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里出文件……”张文定想了想,道,“你有书面的东西吗?”县里出文件问题不大,但这个东西嘛,肯定要有一个文字性的东西,要书面的才行。一方面,这个书面的东西显得正式,适合拿到会上讨论,这个事情毕竟不是张文定一个人的事情,是县里的事情,肯定要讨论,要上会,这样才能够显得正式;另一方面,这个事情,形成了书面文字之后,也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每个月或者每个季度,这

  些人的奖金或者别的什么形式的收入,到底会免去多少税收。

  减免税收,不仅仅只是看比例,还要看总额的。

  至少,万物公司的实验室里面的人员,不说完全固定,但也不能多得太离谱吧?

  这要是县里出个文件就算数,那也没那么麻烦,但县地税总不会完全听县里的招呼,还是要让市局点头才行,最起码也要让市局装作没看见才行。

  当然了,能够让市局同意,那就皆大欢喜了。

  毕竟,如果市局不同意的话,这个事情,对于县地税和万物公司来讲,都是有着一些隐患的。对于燃翼县来讲,万物公司大头的税款都减免了,也不在乎这一点点科研人员的个税,最重要的是万物公司能够带动一个产业,这才是县里享受到的最大的好处。当然了

  ,就业岗位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让万物公司更好的发展,这才是县里能够获得的最大的利益,而不是在万物公司还没发展的时候,就忙着收他们的税,让他们不能安心在县里扎根。“就知道你肯定要书面的报告,我这儿都带了。”黄欣黛从包里取出几张纸,笑吟吟地递给张文定,道,“这事儿吧,我也是第一次底下的人说。你也知道,我手上的投资其

  实并不多,乐泉那边,我也基本上没管事,万物这边呢,也是头一次管事。所以啊,刚开始的时候,压根就没想到这个问题。”“不仅你没想到这个问题,我们也没想到。”张文定接过那几张纸,摇摇头,道,“我相信,别的许多公司,就算是全国范围内的,想到这个问题了的公司,都是极少数的。

  ”

  “嗯,想到了的是极少数。”黄欣黛点了点头,道,“极了之的,又有精力去争取这一块的税收优惠的,就更是凤毛麟角了。”

  这个话,倒是说到点子上了。其实,真的是许多公司没想到吗?想是想到了,但是,人家公司在和地方上招商谈判的时候,更多的,肯定是要考虑公司的利益,不可能去为公司员工考虑什么——别的

  企业的员工不照样是那么交个人所得税的吗?

  能够帮员工争取到的利益,那为什么不把这个利益再放到公司身上呢?

  反正是要跟地方上谈的,为了员工,老板也不会记你的好,为了公司,那会得到股东的支持啊!不管是大企业还是小企业,员工的收入,能够比在本地区处于中上水平,能够在行业中处于中上水平,其实大家就很满意了,不会轻易跳槽的。至于税不税的,只要不比

  别人多交,就心满意足了,谁会去想什么优惠不优惠呢?

  这种事情,用脚后跟都想得明白。

  张文定点点头,表示明白,然后扬了扬手中的几页纸,道:“我先看看。”

  说完这个话,张文定就真的开始看了。

  这毕竟是黄欣黛本人递过来的东西,他肯定不能当成县里的普通干部来对待,不可能先放在那儿,过几天了再看,而是要当着面看完,然后给出一个初步的意见。

  要不然的话,黄欣黛这一趟不就白跑了吗?

  不同的人,不同的对待方式,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这几页纸,张文定看得很认真,但毕竟字不多,没几分钟就看完了。

  看完之后,张文定松了一口气,这事儿,应该不难。因为涉及到的人并不多,目前来看,只有十几个人,而且奖金多的也就百来万。当然了,报告中也提到了,随着公司以后的扩大发展,实验室可能会扩张成为一个研究院

  ,那到时候人数就多了。

  在这个报告中,没提研究院会有多少人,但张文定猜想,估计一百多人应该会有的吧?要不然的话,也不好意思叫研究院吧?

  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嘛,先把这十几个人的个税优惠搞定。

  十几个人加起来,每年优惠的个税,其实也就只有十几万而已。总数并不多,但对于万物公司来讲,这个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招揽人心的举动。

  尤其是在燃翼这种地方,要想吸引更多的高科技人才过来就业,没别的更好的办法,只能是砸钱了。

  这个砸钱,光公司狂砸还不行,相关的个税不优惠的话,实际到手的,就会少许多。

  而且,如果这个事情真的搞成了,那么,对于燃翼县来讲,也是有好处的——少了一点点税收,那对于别的大公司来讲,也就多了一个吸引人才的优势。

  做人,一定要长视,而不能太过于短视。

  想到这里,张文定就笑着道:“问题应该不大,县里对于你们的情况,是理解的。不过,这个事情,还要跟市地税那边沟通一下,看看他们是什么意见。”

  “市地税估计不太好说话。”黄欣黛摇摇头,“我们到市地税申请过,他们直接就回绝了,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说到这个,黄欣黛也是很恼火的。

  以她黄欣黛的身份,现在在整个望柏市来讲,已经差不多算是最大的私营企业老板了,但市地税就是不给面子,这还真是让人心里不爽。

  当然了,市地税不同意,黄欣黛也没有找人从上面往下压就是了,这个事情,还是要先从县里想办法。

  毕竟,这是县里的企业,有困难,找县里,这才是正经的解决问题的思路。有一事情了就到上面找人,这会让今后的工作开展得很困难的。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