室负责省直,这个方向上,跟张文定这种区县的一把手真是产生不了什么交集。

  原来,白珊珊去省里,其实是想在省里给张文定有个助力的,却不料,现在被调整了工作了。

  这样的事情,属于不可抗力。

  就算是木槿花面子够大,但也只能够让白珊珊去了省里的单位,却没办法干涉人家单位内部的工作调整。

  所以说,人力有时穷啊!

  “一室是主力室。”张文定笑吟吟地说道,“你现在进了一室,以后提拔起来就快了啊!”

  一室的副主任,调整到别的室去,有很大可能,就会当主任了,这样一来,就上了副厅了。

  这可比在各厅局上副厅容易多了。

  说起来,这个工作调整,对于白珊珊个人来讲,还是很有好处的,就算是木槿花,肯定也是愿意见到这个情况的。

  “我就是个新人。”白珊珊笑道,“还是你们在区县更充实,方方面面的工作都有接触。不管是人事安排,还是经济发展,都是难得的经验啊!”

  这个话说得很正常,但张文定就不得不想一想,这次是有人到省里告状,重点就是人事安排和经济发展相关的吗?

  经济发展上面,这个貌似没什么可担心,因为所有的工作,都是为了县里,都经得起推敲,而且不管是程序上还是结果上来看,都没有问题。

  至于人事问题嘛,有没有搞一言堂,这个张文定自己说了不算,怎么去界定,这个有很大的主观性。

  “等你上了副厅再下地方,直接从市里起步吧,反正区县你也呆过了。”张文定心里的事情先压下,嘴上关心起了白珊珊,“珊珊,我感觉你以后会走得很远很远。”

  说出这个话,张文定还在心里很是感慨。说起来,他和白珊珊都是属于没背景的草根,不过,他和武玲结婚之后,他就有背景了。但是白珊珊,现在还是一个真正的草根,但却年纪轻轻就已经到了正处了,而且手上还有很重的权力,并不是那种

  无关紧要的正处。

  而且,她还是只要有机会,就有可能上副厅了。

  这一切的一切,只能说她很有机缘,很有造化。张文定还记得,当初跟白珊珊说起考公务员的事情,白珊珊说的,只是因为看到这个职业很稳定,也没想过要当领导。估计她和她妈妈,甚至是她爸爸,都没有想到过,白珊珊在短短时间之内,会走到这

  么高的位置吧?“借你吉言。”白珊珊倒也没有矫情,“我走得再远,也在你后面,你可不准抛弃我啊!”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