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瞬间,张文定可以说是胸中怒火熊熊燃烧了起来。

  擦,老子不就是没有及时的向你单独汇报工作吗,你竟然想让老子走人?

  老子是省管干部!老子这个位置的任命,需要省里下文件的,不是你何军代表市委说句话就能够办得了的!

  然而,心里火归火,张文定却也还没失去理智。他知道,与何军相比,他这个县里的一把手,实在是太弱势了。虽然同为省管干部,但是,级别差得太多了,而且,省里对于燃翼县的各项工作的认定,还是要充分征求

  一下望柏市里的意见的。

  除了张文定现在的职务之外,别的工作,包括侯定波这个县府一把手的位置,省里都会充分考虑望柏市的意见。

  就算是张文定现在的位置,虽然普遍都是省里自己来选人,但如果市里强烈反对的话,那省里也不能不慎重考虑。

  当然了,目前看来,事情还没到那一步。

  毕竟,这次还只是第一次的语言交锋,虽然怒气颇重,但毕竟还只是第一次,把前些日子的积怨发出来而已,并不会真的就会位置被夺了的危险。

  然而,虽然危险不大,可这口气,实在是很难受啊!

  已经有多长时间被人这么怼过了?

  张文定都有点记不清楚了!

  在燃翼的时候,没人敢这么对他说话,所以,他已经习惯了被人奉承的话语,突然被训,心中很难平静。压着心里的不痛快,张文定一脸平静地说道:“燃翼这两年的发展速度,是有目共睹的,就算是在全省,GDP的增长率都是排在前面的,这是燃翼班子做出来的成绩,也是

  市委市府领导有方。现在,我们想百尺杆头,更进一步,更离不开市里的支持。”

  这个话,说得不是很客气,但是意思也表现得相当强硬。

  市里想对燃翼指手画脚的话,那就要先自己掂量一下了。

  这两年,燃翼的工作很有起色,市里要说我们班子工作不得力,那望柏市别的区县的工作,就只能全部是差的了——增长率这个词,也是要很强悍的数据支持的。

  说到这个,其实也算是经济不发达地方的一个优势了。

  经济发达的地方,每年的收入都能够秒了穷地方,但是,要说增长率的话,那其实并不高。打个比喻,一个县里一年的GDP有一百亿,第二年有一百零五亿,这个收入很强悍,但是速度只提高了百分之五。另一个县里一年的GDP只有十亿,第二年有二十亿,这

  个收入,比起前面那个,真的是很少了,可是,人家的增速很猛啊,直接就增加了百分之百!

  这个,就是有些人想要成绩,会自请去一些边远的穷地方任职了。

  穷地方虽说条件不好,但怎么说呢,底子太差了,就算是再差,也差到底了,只要稍微出点成绩,那数据上就特别好看,成绩就出来了。

  成绩出来之后,才有重用的基础啊!

  现在,何军用成绩说事儿,张文定心里不爽,直接就用成绩给怼回去了。

  说别的,张文定可能还有点不是对手,但要说到成绩,有实打实的数据摆在那儿,这在全省都是要受到表扬的,他才不怕和何军硬怼呢。况且,除了打铁自身够硬之外,张文定这个话里面,也提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燃翼能够取得现在的成绩,除了县里班子成员工作努力,能力强之外,还有市里的领

  导呢。

  这个,指的就是佟冷海和曹子华了。

  佟冷海现在是实打实的副省,燃翼能够发展起来,佟冷海还是自认为自己给了张文定不少支持的,尽管这支持只是他自己觉得。

  可就是这么自我感觉,最让人不想招惹。

  曹子华在省委干副秘书长,级别还是正厅,但架不住人家就在省里,真要得罪了他,时不时使个绊子,那也够何军受的了。

  当然了,张文定并不能指使得动佟冷海和曹子华,但就只是对何军刚才说的话来讲,他否定了燃翼的成绩,那也是对佟冷海和曹子华的否定!

  这事儿,真要传到佟冷海和曹子华耳朵里去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张文定就是因为这一点,才没有选择低声下气的认错,而是选择了这么硬怼。

  现在,省里有人想动他,如果他不硬气一点,那可能真的就会让别人趁虚而入了。他要高调,不仅仅只是在县里高调,他还要在市里也高调起来。

  何军这时候又陷入到了沉默的状态了。

  他这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竟然有下级敢这么跟他说话!他到望柏市的时间不长,但是,再不长,也有一个多月了,别说一些正处了,就算是副厅,而且是班子成同中的副厅,不管对他服气还是不服气,都没有一个人敢这么对

  他说话。

  这个张文定,凭什么敢?

  这么长时间,不来主动向自己汇报工作就算了,今天过来汇报工作了,竟然还是这种无法无天的态度?他张文定凭什么?

  就凭武贤齐?

  若是武贤齐还在石盘省,那还好说,可现在,武贤齐调离了啊,尽管是调到别的省当一把手,是高升了,可终究是去了别的省,管不到石盘了啊!

  这样的情况下,谁给张文定的胆子?

  沉默了一下,何军才反应过来了,自己继续这么沉默,这么思索不合适,这会让张文定认为自己怕了他呢。

  这时候,要迅速做出反应!

  不能让张文定这么嚣张!

  “你这是什么态度?”何军脸一沉,怒火随着语气喷薄而出,“张文定,你要摆正自己的位置,这里是市委!”

  “我知道这里是哪里。”张文定并没有被何军的气势吓倒,一脸平静地说道,“我现在是用很端正的态度,向您汇报燃翼县的工作!”

  这个话,真是比刚才更气人了。何军气极反笑:“你这是很端正的态度?啊,你这个态度都是端正了,那你不端正的态度,怕不是要打人?”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