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欣黛说这个话,看似意气用事,但实际上,那是给张文定用来涨底气的——有你张文定在燃翼县,那我们万物公司的投资还会增加,如果你张文定没在燃翼了,那我们

  的投资就这样了,不会再增加了,以的再有投资需要,我们就去别的地方了。

  甚至,还有可能把厂房搬迁呢?

  虽然这个可能性不大,但是,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当然了,这种事情吧,涨底气归涨底气,真要是厂房搬迁这种类似撤资的做法,不到万不得已,哪个企业也不愿做的——毕竟前期投入了那么多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贸然

  撤资,可没人给你补偿损失。

  所以,这个就是黄欣黛对张文定的支持了,而且,张文定相信,黄欣黛会把这种支持,给通过一些合适的渠道,给传出去,会让望柏市里知道。黄家现在虽然不如武家那么强大,但毕竟也不是好惹的,更何况,万物公司里面还有武云的股份呢,遇到事情了,武家怎么会不管?而且,现在的万物公司,怎么说,也

  有外资在里面,地方上是不会随意刁难的。张文定虽然自己也是万物公司的股东,但感觉到黄欣黛的心意,还是很感动:“万物公司的发展,不仅仅是你们公司自己的发展,也关系到燃翼县的就业和利税,更关系到

  燃翼未来的工业化进程和产业结构调整,你们还是要慎之又慎,不要感情用事。”“我们会有自己的考虑。”黄欣黛笑着道,“公司也不是我一个人,做决定的,都是董事会开会研究决定,不会感情用事的。也是怎么对公司有利怎么来,谁也不会嫌自己的

  赚的钱多不是?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张文定提醒到了,自然不会再过多的劝,只能点了点头,道:“对了,今天你过来,就是帮我检查办公室的?”

  问着这个话,张文定还扭头看了看办公室四周。

  他在白漳的时候,也想过这个问题,还准备自己想办法请人,或者找武云帮一下忙的,却没料到,黄欣黛竟然直接就提前帮他把这事儿给办了。其实,要找县局的人来做这个事情,也是可以的。但是呢,一方面,张文定对于县局在这方面的水平,不是很相信;另一方面呢,如果真有人在他的办公室里搞这个事情

  的话,那么,县局里找来的人,就不一定完全可靠了。

  这个事情吧,说来说去,还是要从外面找人,更靠谱一点。但在外面找人,不是可靠的,也不能随便找。如果再找武云要人,又怕武家知道了,会有些别的想法。

  所以呢,黄欣黛刚才来了这么一出,倒是帮张文定解决了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

  “过来看看你不行啊?”黄欣黛看了张文定一眼,笑着道,“刚才的事情只是一方面,另外呢,我还有个事情要跟你谈一谈。”

  “什么事情?”张文定脸色一正。

  谈正事的时候,他还是很认真的。而且,黄欣黛刚才帮了他,他也愿意在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能够帮一帮黄欣黛。

  “我们想搞一个实验室。”黄欣黛看着张文定,很正色地说道,“这个实验室,是企业实验室,县里能够给我们一些什么优惠政策吗?”

  “实验室?”张文定不是很明白这是个什么东西,有点不确定,“你仔细说说。”

  对于实验室这种东西,张文定的理解,还停留在初中高中在学校做实验的房间里那种感觉中,至于企业实验室是个什么东西,他并不清楚。

  毕竟,大学读的是工商管理啊,不是物理化学生物医护这些专业,对于大型的实验室并不是很了解。“就是搞技术研究的。”黄欣黛解释道,“我们做手机,有些东西,是要自己一步步实验的,也不能一直就全部都买别人的原料。当然了,一开始的时候,我们的实验,都不是很高端的部件。不过,实验室还是要搞的,没有实施室,我们就永远只能代工和组装,有了实施室,未来的发展才有更多的可能性,有些部件的采取上,我们也才有一

  定的话语权。以后如果做大了,我们还需要建立研究院。”“这个……要什么优惠政策呢?”张文定听得有点不是很明白,就决定不再多去了解了,而是直奔主题,“你们生产产品,本身就是要做实验的吧,你们企业现在不是在享受

  政策优惠吗?怎么还要优惠?”“这个优惠,和企业优惠不冲突。”黄欣黛摇摇头,道,“企业优惠,是你们拉投优惠。现在这个实验室的优惠政策,有两部分,一部分,是对实验室的优惠,另一部分,是

  对我们实验室的科研人员的税收优惠。”

  政策方面的优惠,基本上就是税收上的优惠了。

  这一点,张文定是有着足够的心理准备的。但是,实验室是公司的,为什么对实验室再来一次优惠?还有,科研人员的税收优惠,这又是个什么?

  想了想,张文定道:“实验室的优惠,是怎么回事?另外,你们这个科研人员的税收优惠,是指个人所得税吗?”“实验室的优惠呆会儿再说,先说这个科研人员的税收优惠。”黄欣黛笑着道,“我们做手机,这个就是一个科技企业。一个科技企业,如果没有强大的科研实力,那是根本就发展不起来的。而科技要发展,要有实力,就要科研人员肯卖力,要让科研人员的收入高起来。这方面的收入,如果以工资发放的话,他们都顶得到最高边际税率,也

  就是百分之四十五的税,我就想和县里商量一下,看看这个,能不能优惠一点?”“这个……”张文定也有点为难,给企业各种税收优惠,这个是没问题的,但是,这个个人所得税,不管是在随江的时候,还是在他当年在省地税的时候,都没听说过怎么操作啊!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