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定说这个话,一方面是表示自己对这个事情的重视,另一方面,也是在给侯定波施加压力。

  你怎么说了是县里的二把手,县府的当家人的,就这么一个小事都搞不定,还要让我张文定出马,啧……定波同志,你这个能力,同志们可能会有点怀疑啊!

  侯定波当然感觉到了强大的压力,稳住气息道:“暂时还不需要吧,我先和他们谈一谈。”

  对于这种从上级部门嘴里抠肉的工作,侯定波也是有着不可能一次就办好的心理准备的。这个事情,其实比从交通局跑两条村道还要难。

  虽然现在看起来,似乎一年减免的税收也就只有几十万,但是,这一减之后,以后是要年年减的啊。并且,现在人少,以后可能人会多得不可想象。

  并且,就像是张文定所说的,市里会担心别的企业要效仿,会担心事业单位、公务员也要效仿,那这个担心,其实市地税也是有的。

  真要那样的话,望柏地税一年少收的税,可就太多太多了,这个不仅仅没办法像省地税交任务,同样也没办法向望柏市委市府解释——这还关系到望柏市的财税收入呢。

  个人所得税,那是地方税种,收入的大头,要归地方的啊!

  又过了一个小时,侯定波再次给张文定打电话:“班长,这个事情,估计市地税是解决不了了。”

  张文定眉头一皱,对着电话道:“怎么解决不了?”

  “纳税系统里,那个税率没办法修改。”侯定波的声音有点飘浮,“个税的纳税系统,是税务总局统一的,个税的税率,也是全国统一的,市地税说没权力修改。”

  张文定自己就在省地税呆过,冷哼一声:“这样的借口你也信?”

  真要是总局的税率不能修改,那全国各地那么多的招商引资优惠政策,又是怎么制定出来的?

  不能修改的话,三免两减半这种做法,就无从谈起了!

  “不信也没办法。”侯定波无奈地说道,“他们要这么说,我们能怎么样呢?他们是省以下直管,市里有时候也拿他们没办法。”

  市里拿他们没办法才怪!

  只是,这个事情,市里不会支持燃翼就是了。

  燃翼现在穷,个税占的比例不大,总额也不大,又想着长远发展,所以,不在乎这一点奖金交的税,但望柏不能不在乎啊!

  虽说工资这一块没变,但是,全市来讲,光奖金收入所缴纳的税款,也不是一个小数子了。

  “那我……今天要下班了,我明天过去地税吧。”张文定想了想,又问了一句,“汤卓尊在单位吧?别告诉他我明天过去。”

  “在是在单位,讲话也很和气,就是油盐不进。”侯定波说到这个,也是有点火气,“你明天过来,要有个思想准备。你明天什么时候来?我陪你一起去吧!”这一次,侯定波虽然更加感受到了压力,但也没说不让张文定去的话了。既然自己搞不定,那也阻止不了张文定了。至于说陪张文定一起去,那也没什么,反正张文定强

  势惯了,自己就当是在县里,继续当他的陪衬呗。

  该争的时候,侯定波是很有胆子去争的;该软的时候,侯定波也是能够马上就软的。

  所谓能届能伸,方能成就大业啊!

  张文定没在意侯定波怎么想,冷笑道:“他汤卓尊脸可真大,我们两个人一起去?明天你忙你的吧,我跟他见个面,看看他是怎么个油盐不进法。”

  侯定波被张文定这一声冷笑弄得心里很不舒服,明知道张文定这个冷笑是冲着汤卓尊去的,但他毕竟没有把事情办好,心里虚着呢,总觉得受到了张文定的嘲笑。

  张文定才没那个闲工夫去考虑侯定波的感受。

  他现在一方面要高调做事,一方面想要着汤卓尊那里要怎么弄才最合适,另一方面,还要时刻准备着,省里的纪委检查会不会突然就过来了。

  这个,才是最要紧的事情啊!

  可是,省里也不知道是怎么考虑的,到现在都还没有派人下来,甚至,仿佛也没有给市里打招呼,总让人担心吊胆的。

  ……

  一大早,张文定连办公室都没去,就直奔向了望柏市。

  他今天要去望柏市地税,和汤卓尊见个面,看看这个在侯定波嘴里油盐不进的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昨天叮嘱了侯定波,让他们不要透露消息,免得汤卓尊提前躲了。

  张文定相信,只要侯定波不专门说他今天会过来,汤卓尊是不会躲的。毕竟,昨天下午,侯定波才去了,任是谁也想不到,张文定今天就会过来吧?

  毕竟,这点钱,真的不是什么大钱,犯不着让县里的两位主官轮翻跑,并且还是前后脚地跑。

  值得县里两个出官前后脚出动的项目或者说款子,不说要千万以上,起码也要有个几百万吧?而且,这个几百万,也要是县里的钱才行。

  但现在这个是什么?是万物公司的钱!

  更细致一点,连万物公司的钱都不是,仅仅只是万物公司里面的十几个人的钱。

  这么点小事,值得那么劳师动重吗?

  这样的思维,才是大部分干部正确的思维模式。

  可是张文定的思维模式,和大部分的干部是不一样的。所以,张文定到市地税,是出乎了汤卓尊的预料的。当然了,张文定虽然觉得汤卓尊不会料到自己会过来,但也不想在自己上电梯之前会有人给汤卓尊通风报信,让汤卓尊临时躲起来。所以,他在车快到市地税的时候,就

  坐在里给侯定波打了个电话:“老侯,汤卓尊的办公室在哪儿?”

  侯定波对这个还是记得很清楚的:“9楼。909。”

  有了办公室的号码,张文定一下车,就直接进了办公楼的大门,前往电梯了。

  或许是平时过来办事的人多,或许是看张文定穿着可以,门卫并未拦着他问什么,任由他进了电梯。在九楼出了电梯,张文定很轻易地找到了909室,伸手在门上敲了两下,不等里面的人出声,便推门走了进去。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