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有成竹这个成语,字面意思当然是褒义的。只是,把它放入特定的语句之中,其中的意味,可能就会发生一些变化了。

  现在,何军所说的这个语句,张文定当然不会认为是饱含了褒义。

  在没有向上级汇报的情况下,得到上级领导一个“胸有成竹”的评价,这怎么看也不像是好事。

  这是在怪我没有事先汇报自作主张吗?张文定心里涌起这么一个念头,然后马上说道:“县里财政紧张,为了响应棚户区改造的指示精神,就必须要大力发展招商引资,大力推进PPP项目合作,要不然的话,光

  靠县里的财政收入,这些工作就没办法开展了。何书记,我们还想借点贷款,这方面,想市里帮我联系一下银行……”

  这个话,就是不去分析何军的想法,只把燃翼目前的困境摆出来,把困难说出来,然后寻求帮助。

  单纯的就事论事,管他何军心里是怎么想的呢。

  何军听到张文定这个话,没有马上回答,脸上也没有表情,只是看了张文定一眼,然后沉默了大约十来秒。

  这个沉默的时间,不算短,也不算太长。

  有些领导说话,就是喜欢说一句,然后想上几十秒,再说一句,并且惜字如金,每句话往往都只有几个字,能省则省。

  不随便表态,才是一个成熟的行事方式。

  张文定自然不会因为何军的沉默而紧张,也不会再开口。

  他这时候,不能再乱加话,得等着何军回复,哪怕何军的回复照样没有一个确定的指向,他也得等。

  何军在十来秒之后开口说话了:“贷款最好由你们县里自己联系。”说实话,现在普遍情况下,市里基本上都不会帮下面的区县联系银行贷款了。这事儿,可不仅仅只是一个联系的问题,答应了联系,往往就意味着要帮下面的区县把贷款

  而跑下来。而实际上,市里很多时候连自己的贷款都跑得很艰难,又怎么会去帮区县跑呢?

  贷款从来都是一个求人的活儿。

  谁天天闲得没事儿干了,为了帮别人自己去到处求人?

  再说了,现在也不是以前了,银行也不再那么好说话了。

  棚户区改造的贷款,国开行的贷款那是分区划片有定额的,而商业银行的,在这方面就更要谨慎,预算也更少,更加不好拿。

  很多银行现在都是愿意给企业贷款,也不想和区县打交道了——给企业贷款了,起码还有个抵押的,给区县了,往往就成了呆账坏账,这事儿银行肯定不愿意啊。

  张文定刚才说了一通,问银行借贷款是重点,但前面的话也不管是闲聊,可何军仿佛没听到他前面那些话似的,就只对银行借款一事发表一点意见。今天,张文定到市委来,明着是向何军当面汇报工作,但实际上,还是一次对何军的试探,想看看何军对他、对燃翼县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现在,何军的话不多,试

  探出来一个初步结果,让张文定心情不是很美丽——面对着这样一个沉稳的什么都不轻易表露出来的上级,谁的心情都不会美丽的。“我们县里自己也会联系,不过,县里现在欠银行有不少钱了,想要再借多一点,需要市里的支持。”张文定先是解释了一句,然后一脸无奈的表情,道,“燃翼这些年来,一直都是望柏经刘发展最差的一个县,而且各项指标年年都排在最后,银行对我们县里的情况都很了解,对于县里的贷款审核非常严格,光靠我们县里自己的努力,已经

  很难从银行里借到合适的资金了。我们也是没办法了,只能请求市里帮我们解决一下困难。”

  这个语气,还是诚恳的。

  只是,张文定话里话外,都只提市里,没有提到市里具体的哪位大佬,这其实是很容易让人心里不舒服的。

  张文定要的就是这份不舒服。

  他就不信了,在他这样的说话模式下,何军还能够忍得住不生气。如果真的这样都能够忍得住,那何军就不是城府极深,而是毫无胆色了。城府深,那是对地位相当的人来说的,可张文定只是何军的下级,何军适当的不动声色是可以的

  ,但如果毫无威严,那就太没胆子了。果然,何军听到这个话,原来没什么表情的脸上,浮现出了几分严峻的神色,双目中也有了几分凌厉,直视着张文定,声音也不再像刚才那样淡然,而是有了几分火气:“你们县里的困难,要市里解决,那市里的困难,找谁解决?组织上让你在燃翼去带班子,就是让你把燃翼的发展搞起来,让燃翼不再拖后腿,而不是让你一有困难就跑到市里来叫苦!都像你这么干,组织上还要你们干什么?组织上派你们去燃翼是干工作的,是帮人民群众谋福利的,不是叫你们去玩的!这个工作,你们班子干不好,有的

  是能力强的同志能干好!”

  这一番话,说得真的好长,跟刚才惜字如金的情况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

  何军这说的可不是官话套话,而是很直接的怒火。

  这怒火,就是对着张文定发出去的,指向性相当明确,并且,还占据了大义,让人无从反驳。

  毕竟,从道理上来讲的话,燃翼县的发展,就是要燃翼的班子来负责,而不能一有困难就找市里。身为一名燃翼的领导,就要对燃翼负责!张文定明白,别看刚才何军是对他的话发火的,但实际上,何军应该是对他张文定这个人发火的。何军上任都快两个月了,而张文定到这时候才第一次找上门来单独汇报

  工作,真的太目无领导了,不朝他发火才怪。

  这还算何军顾全大局了的,要不然的话,今天就能够晾着张文定一天都不见面。

  张文定想到了何军会发火,但怎么都没想到,何军这个火不发则已,一发,竟然就是这么猛烈。这一开口,直接就要对燃翼整个班子问责的架势,竟似乎要让他张文定自己离开燃翼!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