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腔深情,就在这一句话里展现得淋漓尽致。

  不需要海枯石烂,也不在乎天长地久,她不索求任何誓言与回报,只是一心为了自己爱的人,付出所有。

  她甚至不在意自己的事业,只为了对他有帮助。

  “我已经结婚了,而且也没想要离婚。”张文定说出这句话,然后,后面的话就都吞到了肚子里。

  他觉得自己说得很清楚了,而且也说得过于残酷,后面的话,没办法再出口了。

  “我知道啊。”白珊珊脸上又露出了微笑,“你看,我就是怕你不肯见我,都没敢约在酒店,也没敢约在我家里见面。”

  不等张文定答话,她又继续说道:“其实,我一点都不想结婚。以前……算了,以前的事不说了。反正就自从那次你帮我之后摆脱他之后,我就知道,这辈子除了你,我不会再爱上别的男人了。”

  张文定知道,她说的是在随江的时候,她受到了家暴,然后,是他出面,帮她扛住了压力,还把她推荐给了木槿花做秘书,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只是,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你白珊珊是我的老部下,遇到事情上,我不为你作主,谁又为你作主?别说你前男友的母亲只是随江市旅游局的副局长,父亲只是随江市人大的副主任,就算他们都是省里的大人物,我也要帮你出头啊!

  “你这是感恩,不是感情。”张文定无力辩解了一句。“你觉得是感恩,我觉得是感情。”白珊珊点点头,“或许,有感恩的意思在里面,但我对自己的感情,还是分得清楚的。你对我太好,而且,你这个人太优秀,有你作对比,以后想跟任何一个男人交往之前

  ,都会拿他和你做一个对比,然后,基本上就是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这个是一个很理性的分析。

  张文定没办法反驳这个分析,只能苦笑一声:“生活不是用来跟别人比的。真要处处跟别人比的话,我也是处处不如人啊!”

  “生活确实不是用来跟人比的。”白珊珊点点头,道,“按你这个说法,那感情也不是用理智来分析的。我喜欢你,这个跟理智没关系,我就是喜欢你。”

  好吧,张文定感觉自己被自己刚才的话给套住了。

  见张文定不说话,白珊珊又道:“你为什么不肯接受我?难道就多了我一个?”

  这个话的意思,张文定明白。

  白珊珊知道,他张文定有几个女人,所以才说不多她一个的话,只是没明说而已。

  “我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张文定不敢看她的眼睛,话说得气势有些弱。“你觉得发生了关系之后,两个人就没办法做朋友了吗?”白珊珊冷哼一声,“我不知道你从哪儿听到的这种谬论。我又不会缠着你,甚至没什么事情的时候,找都不找你,我们完全可以做情侣,也做朋友,

  而且是做朋友的成分更多一些。”

  “我不能那么自私。”张文定道,“你以后还有你的生活,还会有你自己的婚姻,会有自己的家庭,会有……”

  “够了!”白珊珊突然打断张文定的话,情绪有些激动起来,“别人你就不怕打扰到她们的生活,她们的婚姻,她们的家庭?你对她们就能够自私?对我就不能自私?”

  张文定没想到白珊珊会突然爆发,对这些问题,就一个都答不上来了。

  有些问题,原本也不需要回答的。

  她只是需要压抑过久的情绪需要发泄一下。

  见张文定不说话,白珊珊的情绪也稍稍缓和了一下,然后幽幽地说道:“你不是不能自私,你是特别自私。你就为了怕我们以后做不了朋友,你就自私到一点都不顾我的感受,你只在乎你自己的感受。”

  张文定无言以对。

  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他确实是够自私的。

  “……”张文定张了张嘴,想要承认自己自私,但最终却是什么都没说。

  现在这种情况下,不论说什么,都会刺激她,只能是什么都不说,任由她自己把情绪平静下来了。

  以白珊珊的经历来看,张文定相信,她的情绪很快就会平复的。

  然而,张文定猜错了。

  白珊珊的情绪不仅没平利,反而快要崩了。她咬着嘴唇,脸上的幽怨神情渐渐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悲伤与恐惧,牙齿也咬不住嘴唇了,两眼中有泪珠滴落,声音哽咽着说话了:“如果你今天不过来,我准备明天就去燃翼的……我好怕。好怕你

  这次出事,好怕……我就是想见到你……”

  说到这儿,她说不下去了,一个劲地哭,哭得很压抑。

  张文定很想把她搂在怀里,想安慰她,可身子却一动不动。

  他就这么看着她,不说话,眼里满是痛楚。

  他告诉自己,现在不能把她搂进怀里,一旦搂着她了,那她顺势提几个要求,甚至是今天晚上一起住的话,自己就没办法拒绝了。

  可是,他心里又在骂自己,对白珊珊是不是太狠了?

  她冒了这么大的风险来见自己,而自己竟然连一个安慰都吝啬吗?

  好在,白珊珊只是哭了十来秒,就止住了哭声,然后抬眼望着江水的上游,安静的仿佛一尊雕塑。

  张文定能够感觉到她的悲伤,心里一痛,终于忍不住了,轻叹一声,抓住了她的一只手,道:“你说得对,我不应该自私的。”

  白珊珊回过神来,看着他,不说话。

  张文定迎着她的目光,再次说道:“我不应该自私。都听你的。”

  白珊珊脸上的肌肉开始跳动,嘴唇开始颤抖,继而,原来止住了的眼泪又一次滑落了,鼻子不停的缩着。

  “好了,不哭了啊。”张文定另一只手去往她脸上抹泪水。

  白珊珊把头一偏,让开了,眼泪还在流,但脸上的表情已经在笑了:“谁哭了,我眼睛里进沙子了。”

  张文定哭笑不得:“这碧空万里,江水清澈,从哪儿来的沙子?”白珊珊:“你管那么多,电视剧里女主角哭了都是这么说的……”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