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军嘴里说的是威胁,心里想的也是威胁。

  是的,他把张文定这个话认为是对他的威胁,不管张文定心里是怎么想的,反正他就是这么认为的。

  这让他的愤怒到达了顶点。

  这样的下级,无论是哪个领导遇到了,都会忍不住怒火的。

  谁都不喜欢被人威胁!张文定没有因为何军拍了一下桌子而被吓住,他一脸蒙受了不白之冤的表情,叫着苦道:“领导,您误会了,您别激动啊,就是再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威胁您啊!我就是想给您介绍一下燃翼目前的情况,优势和劣势都介绍一下,让您,让市里对我们有一个全面的了解,让您和市里可以更方便、更全面的统筹考虑,从全市一盘棋的高

  度出发,对我们燃翼县进行一些必要的支持……”

  这一番话,张文定说得情真意切,脸上的表情甚是真诚,但眼里的神色却极为平静。

  他只是把这个话说出来,并不是要让何军相信这个话。

  不管何军怎么理解,但他张文定现在既然决定要高调行事,那就不会怕事。

  燃翼县虽然穷,他张文定虽然不喜欢和媒体打交道,但是,却对自媒体有了一个新的认识,也跟新媒体打过交道,知道这是一个很好用的力量。

  当然,这个力量,能不用不是不用的好。

  这是一柄双刃剑啊!

  这柄双刃剑,对别人的威胁极大,但也极其容易弄伤了自己。

  可是,如果被逼到没办法,那该用还是要用。

  嗯,回去之后,一定要催一下钟华华了,不管省里搞不搞网络活动,反正县里要尽快把这个活动给搞起来,进一步加强与各网络达人们的联系。

  何军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看着张文定,紧紧地抿着嘴唇,没有急着说话,场面再次陷入了沉默了之中。

  何军能够走到现在这一步,就足以证明他不是一个容易冲动的人,而且,冲动之后,也能够很快地恢复理智。

  刚才被张文定气到了极致,所以没忍住。

  可正是因为被气到极致,何军反而又开始理智起来了。

  理智一回归,他就开始想一个问题——不能被张文定的思路带着跑。

  是的,他刚才竟然被张文定的思路带着跑了,竟然顺着张文定的话就发火了,实在是不应该!

  还是定力不够,竟然这么轻易地就动怒了。

  不管张文定说话多么难听,自己都要保持冷静,才能够分析得出来张文定要干什么!

  先不管张文定的性格如何,也不管张文定以前是不是对任何领导都是这么说话的,至少,他这么说话,总是会有目的,不可能没有目的,就这么干。

  这个目的,难道仅仅只是要市里帮他联系银行借贷款?

  何军一下就否定了这一点。

  这个目的,还不足以让一个县里的一把手,这么顶撞市里的一把手。

  而且,自己堂堂实职正厅,实在没必要因为生气,而惹上什么麻烦,就算看张文定不顺眼,那也有的是手段去搞张文定,没必要直接和他口实之争。

  不管是堂堂正正从上往下去压,还是背手使阴招,在规则许可范围内,都有的是办法整张文定啊,倒是这样面对面的发火,殊为不智。

  人前一定要大度,人后一定要狠辣。

  这才是一个合格的、成熟的人。

  这一次,何军考虑的时间有点长。张文定等了一会儿,见何军没说话,想了想,便又继续语气诚恳地说道:“何书记,燃翼的棚改项目,马上就要启动,前期的项目,我们是要做成精品工程,做成标杆工程的。但是呢,在城市规划设计上,县里的力量有限,而且眼界不够宽广。这方面,县里需要请外援,希望您能够帮我们找一找设计或者施工方面的优质企业,让我们燃翼

  能够通过棚改,变成一座现代化、智能化的环保旅游城市。”

  听到这个话,何军又是一愣。

  这是送好处来了?

  棚改工程的设计也好,施工也罢,这都是一大块肥肉啊!

  谁还没几个亲戚朋友做设计,干工程的了?

  这随手给两个项目,没有钱财往来,谁都说不上什么,没有危险,实在是很舒服的事情。

  只是,有这样的好处,你张文定刚开始为什么不说,而是要等到现在才说?

  你要是一开始就说……

  何军想到这里,冷冷地看了张文定一眼,声音平和了:“你这个话,是什么意思啊?”“我没什么意思啊。”张文定一脸的无奈,“我就是想请您给我们县里帮帮忙,市里毕竟比我们县里的资源多,路子广,这方面,市里天然占优势啊!您是市里的一把手,我

  们县里工作上遇到困难了,当然要来找您啊。”

  这个话,何军是不会相信的。

  不过,这话比先前的话要好听多了,而何军又已经恢复了理智,自然不会再把怒火表现出来,但却也不会因为这个话,就把怒火给压了下去。

  他深深地看了张文定一眼,有点不确定张文定是真的想要让他介绍几个公司呢,还是弄了个圈套让他钻。

  毕竟,这样的下级,何军还是第一次遇到,不得不多分析分析。

  他何军并不怎么爱钱,他要的是成绩。当然了,如果能够给燃翼县介绍几个企业,这样的事情,他也不会拒绝。

  不爱钱,不代表就没有亲戚朋友想赚钱了。

  只要企业实力够,做出精品工程,别人想指责也指责不了。

  他刚到望柏才一个多月,而且市府那边是主要管着工程的,他想要插手工程方面的工作,目前还时机未到。

  至于下面区县嘛,也没有人主动找他说起这个事情,他也不方便去要。

  初来乍到的,实在不能操之过急啊!

  只是,怎么也没想到张文定这个看着很嚣张的人,竟然一来,就要把这么大一份礼送上来,何军着急有点舍不得就此放弃了。这不仅仅只是关系到对亲戚朋友的提携,更关系到他对于下面区县的掌控,关系到他与市府那一位之间对局面掌控力的争锋。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