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间普通客房大小的房间,没有带隔间,但布置得还是用心的。

  没办法,现在对于办公面积有硬性要求,各单位的一把手都不愿意在这个事情,被纪律委员会给查了,所以都还挺遵守的。

  毕竟,谁也不敢保证自己单位里就没人对自己心怀恨意,进而到处举报啊!

  办公室里,有一男一女正坐着有说有笑。男的看上去四十多岁的年纪,看着一股暖心大叔的气质,不像是霸道总裁那种冷气;女的看着二十出头的样子,但实际上什么年纪只有她自己知道了,毕竟化妆术一向非

  常神奇,但不管她什么年纪,面相还是相当漂亮的,并且身材也很好。

  当然了,这一男一女并不是坐在靠墙的沙发上说话,而是中间隔了一张办公桌。

  现在对于上班时间的办公室门都有要求,最多只能半掩,不能完全关上,所以,在办公室里的人,特别是一男一女的时候,是会特别注意影响的,不可能会坐得很近。

  看着张文定进来,暖心大叔脸上的笑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取而代之的,是霸道总裁的严肃了,很有威严地问道:“你干什么?”

  张文定笑了笑,看着中年大叔,不急不缓地问了一句:“你好,汤局长吧?”

  中年男人正是汤卓尊,听到张文定这么问,便皱了皱眉头,也没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你是谁?”

  “汤局长,你好。”张文定说着,就走上前一步,伸出了手,重新道,“我是张文定,燃翼的。”“啊,张书记,你好你好。”汤卓尊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变得很奇怪了,继而,又露出一个很真诚的微笑,站了起来,伸手和张文定的手握了一起,没有马上松开,而是从办

  公桌后面走了出来,拉着张文定往沙发边走,“你坐,你先坐,我给你倒杯茶。”

  说到这儿,他原来已经转过了身,准备倒茶的,却又停下了脚步,扭头看着张文定:“我这儿茶不怎么好,还有咖啡,你是喝茶还是喝咖啡?”

  这个话问得张文定真是心里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和你没熟到要问喝茶还是喝咖啡的程度吧?你就算现在想假装和我很熟,我也不会放弃帮万物公司来谈这个优惠的政策的!

  这么想着,张文定随口就说道:“就白开水吧。”

  白开水是不可能白开水的,汤局的办公室里,这辈子都不会让人喝白开水的。

  所以,张文定就既没有喝到茶,也没有喝到咖啡,而是喝的一瓶山泉水——很多人不相信桶装水了,就只好买大厂的瓶装水。

  张文定接过水,还没拎开水瓶盖子的时候,办公室里面那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就站起来向汤卓尊告辞了:“汤局你忙,我就先过去了。”

  “行。”汤卓尊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那女人又对张文定微笑示意,然后才出门而去。

  拎开盖子,张文定喝一口水,看向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的汤卓尊,道:“今天到市里办点事,就跑过来了,没打扰到汤局的工作吧?”

  这么说,也不算是致歉的意思,只是就这么一说,但善意还是很清楚地透出来了的。

  毕竟,张文定今天这个举动,真的是显得很是突兀了。

  没有提前打电话预约,这么直愣愣地跑过来,说得好听一点,是突发奇想,说得难听点,那就是专门过来堵人的。

  任是谁遇到这样的情况,心里都不会舒服的。

  汤卓尊现在表面上能够做到这一步,那都算是汤卓尊修养很不错,心性很好,很能忍了,这要换一个稍微脾气有点不好的人,这时候就已经直接给张文定摆脸色了。看看汤卓尊在张文定刚进来还没有报名号的时候那脸色,就知道他也不是好说话的人,只不过,怯于张文定能够硬杠林业厅的实力,汤卓尊还是决定自己先装一下怂,只

  要不被逼得太过,就不和张文定起冲突。

  但张文定要是欺人太甚,那汤卓尊也不是好惹的。

  深深地看了张文定一眼,汤卓尊道:“没打扰,没打扰。昨天你们侯县长才过来,你今天又过来,我这儿真是……蓬荜生辉啊!”

  张文定知道,汤卓尊这个成语用出来,内心估计是要骂人了。

  所谓脸上笑嘻嘻,心里麻卖批,也就是这个状态了。“我们也是没办法。”张文定也知道,说太过客套话是没用的,还是要直奔主题为好,“燃翼的情况你也知道,在全市所有区县中来讲,是最差的了。如果没有一点好政策的

  话,咱们的招商引资,会很艰难,县里的发展,也会很艰难啊!到时候,全县干部群众一直穷下去,这个也是咱们的工作没做到位啊!”

  这个话没明说,但是呢,也在说着,如果燃翼招商引资不力,那就是地税方面卡着了……

  当然了,这个意思,并不明显,甚至于,或许张文定也没有这个意思呢?

  但是呢,真要这么理解的话,似乎也没有什么错的。

  不过,汤卓尊要怎么想,那就是汤卓尊自己的事情了,张文定也管不着。反正,想说的话,还是要说出来的。

  汤卓尊听到这个话,真的是很不舒服。

  任是把谁换到汤卓尊现在这个位置上,听到张文定这个话,都不会痛快。再好的脾气,遇到这个情况,也会受不了的。

  尼玛,昨天你们县的二把手过来到我这儿才哔哔了一通,今天你又不请自来,还话里话外要我为你们负责,这是个什么道理?“燃翼现在确实是没有别的区县发展得好,这个,我们也是知道的。”汤卓尊点点头,道,“就我们这些年的收税来看,各区县局的税款,每年都是燃翼县最少。而各区县局每次的工作报告打上来,也是燃翼县局在叫苦,说下面各分局的工作怎么怎么难做。唉,说起来,燃翼县的税收、税款,市局也想要他们今年能够完全任务啊!”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